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局

  鬼局

  李源近来老觉得身体不适,去医院又查不出什么毛病。这天,一个叫黄建民的生意上的朋友约他喝茶。一见面,黄建民便惊讶地问他为何气色不佳,李源叹口气说近来老觉得身体不舒服。黄建民说那可能是心情郁闷的缘故,要多出去走走。又说他明天正好要到贵县谈生意,贵县的云秀山风景秀丽,刚开发成旅游胜地,不如一起去玩玩。李源想了想,便同意了。 第二天,两人坐车来到贵县,在一家宾馆的9楼开了间房。晚上,黄建民请了两个当地生意上的朋友,四个人在一家饭店吃饭。 两个当地人一个叫郭祁,一个叫古胜武,酒量都很好,两人轮番敬李源,害得李源跑了好几趟厕所。席间,郭祁说了一个鬼故事。说有一个人深夜独自在车站等公交车。车来后,他看到车上除了司机外空无一人。上车时,只听司机说,大家往后站,让一让上车的人。那个人觉得很奇怪,车上没人啊,又只有自己一个人上车,何来相让?他在右边靠窗的位置坐下。车到了下一站,站台上没人,司机却照样停车开门,只听司机又说,上车的人不要挤,往后站。那人想,这司机有点神经病了。不久,车又靠站,站台上隐约有两个候车的人,那两人看了车上一眼说,这么多人,太挤,我们等下一部吧。车开了,那人忽然觉得周围很阴冷,再看车上,影影绰绰似乎真的挤满了人,依稀觉得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面目浮肿,脸色惨白,突眼鼓腮,甚至还有身上流着血的。那人顿时吓昏过去了。第二天,有人在郊外一辆报废的公交车上发现了他。把他弄醒后,他说出了昨晚所见。别人告诉他,这辆车三个月前满载乘客,冲破桥栏,翻下了河,车上人无一生还。那个人当晚便死了,死于心肌梗塞。郭祁最后说,人之将死,便会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这时,李源觉得头有些昏,膀胱又胀满了,便起身上厕所。正方便时,忽然觉得有人在盯着他,一转头,便看到窗外有张脸,脸色青白,眼睛白多黑少,死鱼眼般盯着他。李源浑身一颤,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忽然门砰地一声开了,李源又一惊,门外却没有人,再转头时,窗外那张脸已不见了。 李源心有余悸地回到桌前,郭祁说:"李兄印堂晦暗,不是遇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黄建民说:"李源近来觉得身体不舒服,所以我叫他出来,到你们云秀山去玩玩。"古胜武关心地说:"听说云秀山有个老君庙,里面的大师道行很深,李兄不妨让他指点一下。" 饭后已是十一点多钟,郭祁说请大家去桑拿,说那的小姐很漂亮。李源却感到头痛,想先回宾馆睡觉。于是大家送李源回宾馆。到了宾馆门口,李源说让大家去玩便一个人跨进了电梯。 电梯内只有李源一个人,电梯墙壁像一面模糊的镜子,映出李源模糊的脸。李源却好像又看到了厕所窗外那张死人一样的脸,心里又害怕起来。电梯在三楼停了,门开后,只见外面有个人欲进又止,说:"满人了啊。"门关,电梯继续上行。李源想,只有我一个人啊,忽然全身一激灵,想起了刚才郭祁说的事,眼睛忍不住四下扫了扫。周围好像真的挤满了面目浮肿的人。李源禁不住缩紧了身子。好不容易到了九楼,门一开,李源就急忙冲了出去。九楼走廊灯光阴暗,空无一人,静得可怕。李源才走两步,就觉得后面仿佛有人跟着,李源想可能是电梯里的"鬼"跟了出来,忙一口气跑到自己的房门,进去后迅速关紧了门,开亮了灯,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李源来到窗前的茶几边,想倒杯水,猛抬头,赫然看见窗外站着一个人,脸色惨白呆板,正是刚才饭馆厕所里看到的那张脸。李源大叫一声,杯子掉到地上。那张脸一闪,消失了。好半天,李源回过魂来,开亮所有的灯,小心翼翼地走到窗前往外瞧,这是九楼啊,窗外根本没有立足之地。看来真是撞鬼了!李源退到床上躺下,裹紧被子。他头昏昏沉沉,好像听到窗外有人在冷笑,又好像听到有人在敲门。到了下半夜,李源感觉有人在敲自己的头,睁开眼,发现灯不知什么时候关了,床前站着一个黑影,头大如斗,眼似铜铃,咧开的大嘴露出一排白森森的牙齿。李源全身僵硬动弹不得。黑影忽然将一块木牌举到他眼前,依稀看见木牌上部雕着一张狰狞的鬼脸,中间用黑漆写着三个字:拘魂令。一个阴森森的声音说:"三天以后,跟我下去报到。"忽然一阵黑烟,黑影随即隐没不见。 早上,李源被黄建民推醒:"你昨晚怎么不关门睡觉呢?"李源捶捶头,说:"我是关了门的呀,你昨晚没回来?"黄建民暧昧地笑笑:"可惜你昨晚没去,小姐真漂亮。"接着又说:"我早上回来就看见你开着门,以为你这么早就起床了呢,你脸色不太好啊,没睡好?" 李源只觉得全身乏力,身体像要垮了一样,于是吞吞吐吐地把昨晚所见告诉黄建民,包括厕所、电梯、窗户外所见及半夜收到"拘魂令".黄建民听完后惊疑地说:"什么?三天?真的有鬼?"他特地打开窗口朝外看了看,说:"你真没看花眼?这怎么可能?"李源痛苦地摇摇头。黄建民沉思半晌,说:"昨晚古胜武说云秀山有个大师,道行高深,或许他能救你。"李源眼睛一亮,说:"真的?" 黄建民电话叫来郭、古两人,将事情一说,两人都极力赞成去找大师指点。于是四人驱车前往云秀山,到云秀山后又走了几公里,才在一个偏僻的地方找到那个名叫老君庙的小庙。庙虽小,来求大师算命或祈福消灾的人却不少。大师姓齐,面容清癯,三缕长须,着一袭长袍,颇有些仙风道骨。轮到李源,李源连忙奉上红纸包着的酬金,大师看了李源一眼,面有异色,随即将酬金退还李源,说:"我不能要你的酬金,也不能为你算命,施主请回。"李源心内一沉,已隐约悟到了什么,但仍追问:"前面的人大师个个都帮看了,为什么独独不帮我看。"黄建民等也在旁边连连追问。大师开始闭口不语,最后没办法,才叹口气道:"这位施主命不过三日,我怎能收他酬金?"尽管李源已有心理准备,听了这话仍是眼前一黑,差点晕倒。黄建民等互相看了一眼,郭祁说:"久闻大师法术高深,能否解救我这位兄弟。"李源醒悟过来,也连忙跪下苦苦哀求。大师沉吟良久,才说:"唉,也不是不能救,只是要损失老夫好几年的修行,你也要肯破财才行。"李源连忙说:"只要能救我命,多少钱都行。"大师说:"需要25万元吧,你可舍得?"李源一听,这已是自己全部身家,心内犹豫。大师意味深长地说:"钱财乃身外之物,没有命,要钱何用?"李源一咬牙,说:"好吧,只要大师能救我命,钱财算不了什么!"大师解释:"钱不是我要,要知天道循环,我救你一命,则需要用另一命去顶替,这二十万是给顶替你命的人的家属,五万则是作法所需。我今晚便开始作法,你们明日把钱送来。" 第二天,李源回市里凑足了25万元,将钱送到大师手里。大师叫李源放心,又为李源把了一下脉,包了两包草药叫李源回去煎了喝。 回到贵县,李源和黄建民仍住在原来的宾馆。李源服了大师的草药,黄建民又陪李源到云秀山游玩了一番。李源心情舒畅,晚上睡得也好,精神焕然一新。两天过后,李源果然安然无事。李源在称赞大师道法高深的同时暗自庆幸自己拣回了一条命。 两个月后,李源在家翻看当地的《涂江日报》,一则消息吸引了他的注意:警方日前在贵县抓获一个诈骗团伙,该团伙利用人们的迷信心理,在云秀山老君庙设局骗人,以所谓"齐大师"替人算命、指点迷津为由……李源倒吸了一口冷气,回想当日之事,疑信参半。他连忙联系了一位警局的朋友,来到公安局收押所,一看,那不就是当日的"齐大师"吗?而同案犯,竟就是黄建民那两个生意朋友——郭祁和古胜武。李源连忙报案,在李源的指认下,齐大师等人被迫交待了当日伙同黄建民骗取李源25万元的犯罪事实。黄建民不久亦被缉捕归案。 经过警方审讯,李源才知道当日被骗的真相。原来黄建民看李源生意做得红火,便伙同郭祁等人设局骗李源。当日在贵县饭店吃饭时,黄建民趁李源上厕所,在李源的啤酒中放了某种致幻药物,该药服用后使人产生头痛、心跳加速等症状,并产生幻觉,幻视,幻听。李源上厕所看到的"鬼脸",只不过是他们将卖服装用的半身塑料模特,穿上衣服,戴上假发,再化个逼真的妆,由一个同伙在窗外举着晃一下假扮的。在宾馆也是同样的手法,他们租下李源楼下同一号房,当李源回到房间,楼下的同伙将扮成鬼样的模特捆在竹竿上,从窗口伸出,举到李源房间的窗口晃一晃,当李源发出惊叫,同伙便迅速把模特收回,轻轻关上窗户。至于在电梯门口说"人满了啊"的那个人,也是他们的同伙,连同饭桌上说的鬼故事,目的是给李源心理暗示,让李源产生幻觉。在药物作用下,李源也确实产生了幻觉:看到无中生有的鬼影,听到敲门声等。那个半夜手持"拘魂令"的无常,则是郭祁所装扮。齐大师更是采用欲擒故纵的手段,让李源信服。骗到钱后,便给李源两包镇定安神的草药。至于那段时间李源老觉得身体不适,只不过是寻常的压力综合症。心情放松,症状自然便消失了。 明白了事情原委,李源惭愧地说:"世上并没有鬼,是人心里有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