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顶上的窟窿

  屋顶上的窟窿

  大学毕业后,李炜毅然选择去四川地震灾区的一个山村小学实习。学校的新教室还没建好,现在的教室是临时搭建的一间石棉瓦房。李炜对这样的环境并没有怨言,倒是他任教的这班学生经常搞小破坏,让他头疼不已。 这天,上课铃声还没敲响,就有学生跑来报告说,有人打破了教室屋顶的石棉瓦。李炜一听,赶紧赶到教室,只见学生们都端坐在座位上,讲台上方的屋顶上有个窟窿,地上散落着几块破碎的瓦片。 李炜生气地问道:"这是哪个同学打破的?"教室里一片寂静,没有人回答。李炜扫了一眼,发现班里那个最括跃的调皮王,脸上正带着一丝洋洋得意的表情。这个调皮王,绝对有多动症,从没安稳地上过一节课,额头上还有一道疤痕,听说是地震时被砸伤的。 李炜把目光定格在调皮王身上,说:"我不批评打破石棉瓦的同学,但我希望他能自觉地站起来承认错误。"教室里鸦雀无声,就是没人站起来。 李炜继续说:"做错事能改还是好学生,大家给点掌声,鼓励做错事的同学站起来!"一阵掌声如潮水般响了起来,掌声过后,还是没人站起来。李炜不禁绷起了脸,全班学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老师,是他!"班长突 然低着头站了起来,转身指着调皮王。大家的眼光齐刷刷地朝调皮王扫去。调皮王红着脸站起来,说:"老师,我就想试试石棉瓦有多厚……"说完,看了班长一眼,眼里充满着怨恨。 原来刚才下课时,班长在擦黑板时,无意间说了句讲台顶上的石棉瓦会不会很厚,这话正好被在一旁玩弹弓的调皮王听到了,他拿起一块鹅卵石,"啪"的一下就朝上打了出去,石棉瓦就这样被打破了。 李炜无奈地摇摇头,又跟往常一样,和学生们讲起不能搞破坏的道理。可天公不作美,不一会儿,天就下起了雨,雨水不停地从窟窿里漏进来,李炜只好拿了个垃圾桶,放在窟窿底下接水,然后走到教室的中间给大家上课。 第二天,李炜早早地拿着梯子和一块石棉瓦来到学校,准备盖住讲台上面那个窟窿。可当他一打开教室的门,一股怒气立刻堵在了胸口,差点让他窒息。这教室中间居然又出现了一个窟窿,而且比讲台上的窟窿更大。李炜抬起头细看,石棉瓦像是被捅烂的,地上残留着打扫后留下的瓦沫。 学生们陆续来了,看见屋顶上又有了个窟窿,不禁叽叽喳喳地讨论了起来:"不会是余震震落的吧?…‘不可能,这个时候哪来的余震!""就是,真有也是震落一大片!" 是谁呢?既要捅破石棉瓦,又要偷偷地打扫?李炜看看屋顶的窟窿,又看看窟窿下的桌子,脑中马上跳出"调皮王"三个字,肯定是他!因为窟窿的位置不偏不倚,刚好就在班长座位的上面。调皮王肯定是因为昨天被班长检举了,怀恨在心而搞的恶作剧。看来自己平时对学生,尤其是对调皮王的思想教育还远远不够。 于是,等学生们到齐后,李炜严肃地说:"今天咱们不上课!咱们以‘报恩为主题开一个班会。"李炜从地震的灾难到残垣断壁中的救人,再到五湖四海的救援,一一给学生声情并茂地讲述着,"我们今天吃的每一粒米饭,穿的每一件衣服,为我们遮风挡雨的每一片瓦,都充满着全国人民的深情厚意,可我们呢?我们坐在这瓦下都干了些什么?砸玻璃?捅石棉瓦?"李炜越说越激动,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学生们先是啜泣,慢慢地,教室里哭声一片! 这之后,学生们仿佛一下子懂事了很多,作业做得前所未有的整洁,读书声响彻整个小山村,连调皮王也收敛了很多。看着学生们脱胎换骨的变化,李炜感觉比喝了蜜还要甜。 中午放学后,李炜爬上梯子,用石棉瓦盖住了教室中间的那个窟窿,打算吃完午饭再拿一块过来盖住讲台上面的窟窿。因此,他把梯子留在教室里,赶回去吃饭了。 吃完饭,李炜没有休息,拿着石棉瓦匆匆往学校赶。就在他快到学校时,突然看到一个人影在屋顶晃动。李炜心想,肯定又是调皮王在搞破坏了,看我这次还不亲手逮住你!想到这儿,李炜蹑手蹑脚地走过去,顺着梯子慢慢地往上爬,可当他爬上梯子顶端,看见屋顶上的人时,不由得大吃一惊,屋顶上的人竟是班长! 只见班长在窟窿的周围不停地敲着,窟窿越来越大,敲了一会儿,班长又在窟窿处盖上了一块白色的薄膜,薄膜的周围还用一些小石头压住。李炜觉得很奇怪,班长是在用薄膜盖窟窿呢,可他为什么又要把窟窿弄大呢?就在李炜百思不得其解时,班长无意间转过身,突然发现有人在那儿,不由吓得惊叫起来,身子晃动了几下。李炜见状,急着想爬上去扶他,可一不小心脚下踩了空,连人带梯子一齐摔了下去。 尽管地上是草皮,但李炜还是摔伤了。李炜躺在病床上,学生们都来看他。李炜对班长说:"你虽然是干好事,可我还是要批评你,你这么小,怎么能爬到屋顶上去呢?"班长低下了头。李炜又对其他学生说:"如果你们个个都像班长这么爱护公物,老师就不会躺在这儿了!"李炜的话音刚落,学生中竟出现了抽泣声,大家一看,是班长! 班长哭着说:"老师,你骂我吧,其实……其实屋顶的窟窿是我捅的!"大家一听,都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班长抽噎着继续说道:"我……我怕,我怕哪天再地震,上面的瓦片震下来会砸到你,所以……所以我就想,如果你头顶上有个窟窿,地震时就不会有东西砸到你头上了!"班长说到这儿,全班同学都哭了起来。班长继续哭着说:"我们原来的赵老师,就是因为地震时,被讲台上方屋顶上的瓦片砸中头部而死的……" 李炜震惊了,他终于明白班长为什么要在窟窿上"捣乱"了,原来他是在用最简单、甚至有些天真的方法来"保护"他的老师! 李炜看看哭泣的班长,看看调皮王额头的伤疤,不禁叹了口气,这些经历了大地震的孩子,心里都有一个打不开的结!他想起了赵老师,也就是这班学生原来的老师,其实和李炜是无话不聊的网友。去年地震时,李炜只知道赵老师在教室里遇难了,但具体是怎么遇难的,直到班长刚才说了才知道。当初毕业实习时,李炜说什么都要来这个学校,就是想来看看赵老师所说的这群懂事的孩子。 几天后,李炜的伤好了,他马不停蹄地赶回了自己的大学。一星期后,李炜带着两个心理学专业的师兄,一起回来了。李炜觉得,他们不但要给孩子们补好屋顶上的窟窿,还要给孩子们补好心里的"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