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赌姻缘

  奇赌姻缘

  高峻跟宗晓梅谈了几个月的恋爱,感觉还不错,可让他奇怪的是,宗晓梅从来不邀请他去拜见她的父母。有几次,他问起了这个事儿,宗晓梅也是搪塞过去了。这让高峻心里更不踏实了,猜不透她心里打的什么主意。

  这天,两个人又见了面,他发现宗晓梅愁眉苦脸的,忙问她怎么不开心。宗晓梅想了想,这才说,她父母听说她交了个男朋友,很想见见他。她的父母都是文化人,最看不起没文化的,可高峻恰恰就没多少文化,她担心高峻过不了父母这一关,她可就难办了。

  高峻只是个高职毕业生,现在在一家电器商场做售后服务,属于父母眼中没文化的。他这才明白晓梅为什么一直不带他上门。他叹了口气,问晓梅:那你说该怎么办呢?我就这水平。

  宗晓梅想了想,眼睛忽然一亮:你不是认识那位大画家吗,你不如跟他借幅画,带给我爸欣赏欣赏。他最喜欢书画了,也认为喜欢书画的人才是真正的文化人。他见你也喜欢书画,一定会高兴得不得了,心里先就认同你是文化人了。

  高峻一想,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他告别了晓梅,就赶紧去找赵教授。

  赵教授是位很有名气的书画家。两年前,赵教授在他们商场买了一台电脑,回去后不大会使,经常出问题,高峻做售后服务,赵教授给他打电话,他总是不厌其烦地上门去维修,还教会赵教授怎么用电脑,甚至帮他把所有的电器都做了维修和保养。两个人因此结识了,成了忘年交。他这次上门说想借幅画,赵教授满口应允,然后就挑了一幅花鸟图,还给他讲了这幅画的独特之处。高峻不敢怠慢,一一记在心上。

  宗晓梅见他借来了画,就兴奋地说:有了它做底,咱们的事儿就成了六成。她怕高峻说话外行露怯,又让他上网去搜些书画的基础知识恶补。

  周六,高峻准时赶到了宗晓梅家。宗晓梅的父母果然都是知识分子,一上来就问他的文凭,听说高峻只是高职毕业,两个人就阴下了脸,再一问他的职业,只是个售后服务,脸就沉得要下雨了。宗晓梅忙着说:爸,妈,别看高峻没文凭,工作也不好,可他喜欢书画,是真正的文化人。说着,她就冲高峻直使眼色。

  高峻忙着打开那幅画,请宗爸爸欣赏。宗爸爸看到画,果然就兴奋起来,两眼直放光。他盯着画欣赏着,一边问高峻怎么喜欢上画的,高峻就把刚看来的画的赞语现学现卖。宗爸爸听得心花怒放,一个劲儿地点头赞许着,轻声说:文凭不文凭的都在其次,真正的文化人,就得喜欢琴棋书画。

  忽然,他皱紧了眉头,凑近那幅画看了看,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原来是幅假画。我说呢,要真是赵教授的真品,那可就太难得啦。高峻不觉一愣:怎么会是假的呢?这可是他亲手给我的呀!宗爸爸指着落款下面的印章说,赵教授的章是艺术篆体,这个字却有些不伦不类了。高峻看不懂这些,却憋着一肚子气。宗爸爸看出他拿来的是幅假画,也无心再跟他讨论书画了,推说还有事,就草草结束了会面。

  宗晓梅送高峻出来,阴着脸对他说,爸爸对他很不满。即使拿不来画,也不该胡吹大气,愣说自己跟赵教授交好,拿来一幅假画蒙人,一看这人就不诚实。高峻气呼呼地说:我找赵教授说道说道去!

  他找到赵教授家,把那幅画往他面前一推说:赵教授,你这画儿怎么说?

  赵教授接过画来,展开了一看,忽然大惊道:你怎么给我换了一幅假画啊?我把你当成忘年交,这才把我最满意的一幅画借给你,你却给我耍心眼儿。我的画儿呢?我的画儿呢?你快还给我!

  高峻生气地说:你交到我手上的就是这幅画,我怎么会偷换呢?你不要诬赖好人!

  赵教授颤抖着问他:我的画呢?我的画呢?

  高峻黑着脸说:只有这幅画,我还给你了!

  赵教授喊了一句:天哪,我的画儿没啦!他两眼翻白,一头摔倒在地,不省人事。高峻一下子蒙了。他忙把赵教授送往医院紧急救治。好在赵教授只是气血瘀滞,很快就抢救过来了,但还需要住院观察。高峻替他交了住院费,这时,赵夫人赶了过来,一见赵教授的样子,就难过地流下泪来。她问清了事情的原委,一把拉住高峻的胳膊,恳求他说,赵教授神经衰弱,经受不住刺激,那幅画是他最得意的画作,听说画没有了,这才会气血攻心。她恳请高峻帮助找回原作。不然,赵教授的病还有可能复发。说完,她就忙着去照顾赵教授了。

  高峻现在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高峻蔫头耷脑地回到家,见宗晓梅正在等他。他正想跟她说说自己的倒霉事儿,宗晓梅却先打断了他的话头儿,说她从网上查到了赵教授那幅原作,他手里这个还真是假的。高峻愕然地睁大眼睛。他怎么也不相信,赵教授亲手交给他的会是假的,却还有幅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