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死囚上路现代故事13

  送死囚上路

  一、挽不回的错误

  执行枪决之前,张松岳特意跑到刑侦队找到刑侦队队长秦啸风,去看犯罪分子犯下的滔天大罪。

  这是一桩杀人并且贩卖人体器官案件,罪犯陈卓染引诱一名16岁青年到旅店,把他灌醉后挖去了他的两只肾。等那男孩醒来,后腰只有两个血流不止的空洞,他因失血过多,在急救车还没有到来的时候就死了。

  张松岳看着,越来越怒火填膺,他希望那些贩卖人体器官的人早日得到惩罚。

  行刑的那天下着微微小雨。陈卓染还没有走到法警示意的地方,就停下了,把周围的人一个一个细看。她看见了拿着枪的张松岳,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张松岳发现她长得非常漂亮。陈卓染向张松岳和其他法警微微鞠了一躬,然后转过头去,跪下,张松岳举枪瞄准,扣动了扳机。陈卓染轻微叫出来一声,仆倒在地上。朴院长走了过来,调侃说:她这么漂亮,我以为你舍不得下手的。

  陈卓染的家属都不在场。朴院长指挥法警们把她的尸体搬上殡葬车,七八辆车组成的车队向火葬场开去。

  火葬场的工作人员把尸体从车上搬下来,放在手推车上向熔炉运去。忽然,陈卓染睁开了眼睛,上半身坐了起来。火葬场工作人员吓得大叫着跑开,后面的法警们也个个目瞪口呆。张松岳简直晕过去了,他机械地端着枪,一步一步向后退,嘴里发出没有任何意义的声音来。

  还是朴院长反应最快。他抢过枪,疾步跑了过去,对准陈卓染的眉心扣动了扳机。陈卓染重新倒下,被惊魂稍定的火葬场工作人员塞进了熔炉。

  回到法院之后朴院长立马召集开会,大发雷霆,宣布这是本院从来没有过的事故,对责任人张松岳处以停职检查。

  张松岳没有丝毫争辩,甚至感觉是一种解脱。他的心理负担太重了,从公来说,他没有很好地完成自己的使命,送死囚顺利上路;从私来说,陈卓染复活的景象一直占据着他的脑子,让他昏昏沉沉,让他承受不了。

  张松岳想到了秦啸风。这位从美国毕业的警官是一个很有魄力的刑警,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张松岳总能从他身上感觉到安全。他给秦啸风打了电话,然后去刑侦队办公室找到了他。

  秦啸风正在看着墙壁上的图片。张松岳也看,第一张图片就把他震撼了,图片上是一条完整的大腿。其他的图片,都是被分割的人体。

  这是怎么回事?张松岳颤抖着声音问。

  秦啸风看看他,把他招呼到桌子边坐下,给他倒上一杯水,然后才缓缓地说: 这是一桩杀人碎尸案。

  死者是谁?身份查清楚了吗?

  查清楚了,秦啸风点上一支烟,看着张松岳说, 被害人是一家制衣厂的女工,下晚班之后失踪,三天后被人发现被碎尸在公园里,身体主干部分摆在中间,四肢和头颅按照按照原本生长的方向分别放在五米开外。

  张松岳咬着牙说: 简直是恶魔!凶手是谁?有线索了吗?

  没有线索,但是我知道凶手是个什么样的人。秦啸风详细描述了凶手的长相、性格、职业等,张松岳听得瞪大了眼睛,他问:你不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吗?你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你这样一说,如果我真的看到凶手了,也一定能认出来。

  秦啸风说: 这是一门科学,我在美国联邦调查局学到的。他说着,起身拿了一本书递给张松岳。张松岳接过来看,书名叫《从研究心理开始的神探》,作者是美国侦探行为科学的创始人道格拉斯。秦啸风指着书继续说: 这一本书就讲述怎么根据犯罪现场来测写出凶手的特征。

  张松岳对他佩服得紧,怪不得他只用了几年时问就混得了个神探的外号,原来有那么生动的理论作为基础的啊。他不知不觉也对这门科学产生了兴趣,向秦啸风要求把书带回去看,秦啸风答应了。

  张松岳回家之后,陈卓染复活的景象在脑子里逐渐消失了,而照片上的碎尸却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浮现,这让他更加认识到了自己工作的意义,便是对那些严重危害社会的犯罪分子作出终极处罚 他每天都打电话询问秦啸风碎尸案的进展,同时认认真真写了一份检查交给法院领导。朴院长在看了张松岳的检查后,点点头说: 写得倒很深刻,希望你今后能从实际行动上做得更好

  朴院长这么一说,张松岳忽然就想到了,自己没有顺利地送陈卓染上路,一定给她的家庭带来了很大痛苦,他应该亲自去道歉呀。他想着,便找秦啸风要了陈卓染家住的地方和电话号码。

  秦啸风所给的电话号码是陈卓染的双胞胎姐姐陈卓君的。和陈卓染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陈卓君和她16岁的弟弟正在医院。

  陈卓君冷漠地问: 是你枪毙的我妹妹?

  对不起,我那是在执法。张松岳喃喃地说,但是我我给她造成了很大的痛苦我这是来给你道歉的。我能帮你什么吗?他问。

  你什么也不用帮。你们的任务就是维护法律,惩治罪犯,所以我一点也不怨恨你们。你别再婆婆妈妈的了。

  张松岳没有想到陈卓君这么通情达理,他非常感动,因此更希望能帮她做点什么。

  陈卓君有着很大的人格魅力,从此张松岳每隔一两天就来看陈卓君姐弟俩,也了解了一些他们的情况。陈卓君的父母在生下她弟弟之后不久就先后逝世了,由陈卓君姐妹把弟弟陈光辉养大,并送他上学。目前他在读高中三年级,成绩很好,谁知道一下子病了,已经在医院里治疗三个多月了,花了不少钱,多数都是借来的。

  那你妹妹她

  张松岳的意思,是问陈卓染杀人卖肾,目的是不是为了给弟弟治病,但是没有问出来。不过陈卓君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想了想,点头承认了。

  不久之后,便是陈光辉出院的日子了,张松岳已经约好那天开车去接他们出院。谁知陈光辉说他醒来就不见了陈卓君,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陈卓君不在,无法办出院手续,张松岳只好陪着陈光辉在医院里等了一个晚上。到第二天清晨,天刚刚亮,他就被一阵急促的警笛声惊醒了。他预感到不妙,急忙披上衣服跑下楼来,看见警车停在医院院子里,警察正从车上下来,朝医院的后花园奔去。张松岳也跟着跑过去,一边跑一边向看热闹的人打昕。原来,今天一早,在花园里锻炼的老人看到花园里有一些女尸碎块,立即报了警。

  张松岳急忙加快了脚步。跑到事发现场,他傻眼了:尸体被卸成了六块,分六个地方摆放着,摆放的方位和距离跟秦啸风上次叙述的那个碎尸案一模一样!

  更令人震惊的是,这具尸体,便是张松岳等了一夜没有见到的陈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