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桩蹊跷的杀人案现代故事13

  一桩蹊跷的杀人案

  一、案发

  这天深夜,林荫市公安局刑侦队接到一起电话报案:华园小区的一栋别墅内,一个年轻保姆在她的卧室里杀死了男主人。保姆叫莫如雪,男主人叫聂国庆,是林荫市博多电器有限公司董事长。

  接到报案后,市局刑侦队长宁夏带着几个刑警火速赶了过去。

  报案的是聂国庆的儿子聂硕,聂硕是博多公司下属分公司经理。据他说,这天晚上,他和表弟康政一起回家吃晚饭,喝了一点酒,然后两个人又看了一会电视里转播的足球比赛,快11点两人才各自回房睡觉。表弟康政也在博多公司上班,且住在公司宿舍,因为没有成家的原故,经常来他家蹭饭,有时天晚了就睡在客房里。大概是12点多钟的时候,他忽然被一阵声音惊醒,感到很奇怪,便下床出了房门,挨门仔细察看。这时,他发现保姆莫如雪的房间亮着灯,门虚掩着,于是推门进去。一进门,只见父亲聂国庆正躺在血泊之中,已经断了气。莫如雪躺在床铺前面的地板上瑟瑟发抖,手里拿着一把溅着血的水果刀,表弟康政正不知所措地站在旁边。他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强忍悲痛跑到楼下打了报警电话。

  案件看起来非常简单。勘查完现场后,宁夏把莫如雪和康政两人带回局里进行讯问。莫如雪今年二十来岁,长得非常清秀,她目光有些呆滞僵冷,但认罪态度不错,她哭着说半夜里有人摸到她房间里想非礼她,于是她摸起身边的水果刀就把他刺死了,没想到是聂国庆。

  后经法医检查,这一刀刺在聂国庆的心脏上,当场死亡。

  紧接着,宁夏又讯问了康政,康政说这天夜里12点多钟,他在楼下客房刚要入睡,忽然听到楼上有很重的响声,他感到很奇怪,怕是家里进了贼,连忙起床跑上楼去,一上楼就看见莫如雪的房间亮着灯,聂国庆倒在地上

  宁夏问:你看见莫如雪杀人?

  康政说:没有。

  宁夏问:房间里亮着灯?

  康政说:亮着。

  宁夏再问:莫如雪当时说了什么?

  康政说:当时她还昏迷着,我进去后才慢慢醒过来。

  宁夏的脑海里有了初步案情:聂国庆欲对莫如雪非礼,莫如雪为保护自己,情急之下杀死了聂国庆。何况莫如雪本人对杀人事实也供认不讳,案子基本上可以了结了。鉴于此,市公安局对莫如雪实施了刑事拘留。

  第二天上午,聂硕来到刑侦队,找到宁夏说,他觉得他表弟康政有重大嫌疑,昨天晚上他走进保姆莫如雪的房间时看到康政神色紧张,他怀疑是康政和莫如雪合谋杀害了他父亲,因为他发现父亲保管的几张大额存折都不见了,数量加起来有200万元之巨,很可能是他们两人谋财害命。

  宁夏听了,眉头不由紧皱起来,他觉得案件不是变得复杂了,而是变得蹊跷了。他一边安排人继续讯问康政和莫如雪,一边派人到莫如雪的老家开展调查。

  二、疑惑

  过了两天,负责对莫如雪进行调查的老刘和小李两个刑警回来了,他们带回一个惊人的消息:莫如雪是聂国庆的私生女。莫如雪是肥田乡人,当年聂国庆当知青就下放在肥田乡,在那里生活了近八年才离开,所以肥田乡大多数老人都知道聂国庆这个人。也就是在这里,年轻的聂国庆和一个姑娘发生了恋情,两人偷吃了禁果。不久,政策松动了,聂国庆可以回城了。为了不影响聂国庆的前途,姑娘让他走了,自己偷偷生下了一个女儿,这个女儿就是莫如雪。聂国庆这一走就再也没回过肥田乡。直到几年前,莫如雪妈妈身患绝症即将离开人世,写了封信托人交给聂国庆,告诉了他莫如雪的身世。也许是良心发现,聂国庆派人把莫如雪接到自己家里,名义上是做保姆,实际上当作女儿照顾起来。

  听完汇报,宁夏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觉得这个案子不简单,肯定另有隐情,只是一时还理不出头绪。

  就在这时,刑侦队副队长王军拿着一个卷宗一脸笑容地走了进来,说:宁队,招了,康政全招了。

  噢!宁夏一听,眼睛不由一亮,说:真的招了?

  王军喝了一口水,说:全招了,花了一天一夜的攻坚战。不过,咱可没用歪招呀!用的全是正招。

  宁夏急不可待地拿过卷宗看了起来,里面记录着康政的供述:那天深夜,我被楼上一阵响动惊醒,以为房里进了贼,就蹑手蹑脚上了楼。一上楼我就看到聂国庆欲对莫如雪非礼,当时莫如雪已经昏厥过去了。我上前劝阻他,他挥手便给我扇了一耳光,还厉声要我滚蛋。我一时气急,抓起旁边桌子上的一把水果刀就把他刺倒了。我一看他倒在地上,没了气息,心里一下子就害怕起来,我想也没想就把手里的水果刀塞到了莫如雪手里,正想出门时,聂硕走了进来

  宁夏仔仔细细看完康政的供述材料,合上卷宗,轻叹口气,对王军说:康政说的全是假的。

  王军一听,不由瞪圆了双眼,不相信地说:什么,他招供的是假的?不可能。

  宁夏笑了笑,摸出一根烟,点着了,深吸一口,说:老王,我有个疑惑,莫如雪和康政两个人都承认是自己杀了聂国庆,这是为什么?你到底相信谁的招供?

  王军思忖着说:两个人中一定有一个人说了假话,我觉得康政的招供可信度比较大,因为只有他才能一刀刺死聂国庆,而莫如雪毕竟是个女孩,力气不够。

  宁夏说:分析得是有道理,可它不符合伦理常情。

  说着,宁夏示意老刘把他们在肥田乡的调查结果向王军汇报一下。听完汇报,王军也有点懵了,说:如果莫如雪真是聂国庆的亲生女,那真的就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呀!堂堂一个博多电器公司的董事长,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怎么会对自己的女儿下手呢?

  宁夏点点头,说:所以,现在关键的是一定要问清莫如雪,那天晚上她到底经历了什么,看到了什么?

  我明白了,我这就再去审莫如雪。王军一边说一边走了出去。www.5aigushi.com

  三、真相

  时间又过去了一天,经过审讯,莫如雪坚持说是她动的刀,虽然她的交代中还有很多疑问,但这一点她始终咬住不放。不管怎么说,她苏醒过来的时候,手里握着刀――这是事实。现在还有两个疑问,一是莫如雪究竟什么时候苏醒的,康政交代说,他进门时莫如雪正处于昏厥状态,而莫如雪说她醒来后康政才进来;二是房间的灯是什么时候亮的。两人交代中都没有讲到开灯,而聂硕进去时,莫如雪房间的灯是亮的。

  宁夏看完莫如雪的交代材料,决定再对莫如雪进行一次审讯。

  这天下午,莫如雪再次被带进了审讯室,她脸色苍白,憔悴了不少。

  宁夏示意她坐下,然后单刀直入地说道:莫如雪,我们已经讯问了你几次,你一直承认是自己杀了聂国庆,可我不明白的是,那天晚上非礼你的那个人真的是聂国庆吗?他难道不知道你是他的亲生女儿?

  莫如雪听到这里,不由全身一震,惊恐地望着宁夏。宁夏和她对视一眼,继续说:如果聂国庆真的要非礼你,那他不但禽兽不如,而且还将遭受肥田乡乡亲们的唾骂,即使到了阴间,他又怎么有脸去面对你死去的母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