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债务

  特殊的债务

  一、可怜的乞丐

  杨城市郊有一家废品收购站,老板叫李虎。他性格孤僻,不善言辞,开业都快一年了,从未和周围的人打过交道。但令人奇怪的是,尽管没什么生意,但李虎依然过得悠闲自得。这不,最近还开起了轿车。这一反常现象,引起了隔壁一个叫马六的菜农的注意。

  马六平时都是凌晨三、四点钟就要把菜拉到农贸市场去批发。这天,由于闹钟没响,他睡过了头,一觉醒来,已是五点多了。当他出去上茅厕时,发现李虎开着一辆三轮摩托车往市区方向奔去。马六见状,甚是疑惑:这么早上哪去呢?他决定探个究竟。

  当时正好是蔬菜的淡季,马六用不着天天往农贸市场跑。于是,天还没亮,他就起床观察李虎的动静。果然,东方刚露出鱼肚白,李虎就开着三轮摩托车出去了,直到深夜才回来,一连几天,天天如此。马六更加好奇了,莫非他在干见不得人的事?这车上装的东西一定有问题!

  这天凌晨,李虎骑着三轮摩托车没走多远,就发现了异常。下车一看,发现轮胎被扎破了。他自言自语地嘟哝了几句后,返回自己的屋子。

  看到这一幕,马六露出了得意的笑。原来是他故意在路上放了图钉。他趁李虎不在,一个箭步来到三轮车跟前,这才发现车厢上了锁。突然,他感觉车厢里有动静,把耳朵贴上去一听,里面果然传来了轻微的咳嗽声。这时,他见李虎开着轿车过来,就赶紧躲到了一边。只见李虎打开车厢后,从里面抱出一个小孩,扔上轿车后绝尘而去。

  马六大吃一惊,难道他干的是贩卖儿童的勾当?终于有一天,他开着三轮车悄悄一路跟踪,只见李虎到了最繁华的延安路,把小孩丢在地上后开车离去。

  马六等李虎的车子走了,才下车走到孩子跟前。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孩子是个残疾的。只见他蓬头垢面,双手伤痕累累,双脚弯在后背上,屁股坐在装有四个轮子的木板上,靠双手着地滑行,令人惨不忍睹。

  马六顿时明白了!原来这孩子是李虎用于乞讨的工具。他下意识地从兜里掏出一枚硬币扔了过去,忍不住对孩子多看了几眼,看着看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忍不住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马六擦了擦眼泪,蹲下身子问:送你过来的是你什么人?孩子摇摇头,什么也不说。那你讨来的钱要交给他吗?马六接着问。那孩子眨巴着眼睛,还是什么也没说。马六只好失望地转身离去。

  二、宴请乞丐头

  又过了一段时间,一帮人气势汹汹地来找李虎。那天李虎正好不在,他们就向马六打听。那帮人看上去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个凶神恶煞似的。马六不禁心里一阵暗喜,心说:恶有恶报,机会来了!于是,他把李虎如何以废品收购站来掩人耳目,暗地里利用残疾儿童乞讨的事给说了一遍,整个过程说得十分详尽,中间还不乏添油加醋。

  晚上,李虎回来后,那帮人一进门就像疯狗一样乱咬人,其中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一把拽住李虎的衣领,问他还想不想在道上混。原来,他们是乞丐头头阿六头派过来的。按照他们的潜规则,乞讨是分地盘的,刚入道的还要行拜见之礼。现在李虎的乞丐占领了他们的地盘,抢了他们的生意,他们自然找上门来。

  李虎一听,总算明白了缘由,赶紧向他们赔起了不是,并磕头致歉,说自己刚入行还不懂规矩,叫他们多多包涵。末了,李虎说为了行拜见之礼,明天请他们吃饭。至于分成,一切都听他们的。那帮人这才得意洋洋地走了。

  次日晚上,李虎请他们到当地最有名的状元楼吃饭。席间,李虎左一声大哥,右一声老大,又是敬烟,又是敬酒,把他们伺候的跟天皇老子似的。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他们很快就称兄道弟起来。那帮人借着几分酒气,纷纷自我炫耀起来。

  其中一个叫阿六头的大个子,自称是行业老大,说从贩卖儿童到致残行乞,那是组织有序,一条龙服务啊,足迹遍布全国十多个省市,开的是顶级宝马,住的是绿野别墅,抽的是古巴雪茄,说李虎只要跟着他,日后自有他享不完的福。李虎点头如捣蒜,满脸堆笑,连声说谢。几天后,他就正式成为了集团中的一员,并凭借自己的出色表现,很快担任了重要职务。再到后来,他就成了阿六头的左膀右臂。

  从那以后,废品收购站俨然成了他们的根据地,活动更加频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