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天,生命的最后期限

  30天,生命的最后期限

  万鑫煤矿出事了,造成了7死1伤的恶性事故,这个矿的矿主黄老板并没有过于惊慌,他立即启动了应急预案,很快,5名死者就被附近其他矿老板的煤矿"消化"掉了。 开个煤矿不容易,要有采矿许可证、煤炭生产许可证、工商营业执照、安全生产许可证、矿长资格证、矿长安全资格证等,而一次死亡3人以上者,就要上报,没准就会被吊销许可证,不许你再开矿了,所以,多年来,矿老板们已经达成了默契:不管谁的矿出了事,大家就把死亡名额分摊一下,这样,哪个矿死人也不会超过3个,煤矿就可以继续开下去了。 当然,这7名死者每人20万的赔偿金都由黄老板掏,这点钱对他来说不过是毛毛雨,虽然万鑫煤矿不大,日产也有500吨,除去70元的成本,一吨煤炭的纯利润在200元左右,他一天的纯收入在10万元上下,一年达3000多万,7人赔140万,不过相当于他的煤矿白开采了两周而已。 死人的事搞定了,伤的这个则比较麻烦,那伤的叫赵家喜,31岁,来自农村,矿难中,他的双腿小腿部分被砸得血肉模糊,不得不从膝盖部位截肢。黄老板托人,让赵家喜住进了县医院住院部8楼最好的单人病房,又派自己的小舅子大贵亲自看护。 这天,赵家喜乡下老家的弟弟赵家悦来了,他今年28岁了,因为家里穷,至今还在打光棍。他哥有一对龙凤胎儿女,一个叫狗娃,一个叫二丫,哥哥出了事,嫂子拉扯着俩娃脱不了身,父亲又常年瘫痪在床,赵家悦只好独自一人心急火燎地乘火车赶来了。兄弟相见,抱头痛哭了一场。 黄老板听说是赵家喜老家来人了,立刻对大贵面授机宜:一是安抚好赵家悦,送上5000元的红包,让他零花用;二是看护好赵家喜,不能让他在30天内出意外,因为按照有关规定,凡是矿难后30天内因伤而死亡的,一律算作矿难死亡,哪怕你用呼吸机维持着,只要拖过30天再死,就不算矿难死亡了,不然,万鑫煤矿这次矿难死亡人数就会达到3人,就得按规定往上报,万一矿被封了,那就完了。等30天一过,立马让赵家喜出院,给上3万5万,打发他们滚蛋! 再说病房里,赵家喜沉吟了好久,对着弟弟开了口:"大夫说,哥这个伤,万一弄不好伤口感染了,得个败血症啥的,命就没了,有一件事,我琢磨好久了……你嫂子人不错,万一哥有个三长两短,你要是不嫌弃,就娶了你嫂子吧……" 赵家悦愣住了:"哥,你这是讲啥话呢?你不会有事的!" 赵家喜苦笑一声,说:"开个玩笑么,唉,两条腿没了,躺在这就爱瞎寻思。" 这时,大贵推门进来了,递上了5000元的红包,转达了黄老板慰问的意思,赵家喜说:"大贵兄弟,这些天真辛苦你啦!今晚我做东,可我动不了,就让我弟陪你去喝酒,算是我的心意!" 大贵自然巴不得,不过他又担心赵家喜出事,赵家喜说:"你放心去吧,反正床头有电铃,有啥事我按铃叫护士就是了。" 大贵转了转眼珠,决定再给赵家喜吃颗定心丸,就骗他说:"老赵啊,刚才我姐夫讲了,现在他有钱了,你又在他手下干了三年,是老部下了,他一定要对得起你,等你伤好利索后,准备至少给你个30万50万的,让你这辈子都没有后顾之忧。" 赵家兄弟听了,连声道谢。 晚上六点半,等赵家喜输完最后一瓶液,赵家悦拉着大贵去酒店了,他们一走,赵家喜按铃叫来了护士,说是想睡一会,要片安眠药吃,于是护士给他拿来药,侍候着他服下,随后关了病房里的灯,轻手轻脚地出去了。 病房门一关上,赵家喜立即"呸"地吐出了压在舌底的药片,拧亮床头灯,在一张纸片上匆匆写下了几行字:"家悦,娶了你嫂子,给爹养老送终,把狗娃、二丫还有你们自己的孩子抚养大。哥留。"然后,赵家喜关了灯,忍着钻心的剧痛,支撑着下了床,朝几米远的推拉窗爬去…… 赵家喜是个老矿工了,这一带有十来家煤矿,年年出事故死人,其中的猫腻他早就一清二楚,他知道黄老板许诺的几十万都是空话,唯有政府规定的死亡赔偿金是实在的,所以,他必须在伤后30天内死掉,这样,瘫痪在床的父亲,还有妻子、狗娃、二丫、自己的弟弟,才能得到那20万元的死亡赔偿金,否则,30天一过,黄老板就会不闻不问,最多掏几万块钱就把自己打发了。自己已经是个废人了,弟弟在家务一年的农,年收入只有3000来块钱,将来这一大家子还怎么过?要想家人继续活下去,自己就必须得死,无奈大贵这些天来一直死盯着自己,想自杀也不可能,如今弟弟来了,才找到了机会…… 赵家喜在矿难中没有死,活着出来后却跳楼自尽,这种做法固然不足取,但他对家人的一片深情却令人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