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日迷梦现代故事13

  四日迷梦

  第一日:遇袭

   皮特是个墨西哥警察,他所在的警区是全国毒品交易最泛滥的区域,自然也是警察任务最重的区域。有人说,这个地方的警察,晚上睡觉没有不做梦的,基本上做的都是噩梦:一种是努力工作的正派警察,梦里都是被毒贩血腥灭门;另一种是收受贿赂、和毒贩勾结的警察,他们一般会做被警方揪出来关进大牢的噩梦。皮特是前一种,他抓过很多毒贩,在毒贩们暗地里悬赏追杀的警察中,他早已榜上有名。为此,皮特严守自己已经结婚的秘密,他的家也很少有人知道地址。这是墨西哥警方对警员的一种保护。

   皮特接到了一个新任务,他潜入一个仓库,搜寻毒品的痕迹。这个仓库以往没有不良记录,但有情报显示,毒贩们有可能在这个仓库里存放了一批新型毒品,效力更强,危害更大,当然价格也更昂贵。皮特仔细搜查后,找到一个上了锁的铁箱子。他掏出万能钥匙,对着铁箱子的锁孔一阵鼓捣,打开了锁。他吸一口气,一把拉开箱子,就在这时,他听到身后有动静。他猛地回头,同时举起枪,身后却没人。他一愣之后,才醒悟到声音是来自头顶上。一根棍子狠狠地砸在他的头上,他眼前一黑,摔倒在地。

   两个人站到了皮特面前,其中一个说:杀了他吧。另一个说:看看这证件,他是被悬赏的警察,我们发财了!杀了他,只能拿一半钱;杀了他全家,可以拿双份。老大们想警告一下那些不识时务的家伙。一个说:怎么知道他家在哪儿?另一个说:老办法。

   皮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捆着,不知为何,他的头居然不疼了,全身都很舒服,感觉很兴奋。两个毒贩笑嘻嘻地看着他:警官,你家在哪里啊?皮特下意识地说:我是洛克城来的。一个毒贩愣了一下:不,警官,我不是问你的老家。你一定结婚了吧,你妻子住在哪里?皮特的舌头僵硬了一下,脑子里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不行,不能说。但他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嘴:我结婚了,我妻子在蓝莓大街35号。两个毒贩相视一笑,其中一个说:你在这里结果他,我去对付他妻子。另一个不肯:你结果他,我去。

   皮特感觉到,兴奋的快感在消退,一种难以抑制的悔恨和愤怒涌上心头。他知道自己犯了大错,他悄悄歪头,咬住衣领尖,趁两人不注意,飞快地抽出了缝在衣领里的一根钢丝。钢丝中段是扁的,边缘被打磨过,犹如剃刀一样锋利。他的牙一松,钢丝落在被反绑的手边,他用手指夹住钢丝,贴在绳子上,手指快速地抽拉抖动。一个毒贩似乎发现了他的异常,回过头看了一眼,但没在意地笑了:这次的货难怪这么贵,劲这么大,这么快就开始发抖了。

   皮特努力集中精力对付绳子,同时用身体的抽搐来掩饰自己的动作,两个毒贩在商量什么,他已经无暇偷听了。他只有一个念头:必须赶快脱身,否则妻子瑞秋很危险,这些毒贩毫无人性!

   终于,皮特割断了手腕上的绳子。就在这时,一根绳子搭在了他的脖子上,一个声音说:能在极乐中死去,你算很幸运了。他知道再不动手就没机会了,凭着对声音的判断,他猛然挥拳,一拳打在身后毒贩的下巴上,没等对方倒下,他就抽出了对方腰带上的枪。接下来,咒骂声、枪声响成一片,他一边翻滚,一边冲枪响的地方开枪。

   终于安静下来了,皮特抬头一看,脑袋嗡的一声——地上只有一个毒贩的尸体,另一个一定是在他动手之前已经走了!他来不及想别的,爬过去捡起钢丝,几下割断脚上的绳子,然后扔掉打光了子弹的枪,捡起自己掉在地上的警枪,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第二日:保护

   皮特跑出仓库,第一件事是扑到电话亭旁边,打报警电话,请他们立刻赶到蓝莓大街35号保护瑞秋。然后,他跳上自己开来的车,直奔回家。

   他的头又开始疼了,但不像是被棒子打的那种疼,而是从里往外的疼,就像脑子里有个炸弹爆炸了,但被脑壳把爆炸的力量完全封在里面一样。他强忍着,风驰电掣地开车,好在这种疼痛很快就消退了。

   家到了,他跳下车。看来,他比警方快得多,房子外面静悄悄的,没有任何警车来过的痕迹。他冲到门口,门锁上了,他掏出钥匙想开门,却心急手抖,一时打不开。这时,他听见房间里有男人的笑声,那笑声中充满了淫荡。皮特全身一抖,扔下钥匙,一脚踹开了房门。

   皮特冲进屋子里,顿时血冲上头——屋里的大床上,一个男的压着自己的妻子瑞秋,瑞秋正在极力挣扎!皮特一个箭步蹿上前,举起手枪,用枪柄狠狠地砸在男人的脑袋上。男人翻过身来,正是另一个毒贩的脸。瑞秋显然吓坏了,傻傻地看着皮特,皮特温柔地抚摩着她的脸,轻声说:没事,不怕了,有我在呢。

   瑞秋全身发抖,皮特知道她吓坏了,他忽然想起一件事:这个毒贩来这里之前,有没有把地址透露给他们组织的人?如果透露了,那么这里将永远不再安全了。他当然可以等待警察到来,但他不想让太多人认识瑞秋,警局里并不能保证没有毒贩的人渗入,他得先把瑞秋藏起来,再向警方汇报情况。www.tiantianxiha.com

   皮特什么东西也来不及带,只从毒贩的衣服里翻到一沓钱,然后他拉着瑞秋出门上车,一踩油门,迅速消失在黑夜里。一路上,瑞秋只说过一句话:你要带我去哪儿?皮特说:一个他们永远也找不到你的地方。放心,等所有事情解决后,你就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在阳光下了。瑞秋不再说话,只是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皮特。

   皮特的车快没油了,他必须加油。为了安全,他一直开到一个小镇上,找到一个最偏僻的小加油站加油。他在加油站的便利店里买了很多面包、饮料和巧克力。做这些事时,他都用帽子压着脸,同时把车门锁住,避免有人看到车里的瑞秋。加油站老板在给车加油时,怀疑地看着皮特,即使在收钱时,仍然把一只手放在柜台底下。皮特觉得,那只手里一定握着一把枪。当皮特发动汽车时,他隔着玻璃看到老板拿起了电话。皮特狠狠地踩下油门,汽车怒吼着飞奔进前方的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