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谁坑谁

  到底谁坑谁

  生活中的误会时有发生,只要我们彼此抱有一颗理解、宽容的心,一切都会雨过天晴。 离奇失踪 李大婶退休后,找了个给自家小区车棚看车的活儿。平时,她都是吃住在车棚,昨晚家里有事,她就让儿子大宝代看了一晚上。今早,天刚蒙蒙亮,李大婶就向车棚赶去。 李大婶赶到时,大宝已经赶着上班去了。她开始打扫卫生,只等着一会儿大家陆续推车上班。 突然,一阵小曲儿飘进了车棚。李大婶抬头一看,是邻居王小娜。王小娜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找车子,突然,小曲儿变成了惊叫声:"我的车子呢,我的车子呢?" 李大婶一听,赶紧跑过去帮忙。李大婶对王小娜的新车印象挺深,一辆深红色的女式车,款式挺别致。可这会儿,两人找遍了车棚,也没见到那辆车子。 王小娜急了,不顾邻居的情面开始质问起李大婶:"你说,这可怎么办?" 李大婶也着急了,她昨晚明明看见王小娜把车子放进来的,这会儿怎么就没有了呢?可她嘴上还是安慰道:"小娜,你别急,先把事情搞清楚,到时候该怎么赔就怎么赔!" 好不容易把王小娜劝走后,李大婶开始仔细检查,车棚门窗没有破坏,护栏完好,顶上也没有问题,车子怎么就没有了呢?想到这儿,李大婶担心的不仅仅是丢车的事了,大宝曾经因为盗窃被判过刑,这次不会是他重操旧业了吧? 李大婶赶紧打电话问大宝,大宝一听就急了,斩钉截铁地说:"妈,请你相信我,做一次贼就一辈子是贼吗?" 李大婶听儿子这么坚定,也就稍稍放宽了心,儿子现在上班积极,还刚交了个女朋友,叫水莲,看情形应该和儿子无关。可这头刚松了口气,那头王小娜却吵吵嚷嚷拿着新车的发票来要赔款。李大婶怕这么嚷嚷下去全小区都知道了,只好当场按原价赔了,这一赔,就把近一个月的工资都搭上了。李大婶哪里甘心,从那天起,一有空闲,她就四处找车,但这就像海底捞针,谈何容易。 失而复得 这天中午,李大婶在小区门口看见一辆很眼熟的女式车,在马路对面一晃而过,接着就进了对面的小区没影了。李大婶赶紧找人帮忙看着自家小区的车棚,然后直奔对面的小区。 很快,李大婶在小区车棚里发现了那辆车,颜色、款式和王小娜丢的那辆一模一样。她有些激动,把手伸到车座底下一摸,高兴地笑了。 李大婶心想,车是找着了,但逮不住偷车的人,也拿不回车来。于是,她偷偷在车棚里躲了起来。 到了下午,一个人停在了那辆车跟前。李大婶定睛一看,不是别人,居然就是王小娜! 李大婶先是一惊,马上又明白了,她冲出去抓住车龙头嚷道:"好啊,王小娜,咱们街坊邻居这么多年了,你居然干这种事情!你坑谁不好,偏偏坑我一个没有能力的老太太!" 看见李大婶,王小娜愣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地说:"你说啥,我咋听不懂!" 李大婶见王小娜那死皮赖脸的样子,气得浑身发抖:"你敢说这车子不是你丢的那一辆?" 王小娜振振有词地说:"大妈,你可真是老眼昏花,这是我用你赔的钱新买的车子,你可看好哟!" 听着王小娜睁着眼睛说瞎话,李大婶气得说不出话来。王小娜趁机骑着车子走了。 李大婶越想越不是滋味:好你个王小娜,不念街坊情谊,我也不念了。她心一横,直接来到派出所报了案。 派出所一个电话,就让王小娜赶紧骑上车子过去。王小娜到了派出所,还是坚持说,车子是她用李大婶赔的钱买的,不是原来的那一辆。警察问李大婶:"你说这辆车子是原来丢的那一辆,有没有证据?款式相同的自行车满大街都是!" 李大婶走到车子前,从车座底下拽出一根栓在弹簧上的红毛线,说:"这就是证据,凡是在我车棚里存放的车子都有这个标记!这个秘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这下铁证如山,王小娜只得低下头,承认车子的确是原来的那辆,可她还是不愿承认自己是故意要坑李大婶。她解释说,前几天在街上,无意间发现一个女人骑着这辆车,她一眼就认出是自己的车,于是拦住骑车的女人盘问,结果没问几句,那女人居然扔下车跑了。车子失而复得,她想占个小便宜,就把车子放到了另一个小区的车棚。 李大婶听了王小娜的解释,虽然还有点将信将疑,但想想毕竟是街坊邻居,闹得太大也不好,于是拿回了先前赔给王小娜的车钱,也就算了。 可临出派出所大门时,王小娜气哼哼地说:"我一定会找到那女人,让你知道我不是故意来坑你的!"看到王小娜这气势,李大婶心里更疑惑了:如果王小娜所言不虚,这车究竟是怎么出的车棚呢? 这之后,李大婶好几次见了王小娜都想问问,可王小娜头一偏,就过去了。为此,李大婶一直心事重重。 扑朔迷离 没过几天,大宝带着女朋友水莲来家里,李大婶终于露出了笑容,赶紧包饺子款待水莲。他们把炉子支在车棚外,水开了,水莲端着碗饺子去外面下锅。 突然,外面传来吵闹声:"哈,终于找到你了!说,那车子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李大婶出门一看,只见王小娜拽着水莲的胳膊,正吵吵嚷嚷着。李大婶赶紧上前劝阻道:"小娜,有什么事慢慢说,这是我家大宝处的对象……" 王小娜一听,把水莲抓得更紧了,激动地说:"对象,你家大宝的对象?这就对了!你知道我从哪里寻回车子的吗?就从她手上!"李大婶一听,蒙了。 这时,大宝从屋里出来,见王小娜拽着水莲,想上去把她们分开。王小娜见状,不依不饶地继续说道:"好你个李大婶,你和你的小偷儿子合起来设了套让我钻,到底谁坑谁呀!" "什么,你说什么?"大宝最怕别人说他是贼,他一时火起,不禁推了王小娜一把。 王小娜被推了一个趔趄,扶着墙站稳了说:"好,李大婶,算你狠,咱们明天派出所见!"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李大婶一边对着王小娜的背影,连声说着对不起,一边拿起门边的一把笤帚向大宝抽去:"你这个不争气的畜生,怎么一上来就动手?"然后,失魂落魄地回到屋里,呆呆地坐着,她简直不敢想象,王小娜、没过门的媳妇水莲、大宝,怎么都和失窃的车扯到一块儿去了。她越想越乱,至于大宝和水莲的解释,她压根就没心思听。 水落石出 第二天上午,派出所的电话来了。大宝一早就去上班了,李大婶带着水莲一起过去。 在派出所,水莲解释说,王小娜确实是从她手里拿走的车子,她昨晚和大宝合计了一下,应该是这么回事。 王小娜丢车子的前一天,大宝骑着水莲的车带着她一块儿回来看母亲。当晚,大宝要帮忙看车棚,水莲临走时把车钥匙留给大宝,还拉着大宝认车子,这样第二天好骑回去。谁知,大宝看了个大概方位说:"唆啥,钥匙能打开的肯定就是你的车!" 第二天一大早,大宝急着上班,走到王小娜的车子跟前,插上钥匙一拨,锁开了,他就稀里糊涂地骑走了。水莲的车子也是新买的,具体的颜色式样大宝也没记住。 王小娜一听,怎么也不相信有这么蹊跷的事,嚷嚷着:"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哪有这么巧的事情?"警察说:"要验证很容易,如果照水莲的说法,她的车应该还在车棚里。咱们用王小娜的钥匙去试一下就知道真相了,如果能开,就说明两辆车子的钥匙可以通用。" 于是,大家来到了小区车棚,可找了半天,也没找见水莲的那辆车。忽然,李大婶一拍脑袋,说有一辆车子一直没人推,她就放在旁边的车库里了。车库里的车果然是水莲的,王小娜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车钥匙插进车锁里,"啪"的一声,锁开了。众人纷纷叹息,事情终于真相大白。 这时,警察突然问水莲:"你的车大宝不认识,难道你自个儿也不认识?你发现大宝骑错了车子,怎么不吭声?" 水莲低下了头,说她的车子是从黑市买的,黑市的车子让她心里不踏实,见大宝骑回来的车子也挺好的,就没说破,心想反正只是换了骑而已。 一旁的王小娜见自己兴师动众,结果闹了个无趣,连忙给自己找台阶下:"那我那天拦你,你跑个啥?" 水莲说:"那天你一喊,我就害怕了,我很清楚大宝的过去,心想这车子别是大宝偷来的吧?所以就跑了。" 事情到这里,总算水落石出了,警察叹息道:"我看这事就这么算了吧,也就是个误会,这儿的人都没啥坏心眼,就是爱贪个小便宜,如果水莲、王小娜能早点把误会说清楚,大伙儿也不至于伤了和气,邻里之间,只有相互谅解才能和睦相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