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酒

  毒酒

  民国初年,北镇城里有两个磕头的兄弟。老大叫刘二刀,老二叫李小万。这两个人相交到一块,还有一段来由呢!那时节,两个人都是街头上流浪的苦孩子。有一回李小万去一个大户人家讨饭,被人家放出的一条大黑狗给按在了地上。李小万吓得脸儿都白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那条狗忽然惨嚎一声逃走了。李小万绝处逢生,就见胡同口有一个和他穿着一样破烂的孩子手里挥舞着弹弓朝着他摆手呢!李小万知道,就是这个挥舞着弹弓的孩子救了他的命。李小万撒腿就向那个孩子跑去。交谈中,李小万得知,这孩子名叫刘二刀,和他一样,也是个无父无母的流浪儿。刘二刀对李小万说:"兄弟,咱们都是孤苦伶仃的苦孩子,受尽了世人的白眼和欺负,不如我们一个头磕在地上,结为兄弟得了。以后就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了。"于是,小哥俩就在关老爷面前磕了头。两个人结了兄弟后,感情非常好,后来他们都长大成了人。也该着这哥俩走运,有一回城里富裕祥的掌柜刘春林赶着马车陷在烂泥里出不来,这哥俩就帮着刘春林将车给推了出来。那时候的刘春林还只是个小打小闹的贩卖布匹的小买卖人。刘春林非常感念这两个小伙子的好处,就对哥俩说,他那儿正缺人手,如果哥俩没别的事做的话,他想雇他们当伙计。就这样,哥俩在刘春林的布店里当了伙计。后来,刘春林的买卖越做越大,最后成了北镇城里的屈指可数的商号之一。刘春林有个侄女叫春桃,长得那个漂亮劲儿就甭提了。刘春林见刘二刀为人实诚,就将春桃嫁给了他。婚后的日子平静而幸福,婚后第二年,春桃就给刘二刀生了个大胖小子,刘二刀心里就像撒了层蜜糖似的甜。可刘二刀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天晚上,刘二刀从店里回到家,发现屋子里冷冷清清的。打开门一看,儿子躺在炕上睡得正香,春桃没在屋里。刘二刀以为春桃回了娘家,也没在意,可是到了第二天早上,春桃的兄弟来店里找姐姐,小舅子告诉他,姐姐压根儿就没去他们家,刘二刀这才知道春桃出事了。刘二刀就和李小万等人各处去找,可一连找了多天,也没见春桃的影子。那时节兵荒马乱,刘二刀知道,春桃失踪了。刘二刀嗓子都哭哑了,只好既当爹又做娘。没有人的时候,他就在心里头自言自语,春桃究竟去了哪儿了?日子不久,又发生了一件大事,李小万被土匪给绑了票,刘二刀为了救李小万,借了五百大洋准备去赎人,可是第二天一早,却发现李小万被剁得血肉模糊的尸体扔在了布店的门口。刘二刀哭得昏了过去。这是什么世道啊,接连失去了两个亲人,刘二刀痛苦得心像被掏空了似的。春去秋来,一晃,五个年头过去了。这天,刘二刀去街上给儿子办理入学的事情回来,老远就看到了一支马队向自己这边奔过来。这伙人个个荷枪实弹,穿着黑色的警察制服,背着长枪,威风凛凛。刘二刀平时最恨这些警察了,这些人不为老百姓办事,见了日本人就点头哈腰。可这伙人却在他的店门前停了下来,从马上跳下一个领头的。那人一见刘二刀就跪下叫他大哥,刘二刀一见,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原来,这人竟是本以为被胡子撕了票的李小万!刘二刀抱着李小万,哥俩的眼泪就落了下来。刘二刀问:"兄弟,这么多年你到哪儿去了,我还以为你早就没了呢。"李小万抹了把泪说:"大哥,那次我被土匪给绑了票,土匪向你索要五百大洋,可就在这时候,我被一伙当兵的给救了出来。土匪怕你要人,就找了一个替死鬼,后来,我就当了兵,又几次救了长官的命,得到了他的赏识,这不,就任了县警察署的署长。今天刚刚到任,我就找哥哥来了。"这一天,刘二刀正在店里头算账,李小万乐呵呵地走了进来。他对刘二刀说:"大哥,您老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连一个铺床暖被的人都没有。兄弟我准备给您张罗一门亲事,女方是米行阎掌柜的女儿阎凤娇,您看怎么样?"刘二刀一听脸儿就红了,对阎凤娇,他是最熟悉不过的了。阎家订下的布料都是他亲自送到府上去,和阎凤娇也不知打过多少回交道了。这阎凤娇可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儿,知书达理,性情又好,这样的人,能嫁给他一个布店的二掌柜吗?还没等刘二刀言语,李小万就说话了:"大哥,这事儿就交给我来办,你就等着披红挂花娶媳妇吧!"李小万果然说到做到。新婚之夜,刘二刀望着花骨朵一般水灵的阎凤娇,心里头甜到了极点。刘二刀想,这一切,都是我兄弟给的,这辈子,这个头可没白磕在地上。刘二刀有了媳妇,没事儿的时候就对李小万说:"兄弟,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成个家了。"李小万打了个唉声,说:"大哥,不瞒您说,这世上能让兄弟动心的女人还真不多。老话说得好,寻不如遇,如果有一天,真遇到了让我动心的姑娘,我也就到了成家的时候了。"每次,李小万说这话的时候,刘二刀便觉得他的眼里闪过一缕不易被人觉察的忧郁。刘二刀也尝试着给李小万说媒,可李小万没有相中一个。这事儿可让刘二刀犯了愁,兄弟心里是不是早就有人儿了?要不然,为什么这么多漂亮姑娘都打不动他的心呢?有一回哥俩在一块喝酒,刘二刀就问李小万是不是心里早就有了人儿了,李小万将头晃得跟拨浪鼓似的,笑着说:"大哥,就兄弟这样,哪儿会心里头早有人了?要不是现在兄弟多少有点小身份,怕是连个相亲的机会都没有啊!"李小万嘴里是这么说,可他那天却喝醉了。日子不久,日本人进驻了北镇城里,无恶不作,大姑娘小媳妇整天的猫在家里不敢出来。可即便这样,仍然每天传来日本人作恶的消息。刘二刀没有想到,倒霉的事情竟然又在他们家发生了。这天中午,刘二刀正在柜上卖货,一个伙计跑了进来:"不好了,家里出事儿了!"刘二刀跑到家里一看,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媳妇阎凤娇浑身是血倒在院子里。原来,几个鬼子见买菜回来的阎凤娇长得漂亮就起了歹意,阎凤娇誓死不从,鬼子就给了她一刀。刘二刀差点昏死过去。这当口儿,李小万领着人来了,听罢了刘二刀的哭述,什么话也没说就走了。第二天一早又传来一个让刘二刀震惊的消息——昨天晚上,李小万只身一个独闯鬼子队部,将那两个杀害阎凤娇的凶手找出来给毙了。刘二刀一听李小万为了他又出事儿了,雪上加霜,当时就昏死过去了。李小万在牢里受到非人折磨,刘二刀发誓变卖一切家财也要救他的命。刘二刀终于见到了李小万。李小万哭着对刘二刀说:"大哥,我实在是挺不过去了,我求您一件事儿,明天来的时候,给我捎一壶酒来,要带劲儿的。您知道带劲的酒是什么吗?"刘二刀哭着点了点头。李小万说到这儿的时候眼泪掉了下来,接着说,"大哥,我不想在日本人面前丢了骨气,您就成全兄弟这一回吧!"刘二刀在心里佩服李小万是条汉子。他握了握李小万的手说:"兄弟,有种!"刘二刀知道,李小万的命是花钱买不回来了。他咬了咬牙走出了监狱的大门,到药铺里买了点砒霜。第二天一早,刘二刀就置备了一些上好的酒菜,来看望李小万。哥俩一起吃着喝着,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李小万问带劲的酒带来了没有,刘二刀点了点头,将那瓶酒放在了桌子下边。李小万说:"大哥,这酒得您来给我满上。我过一会儿再喝。"刘二刀将那瓶酒打开,倒了一碗放在了一边。"大哥,我有话要对您说。"李小万突然抓住刘二刀的手啜泣着说,"大哥,这辈子,兄弟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大哥您哪!"刘二刀一愣,忙说:"兄弟,你胡说个啥,这辈子哥哥最感激的人就是兄弟你。"李小万吃力地说:"大哥,那是你不明底细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不想将这个秘密带到另一个世界去,这辈子欠下的账,我想在临死前就还清了。大哥,你可要挺住啊……"李小万越是这么说,刘二刀的心里就化了魂,这兄弟今天是怎么了?他给李小万满了一盅酒说:"兄弟,哥哥我不是小肚鸡肠的人,有什么话你但说无妨。无论你做了什么事情,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兄弟。"李小万咬咬牙将酒盅里的酒喝干了,说:"大哥,事到如今,我不得不告诉你,嫂子是被我给拐走的。"刘二刀当时就睁大了双眼,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当李小万又重新说了一遍时,他一把抓住李小万的衣领,发了疯似地问:"她在哪儿?"可他又见李小万有气无力的样子,想起李小万平时对他的好处和那瓶毒酒,又将李小万给松开了。李小万叹了口气,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李小万和刘二刀同在刘春林手下当伙计,刘春林的侄女春桃的美丽早就深深打动了李小万的心。李小万会来事儿,隔三差五就给春桃献点殷勤,今天送只玉镯,明天再送盒香粉,日子久了,春桃的心也就往李小万身上使劲了,两个人暗地里也就有了情。不过,这一切都瞒着刘春林,憨厚老实的刘二刀更不知情。可春桃绝没有想到,叔父竟让她嫁给刘二刀。当时春桃正因为一件小事儿和李小万闹着别扭,心性倔犟的春桃就顺着叔父的意思嫁给了刘二刀。春桃嫁给了刘二刀,才知道自己赌气赌错了。刘二刀木讷,不解男女风情,与李小万相比,大相径庭,可此时已嫁刘二刀,木已成舟。不过,春桃和刘二刀生活的过程中,也慢慢发现了刘二刀的优点。刘二刀憨厚老实,对她体贴入微,再加上又给刘二刀生了个儿子,所以也就下决心死心塌地跟着刘二刀过日子。没事儿的时候,李小万常来他们家串门,刘二刀不在的时候,李小万就向她提起过去的一些往事。有一回刘二刀不在,李小万来了。那天李小万喝了点酒,两个人就干柴遇到了烈火,又好到一块去了。可这事儿毕竟是在刘二刀眼皮子底下行事,日子一久,春桃就有点害怕,万一让刘二刀知道,自己便做不了人了。李小万觉得每日面对刘二刀也有些内疚,两人一合计,决定私奔。李小万将春桃藏在了百里外的一个远房亲戚家里,自己依旧回到布店里当伙计。为了早日和春桃团聚,李小万动用了积攒了多年的积蓄买通了土匪,演了一出瞒天过海的戏。李小万和春桃团聚了,刚开始日子过得挺快乐,可后来面对现实的生活,春桃的心开始后悔了。她和李小万之间常常闹起了矛盾。后来,李小万常常夜不归宿,细心的春桃就悄悄地在后面跟踪他,终于将李小万和另一个女人堵在被窝里。春桃就骂李小万没出息,骂那个女人是狐狸精,李小万面上挂不住,当时就给了春桃一个嘴巴,那女人见李小万给她撑腰,就骂道:"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是什么人?还有脸儿到这儿来管老娘我!"春桃听后就跑出门去,李小万出门去追,再也没找到她。李小万本以为春桃会回到北镇,可悄悄地一打听,春桃压根儿就没回来过。李小万就吃粮当了兵。由于李小万能说会道,再加上有一身好武艺,很快就博得了上司的好感,回北镇当了警察署的署长。回来后,李小万觉得对不住刘二刀,就萌生了帮助刘二刀成家的想法。可他没想到,日本人竟对凤娇动了歹念并刺杀了她。想起自己以前做过对不起盟兄的事,李小万热血上涌,就进鬼子的队部将那两个奸杀凤娇的鬼子给毙了……"大哥,我不是人,我对不住您啊!我要是不这样做,我心里这辈子就不得安宁啊!"李小万讲到这儿早已泪流满面。听罢李小万的讲述,刘二刀心中的怒气一下子就没了。他一把抓住了李小万的手说:"兄弟,哥不怨你,都怪你当时没有将事情说破,春桃理应是嫁给你的。"李小万见得到了刘二刀的原谅,便说:"大哥,时候到了,您走吧。"这时,狱警来催时间已到,刘二刀只好和李小万撒泪而别。刘二刀心如刀绞,走到走廊的当间,就听李小万拼着最后的力量喊道:"大哥,兄弟走了,你可要好好活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