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幽魂

  情侣幽魂

  乔尔·博格达是法国一所美术学院的学生,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生性活泼好动。2014年岁末,他自驾到意大利旅行,一路东游西逛来到小城卡森蒂诺,玩得忘乎所以时酒驾出事,虽车毁人没亡,但落得警方高额处罚外加腿骨骨折。

  倒霉的乔尔每天只能窝在病房,坐手动轮椅到阳台透气儿。郁闷的他将随身的一个半旧望远镜架到阳台,远观风景消磨时间。病房靠近医院后院,墙外小河对岸倒也山峦郁郁葱葱。一晚,百无聊赖的乔尔望远时,不经意发现对岸小山顶的石屋透出一星微弱的光亮,屋里有一对举止蛮亲昵的男女,并且能依稀辨识那女人衣着护士装。

  翌日晚,乔尔再次从望远镜觊觎小石屋。果然又见那对人影模糊的男女。男女私密本来就诱人想象,于是,第三天乔尔乘主治医生安吉洛·科斯塔查房,便主动提及,意图打探究竟。

  老成持重的安吉洛医生听后断然摇头说:你看花眼了吧?那石屋是幢破旧空房,除了偶有牧羊人躲避风雨,根本没有住人。

  可乔尔还是觉得自己并未看错,遂悄悄观察周围的护士们,想从她们的身形举止里找到类似。岂料疑心生暗鬼,反而弄得他看谁谁都像,看谁谁又都不像,心里越发抓狂。

  转眼又到晚上,乔尔蹲守在阳台上,用望远镜继续窥视对岸山顶的小石屋。这一回,那对男女倒是换了衣着,男的身穿燕尾服,女的一袭深藍长裙,两人甚至相拥着跳了一会儿舞,然后灯灭人去。

  卡森蒂诺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小城,除了古迹,城里至今还有一些延续数代的古老家族。每到新年,会举行各种复古的派对酒会之类,所以当地男女着古装外出也不奇怪。

  因为乔尔想找出幽会男女的真身,接下来有一搭没一搭地向打理病房的护士打探古装聚会事宜。问答之间,他顺嘴说出小石屋的目击情形。

  闻听之下,几个护士脸色顿变,很诡异地告诉乔尔说:或许,你看见的是本地传说的‘情侣幽魂。

  说起情侣幽魂要追溯到16世纪:当地豪门德卢卡家族迎娶了一位名叫波斯黛拉的女子。然而其夫君奢靡纵欲,整日沉溺花天酒地,备受冷落的她转而爱上了家族聘请的画师。后两人感情日增并决计私奔,岂料其夫家获知消息,将二人处死后掩埋荒野。后来虽有波斯黛拉家人要求司法介入,但因一来无私刑的真凭实据,二来又没有找到两人尸骨,最终只得不了了之。

  坊间由此议论纷纷:因为山顶小石屋原是德卢卡家族领地,也被怀疑是埋尸地点,于是有人传言月黑风高之夜目击二人鬼魂出现,并且指明他们蓝色天鹅绒舞会裙装和燕尾服的衣着。据这桩公案的历史卷宗记录,两人最后露面时确实是这种参加宴会的打扮,此后便人间蒸发,留下一段悬了几百年的不解之谜。

  情侣幽魂浮出让乔尔有些哭笑不得,他设法与德卢卡家族的继承人苏丝·德卢卡取得了联系。

  年近30的苏丝告诉乔尔:波斯黛拉与画师确有其人,两人也离奇失踪不假,但所谓奸情败露被家族私刑处死一事,无论官方还是家族均无明确实据。

  那处山顶小石屋确属我们家族祖产,但位置偏远荒废已久。苏丝直白相告说,不过,也不排除有情人之类的在里面短暂居留,恰巧被你从望远镜里看见罢了。

  乔尔无言以对,可心里还是感觉蹊跷。尔后他又就情侣幽魂之事问询了几位当地人,结果窥出端倪:这个所谓情侣幽魂的传言被吵得最凶的是2009年秋,那时苏丝同父异母的妹妹、年仅23岁的柏格瑞·德卢卡离家后杳无音讯;并且很巧合的是,事发前后有人称曾在夜间目击到小石屋里出现过很诡异的幽光魂影。

  据此,乔尔又转去追问苏丝。她有些无奈解释说并非有心隐瞒,而是事出有因:柏格瑞曾数次离家出走被寻回。最后一次她计划缜密,不仅不动声色地分批将自己名下账户现金取空,而且还带走了一些贵重首饰。警方四处寻找无果,为保全声誉,全家族成员对此一直讳莫如深。

  言者讲得在情在理,听者自然也不好刨根问底儿。不过,乔尔还是心有不甘地一连几晚远观那山顶小石屋,宁静无异。就在乔尔的好奇心渐渐淡漠时,风波再起:一日夜深,当睡意迷蒙的他起床如厕之时,竟不经意又瞥见山顶小石屋方向闪现微弱光亮。

  等乔尔手忙脚乱地摇轮椅上阳台,调整望远镜看过去,这次倒是只看见微光摇曳,一个穿梭移动的身影。动态的影像在望远镜里本来就模糊不清,外加他忙中出错碰翻望远镜,弄得镜片碎裂彻底没戏。

  虽然又是一次无果而终,但乔尔有种不祥之感。纠结了两天,意外得知骨外科的一名调假回家的女医生没有按期返回,与其家人联系,对方竟告知该女医生根本就没有回家。

  因为近日乔尔所见异样已被护士们添油加醋四下传开,关于情侣幽魂有个比较邪门的说法,即每当有人目击情侣幽魂出没之际,就会有人莫名失踪,当地人称这为恐怖至极的怨灵勾魂。

  乔尔本来完全不信什么情侣幽魂,但女医生的失踪令他联想到自己种种所见所闻。细细思忖,不由人不多想多疑。

  可仔细琢磨,倘若真有怨灵勾魂,之前失踪的柏格瑞属于德卢卡家族后人,算是与传言有所牵涉;那么女医生既非本地人,也看不出与古老传言有何瓜葛,家世身世也与德卢卡家族毫无关联,怨魂勾魂就显得匪夷所思了。

  事发后每到入夜,乔尔都会独自摇着轮椅去阳台,静静地、长久地远眺山顶小石屋方向。其实这样靠肉眼只能看见河对岸山顶的隐约轮廓,但是在心里,他特别希望目光能穿透暗夜,洞悉重重迷雾背后隐藏的真相。

  面对诸多难解的谜团,乔尔觉得,既然很多迹象都起始于山顶小石屋,不如就此入手。于是,他花点小钱收买了医院园丁的小孩,乘人不备悄悄从后门溜出医院。

  在孩子帮助下,乔尔拄着拐杖一路艰难地爬上了山顶小石屋。乔尔开始东寻西翻,屋外忽然传来园丁孩子的狗叫。乔尔循声出屋,只见小狗正冲着墙外篱笆汪汪叫唤。他凑近扒拉了几下藤蔓,看见脚下的土层有被翻挖的痕迹。

  处于深冬风口的泥土坚硬,谁会在此时此处翻挖?这个疑惑立刻让乔尔微觉讶异。他想了想,转身找来铁棍和铁锹,同园丁的儿子一起挖起来。挖了不一会儿,一截沾满泥土的蓝丝绒随着铁锹被掀出来。乔尔盯着那沾满泥土的蓝丝绒,身上不觉激灵了一下,然后哆嗦着摸出手机报警。

  赶到的警察轻而易举从土里挖出失踪女医生尚未腐坏的尸体;更出人意料的是还连带出另一具人体骷髅。几天后,DNA检测报告出来,证明为失踪5年的柏格瑞·德卢卡。

  事到如今,神神叨叨的情侣幽魂传言已经变性成刑事案件,警方自然急查线索。多管齐下,很快就查出女医生的账户里近期有几笔不菲的进款,支付者竟是安吉洛医生。

  与此同时,苏丝也向警方坦承家族秘不外宣的一段往事:原来,当年柏格瑞曾因网球扭伤脚住院,负责治疗的正是安吉洛和死去的女医生。出院后柏格瑞与安吉洛医生私交密切并产生恋情,后遭德卢卡家族反对才迫于压力分手。不料事过半年多,柏格瑞就留书最后一次离家出走。

  既然全部线索最终都明确指向安吉洛医生,警方当即对其实施逮捕。

  乔尔闻听,联想最初提及山顶小石屋的影像时安吉洛医生的反应,虽觉有所古怪,但是如果把查实的线索仔细梳理,如果安吉洛医生是与柏格瑞恋爱不成遂起杀意的话,那么时隔5年后他为何要对并无纠葛的女医生支付昂贵的费用?又为何故技重施呢?

  当晚,乔尔静坐阳台,出神地凝望着远处氤氲山影。这时手机铃响,警方告知:刚抓获了一个欲悄悄潜入安吉洛医生家里的神秘人——苏丝。从她身上搜出一件有家族标记的珠宝手链,该手链作为柏格瑞失踪的随身物品被登记在案,如今出现在苏丝手里就不同寻常了。

  实际上,别看苏丝外表一副文雅得体的淑女做派,却在5年多以前染上毒瘾,并私挪家族企业款支付毒费。

  出于手足感情,柏格瑞也曾数次用自己的钱替苏丝填补亏空,但眼见其越陷越深,便劝姐姐向家人坦白。不料,妹妹的好心反令苏丝忧心,因为一旦事发,她的继承人资格不仅会被取消,而且家族还会断绝其奢华的生活费。

  因此,苏丝一番精心设计后,借故将柏格瑞诱骗到山顶小石屋杀害并隐匿尸体,尔后散布了妹妹离家出走的谣言掩盖真相。

  原本以为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计谋,岂料柏格瑞去小石屋途中偶遇女医生,告知与姐姐见面。而女医生在柏格瑞失踪后联想所有细节发现蹊跷,随后频频向苏丝勒索钱财。

  近日女医生家中生变急需大笔金钱,而苏丝所掌管的家族产业因经营不善已临近倒闭。于是,女医生又以知晓柏格瑞行踪为由转向安吉洛医生。急于获悉恋人下落的医生毫不迟疑,数次支付了大笔酬劳。

  苏丝得知后,担心真相败露,于是几次约女医生到山顶小石屋,告诫其罢手。交谈中她从女医生口中得知住院的乔尔正打探夜晚目击山顶小石屋光影之事,遂灵机一动,以参加舞会的借口,自己男扮女装着画师燕尾服,并让女医生穿上蓝丝绒裙装,演出一幕情侣幽魂再现混淆视听,其实是想掩盖毒杀女医生的真相。

  毕竟做贼心虚,在乔尔上门打探旧事之后,苏丝又一次悄悄到山顶小石屋,将掩埋尸体的篱笆土层填厚加固。而这也就是乔尔最后看见的一次情侣幽魂光影再现。

  真相大白,谜团破解,小城卡森蒂诺依旧保持着一派宁静悠然。德卢卡家族将山顶小石屋整理一新,将蓝丝绒美女肖像陈列室内,以神秘凄婉的情侣幽魂传言和两桩被破解的迷案吸引着前来的观光客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