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良心做个记号

  给良心做个记号

  江南有个童疃村,清朝时,村里有位庄稼汉名叫周树青,靠耕种家中的几亩良田度日,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这一天,周树青从田里锄草归来,走到村口之时,忽然看见一位陌生的汉子背着一只包裹,正踉踉跄跄地往村里走去,一副随时能被风吹倒的样子,他连忙上前扶住了那位汉子。

  周树青一问才知,那位汉子姓崔,是一位家住外地的牛贩子,近日来到童疃村附近,想贩运几头牛回家,不料偶感风寒,眼下竟连双腿都难迈得动了。

  周树青准备抬脚离开,却又觉得于心不忍,于是他躬下身子,把那位崔姓汉子背回家中,收拾了一个房间让崔姓汉子住下来,并请来郎中为崔姓汉子诊治。

  崔姓汉子一连喝了六天的药,到了第七天,他终于风寒去尽,一切如常。当天,他便要离开周家,但周树青死活不肯,他买来酒菜,与崔姓汉子来了个一醉方休。

  第八天早上,周树青去崔姓汉子所住的房间里喊他出房吃早饭,无意中看见崔姓汉子正在整理包裹,他忽然心头一紧。

  吃过早饭,崔姓汉子离开了周家,上了出村之路,周树青把他送到了村口,然后转身回家。进屋之时,他忽然看见自家的大门旁的墙壁上不知何时竟被画上了一个小小的圆圈。那个圆圈是白色的,显然是用石灰画成的。

  周树青望着那个白色的圆圈,沉思良久,忽然眉头一展。然后,他找了一块石灰,在村子里转悠起来。

  转悠了一小会儿,他便转悠到了一户人家的门前,小声地自言自语道:这是我伯父家,做人不能没有良心,我得在他家的墙壁上画个圆圈……说着,他就在那户人家的墙壁上重重地画了一个圆圈。

  画完那个圆圈后,周树青继续在村子里转悠起来,不一会儿,他便转悠到了另外一户人家的门前,又轻声地自言自语道:这是我叔父家,做人不能没有良心,我也得在他家的墙壁上画个圆圈!说着,他举起手中的那块石灰,在那户人家的大门旁用力地又画了一个圆圈。

  周树青继续转悠了,工夫不大,他来到了一户人家的门前,再次自言自语道:他家虽然不是我家的亲戚,但是,咱们两家常相互走动,很合得来,有一年,我手头紧,他家还借给了我二十两银子,做人不能没有良心,这个圆圈我也得给他家画上……

  画完这个圆圈,周树青准备转身回家,可想了一想,竟又在村子里转悠起来。

  很快,他便来到了一户人家的大门前,自言自语道:他家虽然不是我家的亲戚,也很少来往,但他家人与我家人从来没有红过脸,大家每次见了面都笑脸相对,做人不能没有良心,这个圆圈不能不给他家画!说完,周树青就在那户人家的墙壁上也画上了一个非常明显的圆圈。然后,他又来到了一户人家的门前…-

  童疃村里,除了周树青家之外还有四十六户人家。一炷香的工夫不到,周树青便在四十五户人家的墙壁上都画上了圆圈。这时,他来到了第四十六户人家的门前。

  周树青在那户人家的门前默默地站了一会儿,然后转身踏上了回家之路。走到半道,他忽然停下脚步,自言自语道:虽然那户人家的户主与我一向性情不合,平日里常有争吵,并曾打过一架,算是结下了怨仇,但大家同在一个村子里住着,也算是有缘分,做人得有良心,这个圆圈我还是给他家画上吧!

  说完,周树青转身回到了第四十六户人家的门前,他见四下无人,便握着那块石灰,很清晰地在墙壁上画了一个圆圈。

  一个月后的一天夜里,周树青睡得正香,忽然,他被一阵狗叫声给吵醒了。他支起耳朵,听了一会儿,见屋外只有狗叫,并无别的动静,且狗叫声越来越小,于是会心一笑,继续睡了起来。

  第二天,童疃村里议论纷纷:昨天夜里,村子里的狗忽然一起叫了起来,显然村里来了外人,且不止一个,但奇怪的是,今天早上大家相互一问,却得知村里四十七户人家,并没有一户人家来了客人,真是奇怪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