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钉子村

  最牛钉子村

  1上河村和下河村被小清河连着,距离非常近。这么说吧,上河村的人撒泡尿很快就能流到下河村。而两个村子多年的怨气仇恨也是由一泡尿引起的。上河村的村民经常把早晨起来的第一泡尿倒进河里,这些尿就随着河水流到了下河村,下河村那些喜欢在河里洗衣服的大姑娘小媳妇们就不乐意了。于是两个村庄的人聚集起来打斗就成了家常便饭。互有胜负。上河村村民的习惯不改,下河村还得忍受尿骚味。他们为此一直耿耿于怀。好在这些年,两个村子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争斗少了些。但仍然老死不相往来。下河村之所以受欺负,是因为村里没有能人。历史上就没有出过一个吃官粮的人。但是上河村就不一样了,光在区里和市里做官的就有好几个。尤其是近年村里出了个姓王的副区长,经常把好政策往上河村倾斜。这让上河村的人更加有恃无恐,对下河村或横眉冷对,或耻笑挖苦。最先认识到这个问题的是下河村的老村主任。于是他决定改变这种局面。两年前他就把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刘乐乐列入重点培养对象。当他做出这样的决定时,很多人表示反对。刘乐乐有文化不错,但是一个女孩子能干成什么事?换成任何一个男青年都会比她干得好。但是老主任不为所动,说有文化总比没文化好,我们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才一直这么贫穷。他几次把刘乐乐派到外地去学习和考察。在去年年底的换届中,25岁的刘乐乐以微弱优势,当选为新主任。与此同时,上河村的老主任也把位子让给了自己的儿子李文蒙。刘乐乐跟李文蒙是初中时的同学。别看李文蒙没读多少书,但是十几岁就在社会上闯荡,经验丰富,人脉广,敢说敢为。刘乐乐当选那天,李文蒙给她发短信说:祝贺你走马上任,希望你是绣花枕头,中看又能用。不过我很期待你哭着下台的那一天。刘乐乐回信说:你不学无术,狗嘴里吐不出一颗象牙来。早晚会栽跟头。李文蒙又回复:骑着毛驴看唱本,走着瞧吧。说话间,上河村就摊上好事了。随着省城往外发展,上河村和下河村变成了城中村,对城中村的改造已经迫在眉睫。上河村很快就被纳入了城市规划之中。获得优先发展的资格。这天,刘乐乐来找李文蒙。说想跟他联合搞开发。李文蒙也不问开发什么,就阴阳怪气地说:"你要知道,我们是靠了王副区长才被列入优先发展名单的,要是联合开发,你得吐点血才行。"刘乐乐把眼一瞪说道:"我们可没钱送礼!我这也是为你们好。"李文蒙一听笑了,"为我们好?你以为自己是菩萨啊。别忘了,你们下河村现在连西北风都快喝不上了。要是不赶紧行动,估计下一批也规划不到你们!"刘乐乐说:"这么好的村庄被拆掉你不感到可惜吗?这可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啊。"李文蒙说:"别逗了,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现在赶上这么好的机会,住不上楼房的话,村民们也不会答应你,很快就会把你轰下台。"见李文蒙是王八吃称砣铁了心,刘乐乐只好怏怏而归。上河村的土地被征用。偌大的村庄很快被夷为平地。不少老年人看着世世代代辛苦建起来的村庄顷刻间灰飞烟灭,当场流下来眼泪。但是再看看新楼房如雨后春笋般地盖起来,想着日子会越过越好,于是他们一个个对李文蒙竖起了大拇指。下河村的村民们都在看着刘乐乐。刘乐乐几次开村民大会,让大家稍安勿躁。告诉大家:"别说上面现在不愿意在我们这里盖楼,就是愿意给我们盖,我们也不会答应!"此言一出,大伙都惊呆了。楼上楼下,这可是几代人的愿望啊。当下就有几个人去找老主任,要他出面劝说刘乐乐赶紧去上面要项目。老主任安抚大家先等等再说。其实他也不知道刘乐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刘乐乐把几个组长留下来,发给了他们一些材料,又领着他们一起学习。这还不够,刘乐乐又从南方一所大学请来了一名教授,给村民们上课,连学了三天。最后,刘乐乐告诉大家,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大伙就等着撸起袖子数钱吧。这么一说,大多数村民们的心顺了。但还有一些年轻人想不明白,盼着外面早日来拆他们的房子,征他们的地。这些年轻人看着旁边上河村在一天天变高,羡慕得不得了。他们左右打听,看什么时候能修到他们下河村。李文蒙又给刘乐乐打电话,说:"我们上河村的村民们马上就要搬进新楼里去了,从此就要变成名副其实的市民了。你连个项目都争取不来,还不赶快辞职。实在不行,向我求助,我在市里有熟人。"刘乐乐"切"了一声,说道:"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希望不要干涉我们的内政,别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说着就挂断了电话。2城市的发展毕竟是势不可挡的,转眼就到了下河村门口了。上面的通知一个接一个。让他们自行拆房。并许诺了比较优惠的条件。本以为很顺利的事情,没想到却遭到了以刘乐乐为首的下河村村民的坚决抵制。刘乐乐一天往区里和市里跑好几趟,带着一摞厚厚的材料让各级官员看。她据理力争,说我们下河村的民居都是上百年的,极具历史价值,拆了可惜,我们不能当历史罪人,这才是真正的科学发展。可这样的说辞根本引不起上级的兴趣。几次警告她要是不服从命令,就罢免了她。但是刘乐乐不服气地说:"我就是不当这个村官,也要保住这些宝贝。"说着拿出村民的集体签名。领导怒不可遏,果然宣布解除她的村主任职务。然后重新选举新的村主任,没想到,刘乐乐又以高票当选。这样连续进行了几次,都没有把刘乐乐赶下台。僵持了一个多月,下河村成了远近闻名的钉子村。以前见过不少钉子户,钉子村还是头一次遇到。区里就采取新办法,力图从内部瓦解他们。于是让那几个小青年先拆自家的房子。刘乐乐得知情况后,赶紧找他们谈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但他们还是在半夜里把自己的房子给拆掉了,刘乐乐急得直跺脚,这里面有几栋房子非常气派,很考究。拆了实在可惜。几个小青年阴阳怪气地说:"现在谁还稀罕这么老的东西啊。你就别再骗我们了!"然后领了补助,到外面去租房住了。事已至此,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刘乐乐进一步加大宣传力度,从那之后,没有再拆掉一栋房子。见这招不灵,区里决定对下河村进行强拆,但是下河村的村民们早有思想准备,在村外挖了好多沟渠,让施工设备开不进来。李文蒙也真够损的,竟然让上河村的人开着推土机来给拆迁公司助阵。刘乐乐拿起电话就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李文蒙惺惺地说:"乐乐,看不出来吗?我其实是在给你帮忙呢,我就不信你能斗得过政府。再说了,你也不看看,咱们这是省城,会让你一个小村庄保留着,这不成笑话了吗?别拿鸡蛋碰石头了。"刘乐乐不让他管。老主任也找刘乐乐,问她该怎么办,实在不行的话,就把村民都组织起来,站在村口抵抗。刘乐乐说:"叔,违法的事情咱不能干,也不能硬顶。只能智取。"正当区里准备重新组织力量对付小河村的时候,网上突然发出来一条消息,题目是:《救救下河村的老房子》。并配有图片,一张张,上面有青砖碧瓦的房子,有潺潺流水的小河,有古色古香的石桥,有美丽宁静的小巷,一幅幅小桥流水人家的美妙画卷。看网友评论如此激烈,区里和市里只好选择妥协。房子没法拆了,但是土地还是要征的。经过艰苦地谈判。总算给村里留下了一百亩地,其余的都被拿去建商品楼了。送走区里的领导之后,刘乐乐就请进来一个工作团队,他们在村里呆了整整一个月,最后拿出了一套完整而科学的规划方案。经过整治的下河村,焕然一新,不仅保留了老建筑和古树,对一些危房进行了休整加固,还对流经村里的小清河进行了改造,环绕着整个村庄。就像一个南方小镇,古旧,安详而且幽静。高高的屋檐,黑黑的窗棂,长长的青石路,窄窄的街衢,幽幽的小巷,烟起雾落,云蒸霞蔚,草长莺飞。下河村很快成为了省城里一道独特的风景。高楼大厦的怀抱里,谁也想不到,会有这样一个好去处,于是都慕名而来。有的来喝茶,有的来疗养。有的短居,有的常住。这给下河村带来了无限商机。他们建起了标准的客房,建起了乡村旅游特色小饭馆,建起了文艺社,还别出心裁地建起了疗养院。乡亲们的收入翻着滚儿往上涨,村民们已经不需要外出打工了。原先拆掉房子的那几个年轻人肠子都悔青了。由于有了知名度,市里的新领导来看了好几次,说要推广他们的经验和做法。刘乐乐心想,推广什么啊,周围所有的村庄都已经被拆完了,整个城市已经变成了楼的海洋。但不管怎么说,她不用再愁以后会被强拆了。3李文蒙做梦也没有想到下河村竟然会这样做。再看看上河村,目前却是矛盾重重。村民们确实住上了漂亮的楼房,楼房的价格也几乎天天在蹭蹭地往上涨,但是再涨也不能卖了啊。本以为成了市民,日子会过好呢,没想到只是驴粪蛋子外面光。他们自嘲是住在别墅里的穷光蛋。因此不少人再次选择去打工。还有更严重的。那就是王副区长在位的时候,指示他们建一座22层的高级酒店,说一旦建成,将成为新城区的标志性建筑。并牵线引进来一个外地的开放商。谁知道酒店的主体工程刚起来,上级就发文,严格控制娱乐性楼堂馆所的建设。更重要的是开发商撂挑子,中途把资金撤走了。此时王副区长也调到外地任职了,权威不再。这些钱有一些是从银行里贷的款,还有一些是村民们的集资款。看着面前的烂尾工程,李文蒙欲哭无泪。没有办法,李文蒙只好驱车来到下河村,找到刘乐乐,希望能进行合作。刘乐乐很为难地说:"怎么合作啊?除了高楼大厦,你们几乎一无所有。"李文蒙不依不饶:"老同学,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怎么也得帮我渡过难关。"刘乐乐说:"借钱肯定不行,你那里是个无底洞。唯一能做就是可以接纳乡亲们来这里打工。离家近,收入也不低。"李文蒙小声说道:"让我们上河村的人来给你们打工,你可真能想。"刘乐乐笑话道:"怎么,讨饭吃还嫌饭不香啊?就这我还有个条件呢。"李文蒙张大嘴巴,问什么条件。刘乐乐说:"你们要好好保护好小清河,不能再往里面倾倒任何脏东西。"李文蒙只好答应。然后他问:"你们能用这么多人吗?"刘乐乐说:"这些还不够呢。下一步我们还打算开发特色小吃,我们的100亩地还在规划中,有开发商出巨资买我们的地,门儿都没有。卖地那是一锤子买卖,我们想把它变成聚宝盆。"李文蒙嗫嚅道:"其实我这次来,也是跟你商量买土地的事情呢,想盖成商品楼卖,肯定挣钱。听你这么说,肯定没戏了。"刘乐乐说算你识相。临走时李文蒙又问,"当时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敢当钉子村的?"刘乐乐说:"是知识和科学。上大学的时候,我就从报纸上了解到,很多城市为了追求所谓的现代化,把一些有保护价值的古村给拆掉了。城市已经变成了一个个钢筋混凝土的堡垒,没有了特色,没有了文化。连老人想找个树荫喝茶都成了奢望。所以当城市发展到我们这里的时候,我一定要想办法保住。只可惜单靠我们村面积小了点,要是当时你们村跟我联合,肯定比这好得多。"李文蒙连忙摆手,说别提了,我甘拜下风。回去我也要好好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