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方

  偏方

  张四卖肉很晚才回家,走在一条巷子里,突然一个矮小个子跳出来,照他后脑勺就是一棒子,然后丢下棒子跑了。幸亏他躲闪开了,只伤了胳膊,不然脑袋就开花了。他撂下挑子去撵,可黑灯瞎火的早就不见了人影。

  回到家里,他生闷气,脸脚也不洗,倒头便睡。可是,这时却见窗外有黑影一闪而过。他一下跳了起来,打开灯一看,原来有人从门缝里塞进来了一张便条,上面写道:张四,你迟早会死在我手里!

  他打开门,探头朝门外望去,乌黑的天空下除了飞起的风沙声,没有半个人影。他气急败坏地大声骂道:你他妈的等着瞧。你一定会死在我手里!

  有一天,张四到外乡贩猪,在一个小镇上,有几个人拦住他说:难怪农户现在猪的价钱要得那么高,原来是张四这些外乡人来搞乱了市场!他们联合起来,不准外乡人到本地贩猪。张四不肯罢休,双方剑拔弩张。就在这时,一个叫老黑的精瘦男人跳了出来,给每人一支烟,笑着说:哥哥们。他是外乡人,你们今天就放他走,他以后不会来了。张四终于将猪运了回来。

  于是,张四把老黑视为知己。

  老黑也是做肉生意的,时常到张四家约他一起去贩猪。那天。他们为赶路专走小道。可小道上荆棘丛生。他们一边挥刀斩荆棘,一边照顾自己的钱粮袋子,走得好辛苦。不料一阵大雨过后引起山洪暴发,他们被迫爬上了一棵大树,等到洪水退去太阳已落山了。

  老黑说:看来只能在这深山老林里过夜了。这山里夜里怪冷的,喝口酒暖暖身子。

  张四埋怨说:你怎么带我走这条路呀?这夜里要是有猛兽那可怎么办?

  老黑说:不会,我长年从这里走。从来没遇到过。

  张四这才放心地喝起酒来。老黑并未喝酒,他对张四说: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弄点干草,不然睡在上面冷。

  老黑走后,他朝黑乎乎的四周一看。黑魅魅的山林如一个个吊死鬼样张牙舞爪似的。他一边喝着老酒壮胆,一边紧张地朝老黑走的方向翘望着。好久却不见老黑的身影,他开始心里慌了。

  就在这时,一阵腥臊气带着一股风从旁边的林子里向他刮来。他的酒立刻全醒了,定睛一看,一头如小牛般高大的野猪嗷嗷叫着冲了过来,他吓得跌跌撞撞地朝山下跑,连滚带爬,尿也撒在了裤子里。就在这万分紧急的关头,一声更为吓人的叫声响起来了,一头黑熊冲了出来,野猪见了黑熊掉头就拼命地逃,黑熊在后面拼命地追。他趁机撒腿往山脚下跑,跑到山脚下一农户家,敲开主人家的门躲了起来。

  到天亮时,老黑来寻他,他责问老黑为何把他一个人丢在山林里?老黑说:我到处寻干草取暖,哪知晚上迷了路。张四心想总算把命保住了,也就不计较这些了。

  过了几天,老黑找到他说:有一个村有一头牛疯了,想找人宰了。人家给了好高的价钱。张四终于被他说动了,收拾东西就跟他去了。俗话说,疯狗咬死人,疯牛抵死人。张四到那一看,可真是吓人,人们奈何不了那条疯牛,便拿火来烧,那着了火的牛更是疯狂地见人就抵。见墙也要往上抵一阵,人们吓得一个个躲得远远的。张四也被吓得七魂丢了六魂,但他收了人家的钱,也不好打退堂鼓。硬着头皮上去。可那牛见他上来了,便低头朝他奔来,他纵身一跳。灵活得如同斗牛士。他躲闪跳跃,机智敏捷,斗了不下几十个回合。那牛也似乎是累了,就在那牛喘息的当口,他迅速将刀插进了牛的心脏。牛轰然倒地。当地人把他当英雄一样抬了起来,不仅双倍给他工钱,还留他喝了一餐酒。

  老黑从家里带来一坛药酒,说是可以补身子。-张四如获至宝,每天自斟自饮起来。没过多久,他突然胸痛得厉害,而且还浑身痒得难受。老黑说他认识一个和尚,会瞧病,还是让他去看看。他随老黑到了庙里,那和尚给他拿脉后闭着眼睛说:这病是气血同病。狠病要用猛药。我没有这种方子,治不了你这病。就在他唉声叹气之时,和尚想了想说:这样吧,我有一个偏方你试试。现在天冷了,到处在结冰。是个好机会,你就在那冰上躺上一会儿,你的病就会好了。

  老黑一拍大腿说:好,我有办法!明天我们去贩猪顺便到溢漉河去试试。

  第二天,老黑和张四到了溢流河河边,却发现这条河并未结冰封冻,河水滔滔不绝地奔涌着。老黑对他说:虽说这里未结冰,可河水还是能消火祛毒的。张四说:可这河水湍急,他在水里怎能站得住?老黑一扬手中捉猪的绳索说:我把你绑着放到水里,不就没问题吗?张四说那好。

  老黑把他绑住后,他一下跳进了水里,身上立刻有万把钢刀在剔骨头般疼痛。他在水里冻得牙齿上下打架。不一会儿便冻僵了。他想叫老黑拉他起来,可老黑狰狞地一笑。说:张四,你还记得我跟你打的赌吗?

  我们什么时候打过赌?

  你死到临头了,我不妨让你死得明白!那天我趁夜色掩护,想一棒子结果你的狗命,没想到你还挺机灵,躲过了;把你引起山林,本想让那些饿极了的野猪给你点厉害,怎么偏偏那个时候黑熊出来了呢?还有。那坛药酒让你喝光了,也只是胸痛身子痒。

  张四惊骇道:原来是你在给我下套子?

  老黑咬牙切齿道:我知道疯牛红了眼是没有人能降服得了的,我让你去就是让你去送死的。谁知你不仅没送死。还捡了便宜,你他娘的狗命真大!今天你该不会生还得了吧?

  张四问:我不明白你为何要害我?

  老黑神情黯然地说:当年你从一个村子走过,有个女人笑你像个土匪一样,你就辱骂她。骂得那么难听,她一气之下就跳水身亡了。你知道这个剐烈女人是谁吗?她就是我老婆!

  唉,我也悔当时怎么就那么重的火气。张四求饶道,老黑你千万别害死了我,我家有老娘有儿子和老婆,我死了他们怎么办?

  老黑说:你放心吧。你老娘死了我送终,你老婆还年轻,她可以改嫁,至于你儿子嘛。会有人把他养大的

  老黑说完,把手里的绳索一丢。张四就如一根稻草样随水漂走了。

  就在张四感到绝望之时,河水拐了一个弯,他被冲到水流相对平缓的浅水处。那里早已泊着一条小船。给他看病的和尚伸出手把他拉上了船。他浑身没有一点气力。一下瘴倒在船上,冻得上牙磕下牙,浑身像是筛糠一样。和尚让他脱下衣服,给了一床干被子让他包住,又给了他一壶姜汤。就在这时,老黑也跳上了船,眼里满是轻蔑地笑。

  和尚说:这是我弟弟。

  张四一惊。说:你们是兄弟俩?

  和尚答道:是的。

  老黑说:要不是哥哥劝告我,我今天就要了你的命!’’

  和尚说:这个计谋是我设的。

  张四说:既然你们都恨我,那为何要把我救起来?

  和尚说:出家人本不该管尘世的事,可我怕弟弟再犯大错才出此下策。你知道吗?你害了我弟媳,我放了你,可我弟不会放过你。冤冤相报何时了?今天就算是让他报仇了,你们两清了。

  张四跪在船头对着和尚重重地磕了三个头说:谢谢你的偏方。我的火毒祛得差不多了,从今以后我要痛改前非。重新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