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棵古树鉴清官

  两棵古树鉴清官

  新农村建设搞得如火如荼,市长乔大明正忙得不可开交,办公室的门突然被叩响了。请进!乔大明话音还没落地,秘书小刘就急火火地闯了进来。乔大明见他这副神情,不禁问道:小刘,我不是让你去给我拿份文件吗,怎么刚出去就回来了?

  乔市长,您还是先把工作放一放吧,您往外看看,清水镇的老陈都闹到咱市政府大院来了!小刘边说边把乔大明拉到窗前。乔大明顺着小刘指的方向一看,楼下有个老头正风风火火地向办公大楼闯来,且边走边吵吵什么。

  老陈也是钉子户?乔大明一见老陈走路的架势,就猜出了个八九不离十。不是乔大明神机妙算,而是最近几乎天天都有钉子户来闹,闹的原因很简单,无非就是想多要些补偿款。为了做好群众的思想工作,乔大明把这件事特意交代给了陈副市长办理。见小刘点头,乔大明说:你把他领到陈副市长那里不就行了吗?小刘却把头摇得像拨浪鼓:那可不行,虽然陈副市长专管此事,可老陈点名道姓要找您。您有所不知,老陈都和拆迁队的人动手了!他儿子的头还被拆迁队的一个队员给打破了!

  哪个队员这么混啊?怎么能跟群众打架,真是荒唐!乔大明一听急了,披了件衣服就向楼下跑去。

  乔大明把老陈请进办公室,问他究竟为何而来。老陈一听乔大明这么问,顿时黑着脸反问道:还问我,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吗?乔大明被问糊涂了,哭笑不得地说:我清楚什么呀,我这不是刚把你请进来问情况吗?

  你果真不知道?老陈再次追问道。见乔大明态度认真地点了点头,他这才道出了来这里的起因。

  老陈的院子里有两棵一百多年的核桃树,现在都有一抱多粗了。四十年前,家乡遭了灾,颗粒无收,那个节骨眼,儿子呱呱坠地,家里的野菜都吃光了,老婆饿得断了奶。这样下去儿子岂不是要饿死?谁知这时,核桃竟提早成熟了,他便把上百斤核桃拉到城里变卖,买来了粮食和奶粉。几十年来,两棵核桃树每年都硕果丰盈,不知解了他家多少燃眉之急。老陈家对这两棵古树无限感恩,对其感情不亚于家人之间的爱,他曾发誓说,自己有生之年一定照顾好它们。可这次拆迁队没跟他说一声,就对一棵树抡起了斧子,幸亏他及时发现,才保住了它们。本来他对新农村建设是举双手赞成的,可拆迁办的人做事也太武断了,他为核桃树的事据理力争,他们却说他是在搞讹诈。为此,双方吵了起来,谁都不让步,拆迁办的一个胖子上来就给了老陈一拳。儿子怎肯看着老爸挨打,于是加入了战争,可儿子又瘦又小,根本不是那胖子的对手,结果头就被打破了。

  乔大明听到这里,又是感动又是生气,他说:大叔啊,这件事我都知道了,您放心,我们一定把您家的两棵核桃树安排妥当。另外,是谁打伤了您儿子?由我出面给讨个说法!

  还能是谁?还不是你那个狐假虎威的小舅子赵虎嘛!

  赵虎?乔大明顿时愣住了。

  老陈所说的赵虎,其实是乔大明爱人李丽的远房表弟。由于这层关系,赵虎常常仗势欺负人。乔大明曾批评他多次,可这小子就是改不了。乔大明拿出手机,刚要拨电话问个明白,李丽的电话就打来了。接完电话,乔大明顿时变了脸色,于是忙对老陈说:大叔啊,我家里有急事,您先回吧,这件事我会好好处理的。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

  老陈刚走出政府大院,就迎面遇见了赵虎。赵虎见到老陈得意地笑了起来:老陈啊老陈,我就打你儿子了,你能怎么着?还想告我的状,你也太傻了吧,是亲三分向的道理你咋都不懂呢,被赶出来了吧?

  你少得意,乔市长都答应我好好处理这事了,他还问打我儿子的是谁呢,你小子就等着吧!老陈气鼓鼓地说。

  切,实话告诉你吧,刚才我给我表姐家送了一千元的红包,无论看在亲戚还是钱的面子上,我表姐夫都会罩着我,你家那两棵树死定了!赵虎撂下这话转身走了。

  听到这些,老陈心头顿时冰凉,心说:难怪乔大明接了电话就催着我回家呢,原来他老婆把赵虎给红包的事儿告诉了他,这不是徇私枉法是啥!

  回到家,老陈犯难了,如果乔大明真的替赵虎说话,自己儿子白白挨打不说,那两棵核桃树也在劫难逃了。想着想着,老陈突然灵光一现,就来了主意,心说:这年头,有钱能使鬼推磨,他赵虎和乔大明虽沾点亲,可听话音,那也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亲戚,他能送钱办事,我咋就不能?你不是送一千吗?好,我送两千!想到这里,老陈翻箱倒柜地翻出两千元钱揣进了兜里。刚想走,老陈突然又想起了赵虎的话,他们毕竟是亲戚啊,乔大明又是市长,两千元他会不会嫌少啊?好吧,为了保住那两棵树,就再多拿一千!老陈揣上钱,骑上自行车,马不停蹄地再次赶往市政府。

  老陈赶到市政府时,刚好迎面遇到乔大明。乔大明问他刚回家怎么又回来了,老陈左右看了两眼,神秘地说:我们去你办公室谈吧。乔大明点了点头。

  来到办公室,秘书小刘正在办公,老陈走到他面前说:小刘同志啊,我和乔市长有点事儿要谈,五分钟就好,您能不能先出去一下?小刘感觉有些奇怪,但愣了愣还是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