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治风流病

  包治风流病

  一、别看商标看疗效 刘非原来是个扒手,但这些年扒窃行业萧条了,原因是现在有钱人出门办事都带信用卡,很少人带现金了,偷走信用卡偷不走密码算白搭。刘非想着要改行,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人。 这天,刘非在公园里玩,偶遇啤酒厂老总马成龙跟一个艳丽的少妇在一起亲昵。刘非突发奇想,想出了一个包治"风流病"的绝招儿。他打听到马成龙家住全市最豪华的龙庭花园,在去他家前先到药店里买了几瓶维生素,撕去上边的标签。 刘非按响了马成龙家的门铃。马成龙的妻子先是隔着猫眼向外看了看,然后问他是谁。刘非说:"你肯定不认识我,我也知道你也不会让我进屋的。不过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说,愿意的话,咱们到小区内的花园里谈谈。" 马成龙的妻子沉吟了一下:"那好吧,你先下楼,我随后就到。" 刘非下楼去,到小区内花园里的凉亭上等马成龙的妻子。不一会儿,马成龙的妻子来了。浑身珠光宝气,很让刘非眼花缭乱。马成龙的妻子直截了当地问刘非找她有什么事,刘非也就开门见山地问她老公马成龙最近是不是不常回家。马成龙的妻子顿时露出一副苦不堪言的表情,说马成龙白天不回家吃饭说是忙工作倒也情有可原,可他晚上也彻夜不归。他们已经有半年没过夫妻生活了,她都快要崩溃了。说着说着,情不自禁地抽泣起来。 刘非故作惊疑地问:"这么说,他在外面有女人?" 马成龙的妻子说:"这还用问吗?肯定有!" 刘非循循善诱地跟马成龙的妻子说:"婚姻是世间最为玄妙和无解的话题,同样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组合,有人可以把婚姻维持到底,牵手一生,忠贞不二,可有人却禁不起外界的诱惑,频频换人。最近,美国科学家通过研究发现,某些人的身体内有一种‘离婚基因’,这种基因会通过荷尔蒙引导,使他见一个爱一个。马成龙就是这种情况,如果任其发展,他会很快跟你离婚的。" 马成龙的妻子哽咽道:"我现在彻夜难眠,担心的就是这个!" "我就是为此而来的,我有灵丹妙药包治花心丈夫,拯救你的婚姻,不过这得需要你的配合。"刘非说着从手提包里掏出了那瓶早已准备好的维生素,对马成龙的妻子说:"对你丈夫必须进行药物控制,这是美国最新研制出来的根治‘离婚基因’的药物……" 马成龙的妻子朝药瓶上瞟了一眼:"怎么连商标和药物介绍都没有?" "这是美国的新产品,目前中国还没有这种药,这是走私过来的。"刘非说,"你每次取出10粒药片,偷偷地放进你丈夫的饭里或茶水里,这样在一个月之内就能根治他的‘风流病’,他就能白天回家吃饭,晚上陪你入眠,和你长相守共白头了。" 马成龙的妻子是明白人,问刘非治好她丈夫的"风流病"得多少钱。刘非说走私过来的药物有点贵,但也贵不到哪里,你能承担得起的,才1万元。马成龙的妻子说:"真要能治好马成龙的‘风流病’,花1万元也值得。但怎么让我相信你呢?" 刘非说:"我先把药给你,一个月后,若能治好你老公的‘风流病’,你再付钱。若你老公还是白天不回来吃饭,晚上彻夜不归,这药算白送,我分文不取。" "那好吧,咱们一言为定。"马成龙的妻子接过药,上楼去了。走前他们还相互留了电话。 二、一个月后再相见 刘非先是对马成龙的情人进行跟踪,知道她家住在哪里后,又打听到她叫肖春燕,老公是杀猪的,姓张,人称"张屠户".刘非去张屠户的摊位上买肉,谎说他以后要开饭店,想从他这里买肉,要他的电话。张屠户爽快地把自己的手机号告诉了他。 这天,刘非尾随肖春燕到燕京宾馆,跟她一起乘电梯,到8楼后看她叩开了806客房的房门。下楼后他又在宾馆的大院内寻到了马成龙乘坐的奔驰轿车。 刘非来到宾馆外边的花坛边,坐下来给张屠户打电话。张屠户问他是谁,刘非说:"你先别问我是谁,我想约你到燕京宾馆来消遣。" 张屠户是个粗人,大着嗓门说:"老子这会儿正在杀猪呢,弄两手血、粘一身腥,哪有闲工夫跟你到宾馆潇洒,***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刘非说:"那我就直说了吧,你想知道你老婆现在在干什么吗?请你到燕京宾馆来,上8楼,叩开806房间的房门,一切真相大白!" 刘非打完电话,躲在花坛边等张屠户。不一会儿,一辆出租车停在宾馆门口,张屠户一脸杀气地从上边跳下来。张屠户的腰里还别着什么,虽被上衣盖着看不清,但一定是一把杀猪刀。刘非想到,不能让张屠户把马成龙砍伤,他一受伤,他给他妻子的药物就派不上用场了。更不能让张屠户把马成龙杀了,闹出人命他也脱不了干系。等张屠户上楼后,刘非赶紧跑过去跟保安说:"刚才上楼的那个人腰里别着杀猪刀,估计是来捉奸的,你赶快去截住他,等闹出人命就晚了!" 张屠户上到8楼,找到806房间,上去踹门。踹了一脚没踹开,几个保安赶上去拽住了他。张屠户眼睁睁地看着他妻子肖春燕和马成龙打开门,衣衫不整、披头散发地从他面前跑过去。张屠户被几个保安死死地拽着,没办法,只是一个劲儿地吼叫着要杀人! 下午,刘非又给张屠户打电话,对他说你杀了马成龙你也活不成,不能这样做。你去他公司闹,向他索要精神损失费,要他保证不再勾引你老婆。他想,唆使张屠户去闹马成龙,闹得他心神不安,这样他在短时间内就没有闲心再去勾引别的女人了。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刘非来到龙庭花园,坐在小区内花园里的凉亭上给马成龙的妻子打电话。不一会儿,马成龙的妻子从楼上下来了。看她一脸光鲜,神清气爽,刘非就知道他给的"药物"起到作用了,而且疗效显著。还没等刘非开口,马成龙的妻子迎上去握着他的手,激动地说:"谢谢你挽救了我的婚姻,重新给我找回了幸福!"她说按照他的吩咐,把药放在马成龙的饭里、茶水里后,没几天,他的"风流病"就痊愈了。每天按时回家吃饭,晚上在家和她厮守,对她恩爱有加。马成龙要是在外有饭局,就让她过去陪着吃饭,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 "这是1万元,你的药费。"马成龙的妻子说着从手提包里掏出一沓百元大钞递给刘非后,又说,"我还会帮你宣传的!" 三、这回不同上一回 自从刘非治好了马成龙的"风流病"后,这事一传十十传百,不少富婆接连找刘非给她丈夫治病。这可把刘非忙坏了,甚至把离他住处不远的一家药店里的维生素都买空了。富婆们的钞票大大的有,刘非银行里的存款潮水似的猛涨。 半年后,刘非突然接到马成龙妻子的电话,说马成龙又开始白天不回家吃饭,晚上彻夜不归了,偶尔回家一趟,看见她就跟看见陌生人似的。刘非让她在家里等他,他马上过去。 刘非又带着一瓶撕去商标的维生素到了龙庭花园,在小区里边花园里的凉亭上见到了马成龙的妻子。他说:"上次忘记告诉你了,这种‘风流病’很顽固的,非得两回甚至三回才能彻底根治。"说着把那瓶"灵丹妙药"交到马成龙妻子的手上说,"还是一个月后见效付款吧。" 刘非通过对马成龙的跟踪访查,发现他跟欢乐今宵娱乐城里的一个叫桃红的坐台小姐打得火热。桃红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貌美如花,风情万种。刘非知道,这一回不同上一回,桃红跟肖春燕不一样,肖春燕有老公,桃红没老公,看来得他亲自出马了。刘非又从娱乐城里其他小姐的口中得知,马成龙跟桃红商量,不让她在娱乐城做坐台小姐,承诺给她买套房子,把她养起来。刘非一听更急了,要是这样的话,他就无法接近桃红了。看来得赶快行动啊! 刘非又给张屠户打电话,说他前天又看到马成龙跟他老婆约会了。这样无中生有,让张屠户去公司给马成龙找麻烦,那马成龙就在短时间内无暇顾及桃红了,他就可以趁虚而入。 刘非去了欢乐今宵娱乐城消费,点名要桃红陪他。刘非年轻,花钱大方,又能说会道,很快俘获了桃红的芳心。 这天,刘非跟桃红说百里之外的蓼山风景秀丽,如今又是阳春三月,正是游山玩水的好季节,问她去不去,去了保管让她乐而忘返。桃红说:"我正想去玩儿呢,再说有你陪我,去哪里我都乐意!"蓼山真是好地方,到处花香鸟语,桃红快乐得大喊大叫,真的是乐而忘返了。刘非故意带着桃红往深处走,又装作迷路了,走不出来。到天黑,他们来到一座小山村,在一个单身男人的家里住了下来。那单身男人有四十多岁,通过交谈,刘非得知他妻子去年死于癌症,儿子去南方打工,目前就他一个人在家。 夜里,刘非走到那单身男人的房间,悄声问他愿不愿做桃红的丈夫。单身男人一惊:"你是跟我开玩笑吧?人家如花似玉,又是城里人,能嫁给我这样的老男人吗?" 刘非说:"上边不是说要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吗,她就是派来支援农村建设的。你不要,我可把她介绍给别人了,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 单身男人动心了,问他得多少钱,刘非说1万。单身男人说他现在手里只有5000.刘非故意迟疑了一下,说5000就5000吧。刘非从单身男人手里接过钱,对他说:"现在桃红就是你的人了,你去她床上吧,我走了。" 刘非走出门,顿时消失在夜幕里。 一个月后,刘非又去见马成龙的妻子,问她效果如何,马成龙妻子高兴地说:"效果出奇的好,马成龙又开始恋家了!"说着又把1万元现金交到刘非手上。 四、女人跟女人不一样 又过了半年,刘非再次接到马成龙妻子的电话,说她老公的"风流病"又犯了,马成龙又开始白天不回家吃饭,晚上彻夜不归,偶尔回家一趟,看见她就跟看见陌生人似的。刘非还是那句话:"你在家等着,我马上过去。" 刘非又带着一瓶撕去商标的维生素去见马成龙的妻子,把药交到她手上,对她说"风流病"治愈后最多犯病两次,等这瓶药吃完,管叫他永不再犯,完全彻底地把一个爱情专一、忠于你的老公还给你! 刘非又开始对马成龙进行秘密查访,方知他跟新到公司上班、才毕业的大学生刘英粘上了,而且还在凤凰小区给她买了一套单元房,成了他的"二奶".刘非一开始就知道,这次他遇到难题了。 刘非几经周折弄到了刘英的电话,马上跟她联系,说要请她吃饭。刘英说:"我又不认识你,请我吃饭干什么?" 刘非说:"交个朋友嘛。" 刘英冷冷地说:"你找错人了!" 刘英不容分说把电话挂了。刘非再把电话打过去,对方干脆不接。刘非没招儿了。刘非觉得他还是比马成龙有优势的,他年轻,又能说会道,论钱财现在也不比马成龙差,干脆跟刘英面对面谈好了。 在凤凰小区外边的公园里,刘非终于等到了刘英单独进来散步的机会。刘非可谓煞费苦心,他走在刘英前边,故意掏口袋把一沓钱掉到地上。刘英叫住了他:"大哥,你的钱掉了。" 刘非赶紧转过身,对刘英连声说谢谢,然后趁机上前跟她搭话。可刘英并不上钩,说她还有事,转身就走。刘非赶紧拦住了她:"小姐,我想请你吃个饭,以表谢意!" 刘英说:"吃什么饭啊,我真的有事。" 刘非不死心,又追上去问:"那我怎么谢你啊?" 刘英有点不耐烦了,指着不远处的一个乞丐跟刘非说:"你给他100元就等于谢我了。" 刘非赶紧说:"我给他1000元!" "那是你有钱。"刘英说完扬长而去,头也不回。 刘非彻底没招儿了。想想也是啊,刘英哪能跟桃红同日而语?桃红是妓女,见异思迁,水性杨花。人家刘英受过高等教育,有品位有气度,刘非在她眼里充其量是个小混混儿,人家哪能看上他啊。 眼看一个月快过去了,刘非还是没把刘英拿下来,这让他怎么跟马成龙的妻子交代啊?刘非那个急啊就别提了。 这天,马成龙的妻子给刘非打电话,问他怎么回事,一个月过去了,他给的那瓶"灵丹妙药"她也偷偷地让老公吃完了,但根本不起作用,老公依然风流成性,白天不回家吃饭,晚上彻夜不归,看见她就跟看见仇人似的。刘非说:"马成龙的‘风流病’犯了两次,这回有点顽固了、抗药了,我再送去一瓶药,这次保管药到病除。" 五、不信收拾不了她 刘非发誓要拿下刘英。拿不下刘英就等于失信于马成龙的妻子,失信于马成龙的妻子就等于失信于全城的所有富婆们,这样就再也没人相信他了,这样就把他的财路堵死了。 在马成龙的公司门口,当马成龙走下奔驰轿车,刘非故意跟他擦肩而过。不要忘记刘非曾经是扒手,而且是个高级扒手。就在刘非跟马成龙擦肩而过的当口,轻而易举地盗走了他的手机。 刘非赶紧用马成龙的手机给刘英打电话,模仿马成龙的声音,跟她说他中午在城外的银河度假村宴请一个大客户,要她过去陪客,现在就过去。刘英的声音顿时变得嗲声嗲气的:"老公啊,那你开车过来接我吧。" 刘非说:"对不起宝贝儿,我现在正在跟客户签合同,走不开,你坐出租车过来吧。" 刘非早已跟一个叫"黑皮"的人密谋好了,"黑皮"是他以前做扒手时的同伙。他们提前开车来到城外的银河度假村,把车停在外边等刘英。 刘英刚走下出租车,"黑皮"迎上去指着他们的轿车说:"小姐上车吧,马老板在上边等你呢。" 刘英哪里肯信,她不认识"黑皮",再说车也不是马成龙的车。只是不容她置疑,"黑皮"就架着她把她强行塞进了车里。刘非驾车顺着公路朝城南的方向疯狂驶去,尽管刘英在车内极力反抗,但"黑皮"五大三粗,对付一个小姑娘还是绰绰有余的。他们打算把刘英绑架到"黑皮"在乡下的老家,把她卖了。可他们还没走多远,几辆警车前前后后地堵住了他们,把路给堵死了。刘非只得停车,然后他和"黑皮"束手就擒。 原来是这样,马成龙的妻子前两次对刘非深信不疑,这一次看他给的"灵丹妙药"对他老公无效,就起了疑心。那天正好有个在医院工作的朋友去她家玩,她就拿出那瓶药给朋友看了。朋友经过仔细辨认,认出那药是维生素B2.马成龙的妻子没有马上报警,而是开车跟踪刘非,看看他到底耍什么把戏。当看到他绑架刘英时,这才赶紧打电话报警。 刘非和"黑皮"被带到公安局,当他们被押下警车时,一位警察从办公室里送一位姑娘出来。那姑娘看到刘非时,顿时仇恨满腔地指着刘非对那位警察说:"就是他!" 原来那姑娘就是上次被刘非卖到深山里的桃红。桃红在那单身男人手里受尽折磨,几次逃走都被抓回来打个半死,这次终于逃出了魔掌,这才来公安局报案,出来时恰好遇上了被押下警车的刘非。 刘非犯绑架罪、诈骗罪、拐**女罪,这几项可都是重罪啊,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