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北京盲人的困惑现代故事7

  一位北京盲人的困惑

  陈燕第11次带珍妮走进地铁站。不出所料,地铁工作人员又一次把她们拦在闸机外。给出的理由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允许携带宠物坐地铁。陈燕解释:珍妮不是宠物,它是导盲犬。这是它的工作证。没等陈燕将导盲犬工作证打开,工作人员说:你还是走吧,只要是动物就不能进。

  陈燕的脸上写满失望和沮丧。我一直努力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可是太难了。

  只有声音的世界

  大部分第一次见到陈燕的人,都不会认为她是一位盲人。陈燕取东西总是一步到位,不会表现出摸索、辨别等动作表情。工作室的墙上挂着陈燕画的猫,或扑或卧,大大的眼睛、精神的胡须,竟也惟妙惟肖。学画猫,陈燕每天摸猫无数次,并找国画老师学习。为了证明盲人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她甚歪学会了骑独轮车。

  陈燕还有一个身份是东城区盲人协会主席。她说:我要改变大家对盲人的印象,不想让别人觉得盲人没用。

  但随着北京交通的爆炸式增长,出行变得越来越不安全。这么大的北京,为什么你们在街上看不到残疾人?因为太不安全,也不方便。

  陈燕曾经在长安街的盲道上被自行车撞倒。陈燕的丈夫也是一位盲人,他在数年前,坐810路公交车时,甚至摔断了胳膊。公交车到了平安里路,车门没关,就开了起来。陈燕的丈夫被甩了出去。因为看不见,公交车司机给他留下了假的车牌号码和电话号码。还好有好心的路人记下了正确的车牌,在媒体的介入下,问题才得到解决。

  盲人坐公交和地铁是免费的,但这个福利享受起来并不舒服。每次进入地铁站,陈燕都要耗费很长时间找到工作人员。工作人员看完她的残疾证,给她刷一次卡,或是让她跟随在别人的后面一起挤进去。

  你快点,快点!陈燕的脸刷地红了,在催促中,陈燕踉跄着跟进闸门,她很怕慢了一步就被关闭的闸门打伤。出地铁更是麻烦,她要站在一旁,等哪位好心人刷卡带她出去。在地铁里,她很难体会到尊严。

  2010年3月,陈燕在小区里散步,没有听到车轮驶过的声音,突然被撞飞了起来。那是辆电动自行车,跑起来声音很轻,她无法分辨。被撞之后,陈燕坐在轮椅上,再也不敢站起来走一步路。

  导盲犬珍妮

  陈燕在轮椅上坐了将近一年,丈夫见她日渐消沉,对她说:只要你肯再次走路,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陈燕想要一条导盲犬。

  2011年3月,中国导盲犬基地邀请陈燕4月份去大连免费领养导盲犬。陈燕开始站起来,练习行走。她要为共同训练做准备。

  珍妮是一条黑色的拉布拉多犬,是基地里的明星犬。

  培养一只导盲犬,需要18个月时间,费用近12万元。

  陈燕和珍妮开始了21天形影不离的共同训练。

  实地训练的内容包括:珍妮引领陈燕过马路,带陈燕去超市、商场、银行,并在商场里找到上下扶梯的位置。珍妮引领陈燕上公交车,帮陈燕找到座位,安静地趴在座位下方。

  但回到北京,珍妮再怎么装乖也不好使了。

  陈燕觉得自己每天都在带着珍妮闯关。到目前为止,珍妮在北京只坐过三次公交和一次地铁,还都是在媒体的协助下完成的。自己不敢去了,被拒绝怕了。

  因为公交、地铁和出租车都不允许珍妮乘坐,陈燕带珍妮出行就要以每天300元的价格雇车,中午还要提供司机的伙食。大部分时间,陈燕只能和珍妮一起呆在家里。出行更加不方便了。陈燕知道在北京的一条导盲犬维维安,2年胖了12斤,不仅狗胖了,主人也胖了。

  《残疾人保障法》规定:盲人携带导盲犬进入公共场所应该遵守国家有关规定。但内容是什么,遵守哪些规定都是空白,因此拒绝导盲犬并不违法。

  在2008年残奥会期间,北京市政府专门出台了《关于奥运会和残奥会期间导盲犬使用和管理的通告》,其中规定导盲犬作为特殊犬类,被允许随盲人出入所有比赛场馆、竞赛场和公共场所,同时为导盲犬入境打开了便利之门。但这只是一个临时性的规定,有效期截至2008年9月20日。这之后,导盲犬又回到了不能上街、不能进入公共场所的尴尬境地。

  有了导盲犬我反而哪儿都去不了。残奥冠军平亚丽说,她和导盲犬Lucky也经常在一号线遭遇拒绝。凡事都得争取,拒绝的时候一定要据理力争。陈燕说,平亚丽家的Lucky已经胖得像头狮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