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17岁半的先生道歉现代故事7

  向17岁半的先生道歉

  那天晚上他充满了怨恨,他是那样地怨恨。这个城市这样繁华,人们的生活是那么富有,他们兴高采烈地将那么多的物品丢到购物车上,连价钱都不看。而他,却要不回来自己辛苦一年挣得的为数并不多的血汗钱。

  春节临近的时候,他跟着工友一次次去要钱,又一次次被拒之门外,而最后一次,竟然是人去房空。他出来了一年,手里,就只剩下了68块钱,都不够回家的车票钱。

  他才17岁半,要过完了年又过完春天才到18岁。读到高中,家里实在没有钱供他继续念书了,爹狠狠心把他从学校拉了回来,说,想念书,自己去赚钱交学费吧。

  他把眼泪擦干,拿起再简单不过的行李跟着几个同乡出了家门。坐了一整天的车到达城市,又跟着他们一头扎进尘土满天、机器轰鸣的建筑工地。那是一栋盖了一半的高楼,听说要盖到30层那么高,他想30层的楼盖起来,他就可以回去继续读书了。

  他干得很卖力,觉得楼每高一层,离自己的梦想就近了一步。原本有些消瘦的身板,耗得几乎瘦成了一根竹竿,心里却充满了喜悦,在辛苦的等待中喜悦着。直到那天晚上,他年少的心,承受了梦想被彻底粉碎的绝望。

  终于没有忍住,他站在那里,背过身去,眼泪很没出息地落了下来。怨恨就在那些眼泪无声的流淌中,一点点塞满了他的心。心好像要炸开了,想发泄,想做些什么,想报复而那些同乡,他们却似乎习惯了,只麻木地叹息,眼神无奈而无望。然后,他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拉着他说,走,买酒去,喝点酒就不想了。

  他的心一阵疼痛,然后又是一阵绝望,一阵怨恨。他擦了把眼泪,被他们拉扯着进了离工地不远的这个大超市。超市在街的斜对面,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家世界。一年的时间,他连一次都没有去过。那时候他想,等拿到钱,一定进去给爹和娘买点东西带回去想着,他的眼泪又下来了。

  琳琅满目的商品慢慢牵住了他的视线,他看到了许多甚至叫不出名字的东西,它们那么光鲜诱人,就那样摆在面前,似乎唾手可得。那些衣着同样光鲜的城里人随手挑拣着,他却不敢碰它们,怕弄坏了,因为不敢,他心里更加地恨,恨这个世界的不公。

  在同乡的催促和建议下,他拿了一瓶两块五毛钱的二锅头,两块钱一大袋的膨化食品,还有两个打折后不足两元的面包。然后他跟着他们朝门口移动,袖子里,塞着那只沉甸甸的剃须刀。他想,他要把它带回去送给爹,爹还没见过这么好的剃须刀呢,这是城市欠他的。他也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报复骗了他的城里人。

  终于挨到了付款台前,他的心忽然开始狂跳起来,藏在袖子里的小东西忽然变得格外沉重。他掩饰着,却觉得脸在出火

  收款的女孩看起来比他大不了几岁,面容和蔼,小眼睛,看着却格外亲切。女孩收款,找钱,然后将东西仔细装进袋子中,说,请走好。

  他松了口气,心虽然还狂跳着,却忍不住有报复后的快感。趁人不注意,他迅速将袖子中的剃须刀放进了袋里,朝着那个收款台正对的出口走去。

  他只迈出一只脚,报警器就刺耳地响了起来。他愣住了,他压根儿就不知道也不会想到,看似管理疏忽的超市,竟然还有这样的装置。他能感觉到周围人的眼神都朝这边投了过来,而不远处,保安也正迅速朝着他走过来。他站在那里,看着保安的逼近,完全傻眼了。

  可谁都没有想到,就在保安到达他身边的前一刻,那个女孩,那个收款的女孩竟突然地挡在了他面前,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大声说,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我不小心把一件没有刷过的商品丢进了您的购物袋里了,请您原谅。先生,实在对不起

  她连声地道着歉,他更加傻了,一连串的事情让这个不足18岁的农村少年,根本无法应对,他只是那样呆呆地站着,任由那个女孩拿过他手里的袋子,一脸歉意地跟保安解释着,然后带着他走出人群,回到收款处。

  他,像个木头人一样,机械地、呆滞地跟随着,心都好像不再跳了。

  女孩在台子上将袋子打开,拿出那个剃须刀,放到一边,好像真的是她不小心放进去的一样。然后她又重新将他的袋子整理好,递给他,说,先生,刚才真的对不起了。

  他慌乱得说不出话来,压根儿不敢抬头看她。她跟他道歉,还叫他先生。他来到这个城市一年了,从来没有人这样对他。而她,他相信她是故意这样做的,她是为了他。

  心,忽然就有说不出的酸,说不出的委屈,又有说不出的感动。他依旧低着头不敢看她,一把抓过袋子,恨不能飞快逃开。只走了两步,却又听她在身后说,酒要是买给自己的,就少喝点,你还小呢,碰到事,要朝宽处想

  他几乎是奔跑着逃了出去,大步地跑着,不顾工友在后面喊他的名字。一直跑出灯火辉煌的超市,急急穿过马路,站在那栋30层的高楼下,呆呆地站着,眼泪爬满了一张脸。再也忍不住,他将手里的东西丢出去,蹲在地上放声大哭。

  半年后,他回到了学校。他终于通过正当渠道拿回了那次的工钱,又打了半年工,攒够了学费。三年后,他考上了大学。在城市,他一边打工一边念书,这样的生活里,也会受到许多委屈、许多不公正的对待,可他始终充满信心充满希望地对待着他的人生,再也没有犯过任何错误。他知道,那样的错误,他今生不会再犯。因为他一直记得2002年的冬天,一个女孩为了掩盖他的过错,所给予他的昂贵的道歉。记得他17岁半的时候,那个女孩,尊敬地叫他先生。他便是从那一刻开始,长大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