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偶起风波

  寻偶起风波

  阿P本名王富贵,红星化工厂工人,长得黑不溜秋,却也不能算丑八怪。王富贵为何得了个"阿P"的外号呢?一来许多人都叫他阿贵,而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也正好叫阿贵;二来王富贵平时的言行也有当年阿Q的味道;三么,王富贵也曾有过向并肩走的男女丢石块的经历。这样一来,似乎王富贵应是阿Q第二了。但是给王富贵起外号的人中,有个叫赵扬的大学生不同意,他认为应该有点创新精神,他说:"P和Q是连襟,既能沾Q的光,又有自己的特点,还是叫阿P为好。"此话一出,大家说好,于是阿P就叫出了名。阿P今年已二十有八,却还是杨树条剥皮——光棍一条。阿P找对象倒也不挑剔,可是人家姑娘不同意,有的说他黑不溜秋,像个生铁蛋;有的说他肚子里墨水少。阿P一听,气得脚一蹬,眼一翻,说道:"黑怎么着,没文化又怎么着,哼,妖精!你不嫁,我还不要呢!"这一天厂休日,阿P领了工资,出了厂门,直奔市中心的大中华饭店,想去享受一顿。正走着,猛听得马路边传来一个声音:"诸位,人间祸福全在天,要知避凶就吉,快来请教何半仙!"阿P停下脚步,一看路边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坐着一个瞎子,中间放着一个竹签筒子,两旁一副对联,上联是:泄天机指引迷路君子;下联是:漏阴阳点拨久困英雄。阿P心里一动:我王富贵也算是个英雄、君子,只是时运不佳,直到现在还没娶上老婆,倒不如找这瞎子算算。想着,便走上前去。阿P走到瞎子跟前,还未开口,那瞎子却先说话了:"老兄,想问个啥?"阿P心中一惊,心想:这瞎子眼睛看不见,怎么知道我是"老兄"?说不定他还真有两下子。于是吞吞吐吐地开了口:"我、我问个姻缘。"阿P说着,伸手从签筒里摸出一根签,交给了瞎子。瞎子接过签,在手中摸了又摸,又思考了好一会,才扯起嗓子说:"哎哟,老兄,你这婚姻大事怕要晚成。"阿P听了,更加佩服,忙问:"晚到什么时候?""莫愁,莫愁,命中有奇缘,不用别人介绍,全靠自己奋斗,好事不在今秋,就是明年开头。恭喜老兄,出不了三十就抱娃……"瞎子的一席话,听得阿P比吃了只又肥又嫩的烧鸡还舒服,他当即从袋里抽出5元钱,"啪"往瞎子手里一放,风风火火拔脚就跑。阿P一头扎进大中华饭店,好酒好菜饱餐了一顿,又钻进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回到宿舍,阿P激动得浑身打哆嗦,一边嘴里不停地嘟囔着:"***的受启发,***的受启发!"一边找了几张纸,抽出钢笔,伏在桌上一本正经地写了起来,写着写着,便打起呼噜来了。这时候,大学生赵扬走进来,他悄悄从阿P手中抽出纸,仔细一看,见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PX计划":P,阿P是也,X,姑娘是也。为了响应大好形势,消灭光棍;为了对付被子无人拆、衣服无人洗、吃饭无人问的困难,保证奇缘快点到来,并百分之百的成功,我要积极行动起来。特订计划如下:一、主动进攻。二、……赵扬看完这份还没订完的计划,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一边笑,一边朝阿P肩上猛击一拳,打醒了阿P,问道:"阿P,第二条是什么?"阿P斜了他一眼,得意地回答:"第二条在我心里。"赵扬又捶了阿P一拳:"你在演啥好戏呀?快快公开公开。"阿P只是神秘地笑笑……阿P自从经何半仙指点,订了半个"PX计划"后,不久就碰到一些顺心事儿,他对自己的婚姻更有信心了。啥顺心事?原来,这些天他发现同厂有个叫李娇美的女工,对他的态度有点"那个".一是上星期主动招呼阿P,要阿P给她家拖三车煤球;二是星期日停水,李娇美主动求阿P给她挑了四担水;最使阿P引为骄傲的是,大前天李娇美还邀请阿P看了一次电影。以上种种迹象,使阿P心中充满了喜悦,他越想越兴奋,越想越激动,对呀!李娇美是出名的美女,大家都说她比电影明星还美,这样的大美人看中了我阿P,莫不是瞎子说的奇缘?嗯,应该主动进攻。阿P想到这里,便开始行动起来,他决定给李娇美写封甜甜蜜蜜的求爱信。倒霉的是阿P虽说是个初中生,可是这点墨水让他这几年就着馒头给吃光了。真是一字逼死英雄汉,满肚子的话却倒不出来,憋了半个晚上,只写上一句话:"李娇美同志,我万分爱你!十万分请求你答应!"写好了,自己看看也觉太"那个",只好又撕了。想来想去,没别的办法,只好抹下面子去求大学生赵扬。阿P找到赵扬,说明来意,赔着笑脸说:"哥们,帮个忙,等我找上了老婆,也好帮你张罗……"赵扬倒也爽气,从抽斗里拿出一叠厚厚的信来,往桌子上一扔,让阿P自己挑,看着哪封好,就抄哪封。阿P一看,原来都是被退回来的情书。阿P心中暗暗一笑,唷,原来这小子和我差不离呢!不过,心里的话可不敢说出来,因为现在是求他帮忙呀。虽然这些信中的"海盟山誓"、"海枯石烂"之言,阿P半懂不懂,但还是使阿P脸红心跳,激动万分。他千挑万挑,最后挑中了一封最短的信。阿P拿了信,回到自己房内,经过二小时四十八分的拼搏,终于抄完了求爱信。他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打了个呵欠,将信叠好,又拿出印有一对鸳鸯的信封,郑重其事地把信放进去,结结实实地封好。信是写好了,阿P把信装在裤袋里已经两天了,却不敢给李娇美送去,再耽搁下去,信会揉烂的。这天下了班,阿P两手插在裤袋里,鼓起了勇气,大踏步向李娇美的宿舍走去。到了门口,他刚想抬手敲门,忽然门"吱"一声打开了,阿P吓得刚想溜开,李娇美已探出头来,把他叫住了:"富贵,你找我有什么事?"说着还朝他抿嘴一笑。事到如此,阿P豁出去了,他结结巴巴地说:"我、我给你送件东西。"说着把信递了过去,回头便跑。李娇美又把他叫住了:"富贵,你急什么,我又不是老虎。"说着看了看手中的信,笑了笑,又说,"富贵,我买了袋土豆,想拿回家,可……"阿P这会儿的脑袋瓜却特别聪明起来,连忙接口:"行,保证完成任务!"说完,大步进屋,使劲扛起那百来斤重的一大麻袋土豆,歪歪斜斜地朝外走。那袋土豆虽然把阿P压得满头大汗,可他心里却甜滋滋的。以后的几天里,阿P沉浸在兴奋之中,有时在食堂里碰到李娇美时,见她总是对自己抿嘴一笑,阿P心里明白,李娇美虽没作出明确反应,但这笑总是好兆头,是嘛,这终身大事,对个大姑娘来说,总得有考虑考虑的时间呀!这么一想,阿P就耐心等待了。一直到第五天下午,阿P偷偷瞧见李娇美下班时笑容满面,还哼着流行歌曲,心想:咳,苗头来了。于是他急忙奔回宿舍,换了身衣服,就等在厂门口。不一会,果然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李娇美,远远来了。阿P的心跳加快,呼吸变粗,还在盘算今天和李娇美进行什么"节目",这时李娇美走近了。天呀!李娇美的身边还跟着个人,而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那位大学生赵扬!阿P正在奇怪,李娇美却抢先招呼了:"富贵,你在这儿等人吗?喔,上次给我扛土豆,我还没谢谢你呢!噢,还有,我和赵扬还要谢谢你真诚的帮助哩。"说完,她扬手对阿P说了声"拜拜",挽着赵扬朝前走去。阿P傻乎乎地盯着渐渐远去的李娇美和赵扬,他实在弄不懂,明明是我写信向李娇美求爱,怎么李娇美却挽着赵扬走呢?难道这是白日做梦?他猛地在自己的大腿上扭了一把。唷,挺疼的,不是做梦!咦,这就奇怪了。阿P眼看着自己的X飞走了,垂头丧气地回到厂里,一打听,才知道李娇美和赵扬谈上了朋友,这做媒人送信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王富贵。天呀,阿P到这时才想起,自己抄情书时,竟连具名也抄成了赵扬。阿P气呀,他摸了摸扛土豆压痛的肩膀,心中骂道:"这妖精……"阿P气呀,他撕碎了赵扬的信稿,心中骂道:"这小子……"过了一会,又自言自语地说:"行,就算给儿子说了媳妇。"于是,他气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