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案三断现代故事13

  命案三断

  大宋徽宗年间,山东某州府有一位落魄公子姓吴名志,祖上曾在京城为官,先时家业丰厚,到他这辈逐渐败坏了,只靠变卖家产为生。

   这日,吴公子从赌场里输完钱出来,见天色已晚顿感饥肠咕噜,正要紧紧往家里赶,不巧迎面碰上姑表兄王三,便被拉去小店吃酒。这二人见面自是非常亲热,猜拳行令杯盏交错,不知不觉两壶酒见底,眼见得这吴公子酒量渐渐不支,身子瘫软欲倒。王三喊掌柜结清银两,搀扶吴公子踉踉跄跄出了店门。行至半路,这吴公子再也走不动了,倒地便睡。王三喊了数遍只是不醒,正欲找人来帮,却鬼使神差般突发歪念。原来这王三平日里有个毛病——好色。自家婆娘虽说姿色不错,却三天两头钻那花街柳巷,专好沾花惹草风流快活。只因前些日子所见表弟媳姿色迷人身细蜂腰,心里早生淫意,此时见吴公子已醉十分,便将其拖至一处僻静地方,将其衣服更换妥当,看看天色已近午夜,逐急急忙忙直往吴家而来。

   且说吴公子之妻闫氏正睡得昏沉,忽听敲门之声,想是那丈夫回来了,灯也懒得去点,嘴里埋怨道,天杀的,怎的这般时候回来,害的老娘觉也睡不安稳。这王三也不答话,待到门开一闪身溜了进去,见那婆娘并未觉察,便急急地脱了衣服钻进被窝。闫氏插好了房门复身上床却待要睡,这王三早已按耐不住将妇人一把抱住翻身跨马,闫氏嘴里说道,都这般晚了也不消停,想是你又喝了马尿了。王三只是不答,百般戏弄。那妇人正困得想睡,哪里有此心情,只勉强应承了事。这王三也未十分尽兴,直等到那妇人睡的沉了方悄悄爬起来穿好衣服,轻手打开房门,虚掩了便匆匆离开。到吴公子处见其依旧未醒,又将衣服换过,拖吴公子至明处,然后慌慌张张离开了。

   话说那吴公子昏昏沉沉睡了一般时候,迟迟醒来见天色微亮,早将昨晚之事忘得一干二净,便一路摇晃奔之家来。至府前,见家门虚掩,想是婆娘等得久了忘了关门。待到进了里间,吴公子醉眼往床上一瞧,见那婆娘依然熟睡,便伸手去拽,只是不动。吴公子吃惊,仔细一看,却发觉闫氏两眼暴睁,鼻孔早已无了气息,分明已是死了。这吴公子立时酒意全醒,跑到门外使足了劲喊人。少时左邻右舍纷纷出来,问了缘由,皆惊,便一同来官府报官。

   知府听说发生命案,不敢怠慢,立即派出仵作前去验尸,同时派一干衙役将城门关闭,仔细搜查可疑人犯。少许,仵作查验完毕,回禀道:被害人全身裸露,脖颈有掐痕,下身有污物,实系先奸后再将其扼杀,请老爷决断。

   知府一拍惊堂木,道:带吴志上堂问话!

   众衙役喊威武,吴公子跌跌撞撞奔上堂来,跪下,道:小人吴志听侯老爷问话。

   知府道:妇人遇害,那你昨晚又在哪里?从实招来,免受皮肉之苦!

   吴公子道:皆因昨晚贪杯,睡在路旁,今早方才醒来,回家便看见妻子遇害,所以特来报案。

   知府问:昨晚在那里吃酒?又同谁人一起?

   吴公子道:在‘好运来’酒店,同我的表兄王三一起。

   知府随即传酒店老板和王三问话。

   酒店老板道:昨夜吴公子确与王三在小的酒店吃酒,大约亥时三刻离开,当时吴公子酒醉是真。

   知府问王三:吴志酒醉,你为何不送他回家,倒让他一个人睡倒路旁?

   那王三道:小的起初是送他的,只因他执意不肯,小的见他尚且能走动,况且小的昨夜也喝得多了,腿脚已不十分灵便,便独自回家了。之后的事小的一概不知,请老爷明察。

   知府令他二人下去,再问吴志:你家里可曾丢失东西物件么?

   吴公子道:先时不知,后来发现箱中不见了七八十两银子,定是被那歹人拿了去。

   知府问:到底是七十两还是八十两?说个清楚。

   吴公子道:有八十两吧。

   知府道:我见你衣衫破旧,面露穷酸,也不像是个有钱之人,怎会有恁多银两?快快从实招来。

   那吴公子顿时慌张,言语支吾,道:回老爷,小人确实落魄,只因前几日卖了一些古董,方得此银两。

   知府又问:你卖的什么古董?卖给了何人?

   吴公子道:卖的是一幅画,一个南方的古董贩子收走,小人并不知道他的来历。

   一幅什么画?知府问。

   一副呃,是唐寅的宫廷仕女画。祖上传下来的。吴公子结结巴巴道。

  那知府道:你且下去,随时听侯本府问话。

   吴志走后,知府速派人到各个客栈查寻。果然,在一家客栈找到了那古董贩子的住处。只是那位客人已经有四五天没有回来了,店主人也觉奇怪,正好官府来查,便将房间打开,发现那贩子的衣物尚在,更有不少收买来的古玩玉器,价值在四五百两银子以上。知府仔细翻看,却并不见那幅仕女画,心想:若其人是凶手,为什么单单搜走了那八十两银子,带走了那幅仕女画,而将如此之多的贵重物件弃之不要呢?况且这些天他又去了哪里?联想到吴志在大堂上支支吾吾,知府觉得其中必有隐瞒,立刻传吴志再来堂前问话。www.5aigushi.com

   那吴公子一听知府又要问话,心顿时凉了半截。勉强走上堂来,见众衙役凶神恶煞,知府怒目而视,浑身便开始哆嗦。这时就听啪,知府一拍惊堂木,喊:大胆吴志,竟敢当堂说谎!现那贩子的家当都已在此,那里有你说的仕女画?想是不用大刑你岂能讲出实情。来呀,左右听令,先将此疑犯杖打四十大板!

   众衙役不由分说将吴志放倒在地,左右一齐狠打,只十几下便打得皮开肉绽,

   吴公子哪里受得此苦,哭爹喊娘哀号不绝。又打了不到十下,这吴公子再也受刑不过,连喊饶命。知府叫停,问:可愿实说?

   吴公子连连点头,道:横竖是死,我就招了罢。那日,我夫妻二人正为明日无米做炊犯难,恰好门外有人吆喝收买古玩玉器,我那婆娘道:‘不如先叫进来找点东西卖卖也好。’于是我就叫那贩子进来,婆娘找来一副玉手镯要卖。那贩子百般砍价,只给不足一两银子。正争执,那贩子钱袋落地,一下子滚出三四锭大银,足有七八十两。我那婆娘贪心,将我拉至一旁,道:‘想那点银子也熬不到几日,不如将眼前的这人做了,得他这多银两,岂不快活一阵。’我初时不敢,经不住那婆娘再三撮弄,就答应了。我假装再拿宝贝,让那贩子等着。那婆娘便端一杯下了耗子药的米酒出来,哄那贩子喝下。不多时毒发,那贩子吐血毙命。我二人便将他尸首埋在院子里的花丛下,自认为人不知神不觉,谁知有今日之报应,想必是老天有眼,一报还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