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鸡啄开了股市的门

  小鸡啄开了股市的门

  沈三河是个老股民,可自打入市以来,却从来没有挣到过钱。进股市第一天,人家就给沈三河介绍了一位大师,大师推荐沈三河买"飞羊科技",说高科技是金蛋,能孵出金山来。可沈三河真是倒霉呀,这个"飞羊科技"他一买进就跌,一卖出就涨,忽上忽下就像坐电梯似的,他在股市里折腾了整整十年,最后被彻底套牢。股市上流传一句话:谈恋爱谈成了老公,炒房产炒成了房东,买股票变成了股东。这好像专门就是在嘲笑沈三河的,所以沈三河的老婆李桂霞只要一提起沈三河买股票的事,就憋气。这天,沈三河从股市回来,李桂霞看他脸都灰了,急着问:"怎么样?咱那钱……"沈三河嘟囔着说:"什么钱钱钱的,唉,当初‘飞羊科技’我们十三块一股买进,现在跌得只剩个零头了!"李桂霞一听亏得这么惨,人顿时就傻了,眼睛一瞪,嗓子眼里"咯咯"响了两声,眼看就要昏过去。沈三河吓坏了,连忙给她前心后背地一阵抚弄,好一会儿,李桂霞总算缓过气来,可从此就落下了病根,一会儿发呆,一会儿发疯,把家里折腾得鸡犬不宁。这一来,沈三河心里就更窝火了,一狠心,干脆"割肉出局",瞒着李桂霞把当初买的七千股"飞羊科技"全卖了。走出证券公司,沈三河摸着口袋里那薄薄的一沓子钞票,再也忍不住心头的痛,蹲在路边就"哇哇哇"地哭了起来。这时,正好有个中年人拎着一只纸箱走过,看到沈三河这副伤心样子,就关心地问他:"老兄,有什么难处啊?"沈三河扫了他一眼,见他手里拎的纸箱里有几只小鸡仔,身上被染了色,又是黄又是绿,叽叽喳喳,十分可爱,联想到自己的处境,不由重重叹了口气。中年人见状,劝沈三河:"买只回去吧,给自己解解闷,又能逗孩子开心。"可沈三河哪有心思摆弄这个呀,他摇摇头,没吭声,站起来就走。中年人追上来,对沈三河说:"老兄,反正我要收摊了,送你一只,带回去养着玩玩吧,也好解个闷。"沈三河想起李桂霞年轻时在老家曾养过鸡,看到小鸡仔说不定能高兴起来,于是就谢过中年人,将小鸡仔接过来揣进口袋,又掏了二块钱给人家。走到家门口,沈三河把小鸡仔掏出来看看,一伸手,指头上黏黏的,乖乖,粘了满手的鸡屎,黄黄绿绿,一股酸臭味儿。他心里一酸:人要倒霉了,连小鸡仔都敢来欺负啊!想到这里,他不由叹了口气,撩起衣角正要擦手,没想那小鸡仔竟从他手里一挣,跳到地上,直啄他家的门。李桂霞在屋里听到动静,开门出来一看,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家伙,眼睛里顿时就放出光来,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捧起小鸡仔亲热地抚摸着,也不管它身上沾着屎,那喜欢劲儿就甭提了。沈三河见此情景,不由长长舒了口气,他打定主意先不给李桂霞提割肉卖股票的事,走一步看一步,挨过眼下再说。而李桂霞呢,也顾不上问沈三河了,一个劲儿地逗着小鸡仔玩,家里的气氛立刻就变得轻快多了。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两口子刚在桌边坐下,那小鸡仔就突然跳上餐桌,大模大样地溜达起来。这下沈三河可就皱起了眉头:毕竟人是人,鸡仔是鸡仔呀!再说刚才手上的鸡屎虽然洗了,可那黏糊糊、臭烘烘的感觉却怎么也去不了,他越想越觉得恶心。可李桂霞却满不在乎,还对沈三河说:"你别皱眉头。你不懂,鸡仔上桌,这表明咱们要交好运了!"沈三河鼻子里"哼"一声:"什么好运?鸡屎运。"李桂霞拍着手说:"对呀,鸡屎运,就是鸡屎运!三河,咱们要发了!"沈三河不想刺激李桂霞,便任由她说去,自己只顾闷头吃饭。第二天一大早,沈三河刚睁眼,突然听到李桂霞在阳台上惊叫,他赶紧奔过去,一看,傻了眼:昨儿那只小鸡仔不见了,一只母鸡正扭着大屁股,在他家的阳台上悠悠地走来走去。夫妻俩不由瞪直了眼睛:怎么一夜之间小鸡仔竟然变成了大母鸡,这不神了吗?两口子赶紧退出来,关紧了阳台门。李桂霞趴在沈三河耳边说:"这肯定是一只能下金蛋的母鸡。"沈三河直摇头:"净瞎扯,哪有鸡会下金蛋的?"李桂霞在他背上使劲拧了一下:"那你见过一夜长大的小鸡仔?"两人正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那母鸡忽然"咯咯咯"地叫起来,他们赶紧又推开阳台门去看,发现这只母鸡已经在他们昨晚做的棉絮窝里下了一只蛋。李桂霞抓起这只蛋仔细看,没见蛋壳上有什么金灿灿的颜色。她不甘心,走进厨房,拿了个碗,把蛋朝碗里一打,从蛋壳里流出来的蛋清、蛋黄和普通鸡蛋也没什么两样。她失望极了,正要说什么,那只母鸡忽然在阳台上发疯似的扇着翅膀四处乱撞。沈三河见状,忙把李桂霞拉到一边,说:"你看,准是它不愿让你把蛋打了。"李桂霞猛一警醒:"那……会不会这蛋它是要用来孵小鸡仔的?"沈三河点点头:"说不定哩!以后它再下蛋咱就先不去动它,咱得留点儿神。"于是,两个人就开始留意阳台上的动静。果真,到晚上八点钟的时候,母鸡又在窝里下了一个蛋。并且从这以后,每天早八点、晚八点,它都会下一个蛋,一直下到第六天,下完第十二个蛋之后,这才安静了,坐在蛋上不吃不喝,真的开始孵起小鸡仔来。一个星期之后,这天天刚蒙蒙亮,沈三河和李桂霞就被"啾啾啾"的闹声惊醒,跑到阳台上一看,大母鸡已经孵出了一群黄嫩嫩的小鸡仔,它们挤着嚷着排成一排,数数,一共十一只。李桂霞心里真是后悔啊:本来应该十二只才对,都怪自己打了一个蛋,糟蹋了一只鸡仔。既然碰上了这么神奇的事儿,两口子就不敢怠慢了,一商量,决定去郊外租一座带院子的屋,养这些神鸡。第二天,沈三河揣上钱,和李桂霞一起去郊外租房子,事到如今,他只好向老婆交代,租房的这些钱是他割肉从股市里拿出来的。没想李桂霞听了竟一点不气恼,还说,如果那天沈三河不去股市割肉,就不会得到这些神鸡,办什么事就得讲究个"鸡遇"!沈三河这才松了口气,两口子看中房子后付了一年的租金,然后就搬了过去。但是搬了新家之后,母鸡和它的鸡仔们并没有什么出奇的迹象,李桂霞不由犯起了嘀咕。可沈三河嘴上没说,心里却有了谱,因为他已经注意到:每天一到傍晚六点,母鸡就会"咕咕咕"地下命令,小鸡们于是就立刻交错排列,在院子西南角的槐树下拉起屎来,十一只小鸡拉十一堆屎,天天如此,日日不变。沈三河是个有心人,他悄悄用粉笔把那十一堆鸡屎连起来,想不到这一连,竟形成了一条高低起伏的波浪线。他盯着这条线看,越看越觉得眼熟。天哪,这不是股市的走势图吗?确切地说,是"飞羊科技"的走势图哇!经过反复比较,沈三河确定:这鸡屎堆连成的波浪线,和"飞羊科技"第二天的涨跌趋势完全一致。他把自己的这个发现告诉李桂霞,李桂霞兴奋得发狂,连连催沈三河快去股市:"我们翻身啦!我们要发啦!"夫妻俩于是把所有的积蓄都投进了股市。这次沈三河卷土重来可谓气度非凡,他做的依然是"飞羊科技"股,什么时间买入,什么时间卖出,步步踩得很准,简直就像额上长了一只黄金眼,可谓十拿十稳。很快,他账户上的资金节节攀升,进了中户室,又进了大户室。沈三河的变化,引起了证券公司张经理的注意。张经理十分纳闷:一个曾经对股市彻底绝望了的小股民,怎么转眼就成了巨鳄?他把沈三河约到咖啡屋,想套出他的秘密,可张经理在股市的名声很臭,常常暗地里跟庄家联手坑害股民,放假消息,挪用股民资金,沈三河很讨厌他,但此时,沈三河不得不与张经理面对面坐下来。张经理干笑着说:"老沈,你现在每笔交易都能踩准节拍,真是神了啊!"沈三河朝他咧咧嘴:"什么神不神的,我这是瞎猫碰上死老鼠,巧呗。"张经理眉眼一转,凑上去悄声道:"你别和我打哈哈了。这样吧,我负责调动资金,咱们合伙赚它一把,怎么样?"沈三河不想搭理这种人,所以"哼哼哈哈"地应付一阵,就走了人。张经理见沈三河不肯透露半点口风,心里不甘,于是就派人盯上了他。没过几天,那人来向张经理汇报说:"沈三河在郊外有座小院,可看上去破旧得很,根本不像藏龙卧虎之地。"张经理皱着眉头思索片刻,问:"小院里有没有什么花头?"那人嘟囔道:"那种地方能有什么花头?我仔细看过了,只有一只老母鸡和一窝小鸡。"张经理一听,破口大骂:"我花钱雇你,你就给我带回来这么点屁事儿?真是**!你再好好给我想想。"那人想啊想,慌忙补充:"我想起来了!姓沈的家伙有个习惯,每天下午六点,他都要蹲在院里的槐树下,盯着地上一堆堆鸡屎发呆,他……"那人话还没说完,张经理就气得一脚踹了过去:"你眼睛里除了鸡就是鸡屎,你还能不能说点别的?"可是发完火之后,张经理心里忽然打了个激灵:一般来说,超出常规的举动都往往暗含着某种特殊的目的。沈三河现在身为股票大户,竟然每天盯着一堆堆鸡屎发呆……嗯,这或许有点意思。第二天傍晚,一个乞丐出现在了沈三河的院子外面,他看看四下没人,就急忙爬上附近一棵大树,掏出望远镜朝院里窥探。果然,准六点,那母鸡指挥小鸡们开始拉起屎来,过后,沈三河就用粉笔在鸡屎堆之间画线。那乞丐在树上举着望远镜看得可入神了,而且一看就看出了道道。他兴奋得手舞足蹈,没想身子一歪从树上掉下来,摔在地上痛得"哇哇"直叫。沈三河听到声音跑出院子一看,这摔在地上的人不是张经理吗?脑袋上磕了个口子,鲜红的血"扑扑扑"地直往外冒,他赶紧把张经理搀进院子。张经理嘴里直嘟囔:"老沈,你别瞒我了……嘿,我现在知道你这鸡屎里的秘密啦!"沈三河一听,心里暗暗叫苦。可他万万没料到,这个张经理从他这里回去后,竟四处放话说研究出了什么"鸡屎预测法",一时间把股市闹成了一锅粥。这还不算,过了几天,张经理索性又花重金雇人把沈三河院里的这些鸡全偷了去,养在他自家的院子里,当天就猴急地等着小鸡们给他拉屎。还别说,尽管挪了地儿,可到傍晚六点,十分准时,那只母鸡依旧一声令下,十一只小鸡就开始行动,张经理也用粉笔把一堆堆鸡屎连起来,果真也组成了一条波浪形的曲线。张经理是内行,一看曲线真是喜出望外:这可是目前最难预测的"蓝云地产"股的走势图啊!他当机立断,立刻抽调资金,第二天重拳出击跟着吃进;小鸡们接着拉下的一堆堆鸡屎又组成了新的曲线,他一看,分明是另一只股的走势图,于是又跟着吃进……连续三天,张经理在股市投下了他的全部血本。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些鸡屎曲线竟没有一条灵的,他买的这几只股竟一路狂跌,短短几天就血本无归,最后心脏病发作,被送进了医院。经过医生全力抢救,张经理总算捡回了一条命,可他还是念念不忘他的鸡屎预测法,这天竟做了一个梦,梦见那十一只小鸡拉的十一堆屎连起来,又组成了一幅新的走势图,他兴奋啊……但梦做到这里,张经理突然醒了,他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心里不住地在琢磨:这幅走势图怎么看上去这么陌生,它预示的会是哪只股呢?他在脑子里拼命搜索,无意中朝床边柜上一瞥,发现那里有一份心电图检查报告,拿过来一看,不禁目瞪口呆:报告上显示的曲线,居然与他在梦中见到的那条曲线一模一样。再说沈三河,他后来花高价辗转从张经理手里赎回了母鸡和那十一只小鸡,从此远离股市,索性去郊外办了个养鸡场,和李桂霞过起了清闲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