天下的某某阁下

  天下的某某阁下

  彦一陪同村长参拜了伊势神宫后,住进了一家旅社。这个旅社里住的都是参拜者,有高官巨商,也有普通百姓,人声嘈杂,热闹非凡,害得村长连觉都睡不着。虽然旅社里的伙计让大家安静一些,但吵闹的人中不少是有钱有势者,谁肯卖他的账? 村长便对彦一说:"你能否想想办法,让这些人安静一些。" 彦一说:"我来试试吧!"他当即写了一张字条交给旅社的伙计,要他去向大家宣读。 说也奇怪,伙计出去了一会儿,吵闹的人都纷纷熄灯睡觉了,整个旅社鸦雀无声,安静得如同空寂的庙宇一般。 村长好奇地问:"彦一,你在纸上写了些什么?为何有如此神通?"彦一说:"我只是写‘天下的某某阁下在此住宿,请大家安静。’"村长觉得彦一所写的虽有模糊之处,但并无违法行为,也就安心睡觉了。 第二天,村长和彦一起身开门,只见门外密密层层地跪着一群人,都是住在这里的旅客,他们连头都不抬,只纷纷虔诚地说道:"尊贵的大人物,我等无知,昨晓有扰尊驾的地方,万望海涵。""为表示我等对尊驾的谢罪之忧,特献上薄礼,略表寸心。" "望尊驾留下大名,不胜荣幸!" 村长早把昨晚的事忘了,见了这场面,不由目瞪口呆,彦一一本正经地代表村长说:"你们想知道我们的名字吗?" "是的,尊驾隐名埋姓,可能是地方州府的官员吧!"一个官吏老干世故地探问。 "阁下前面冠之天下两字,定是中央官员。"一位巨商洞察世情地探问。于是一群人也跟着起哄:"是京都大臣,""是宫廷内官。"官阶越抬越高。 彦一故弄玄虚地说:"比你们说的还要大。" "那么,一定是将军。" 彦一见了这些人恭维殷勤的神态,捧腹大笑,然后说:"你们想得太浅陋了。将军固然是尊贵的入,可还有更尊贵的人,那就是种了粮食给大家食用的农民。诸位,我们是天下的农民!" 彦一说完,催促着惊惶不安的村长,迅速离开了这家旅店。那些商人和官吏愣了一下,但觉得彦一的话并无虚假,就相顾一笑,纷纷爬起,各奔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