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命案现代故事13

  密室命案

  1.密室命案

  那年各居民小区都还没有安装监视器。

  这年的7月13日上午11点40分左右,一个年轻的女子神情慌张地冲到县刑警大队,焦急万分地说道:警察同志,不好了,阿峰似乎遭到了不测,在叫救命哪!你们快去吧!

  这种急如星火的报警人,李小虎见多了,所以让她慢慢说。于是,这位名叫于素玲的女子语无伦次地说道:阿峰住在东方小区9幢103室,我刚才和他通电话时,他刚说了一句话,就突然叫了声救命哪,就再也没有声音了。我再叫他,打他电话,也没人接了!我急坏了,想了想,就连忙打了个电话,叫人为我开车,用了40分钟的时间,赶到了他住的东方小区里的家门口。可是,我都把门铃按坏了,嗓子也快喊哑了,里面就是没人接应!这不是出事了又是什么呀?警察同志,你们快去救人吧!

  听到这里,李小虎已经把事情了解得差不多了。于是,马上报告了大队长。大队长立即下令出警,在于素玲带领下,与小虎等一干刑警驱车驶向了东方小区,停到了9幢103室的大楼前。

  9幢103室的门前,站着一个身材魁梧、浓眉大眼的小伙子。于素玲说,就是他做好事亲自驱车走高架,专门把她送来的,路上还闯了几个红灯呢!刑警们无心听她噜嗦,便上前又是按门铃、又是敲门的,忙乎了起来。于素玲也大声叫喊着阿峰,阿峰。可是,折腾了好一会,里面就是没人应答。无奈,刑警们不得不用特别工具开门而入。

  进门一看,果然出大事了:一个年约二十五六岁的小伙子,五官大张、四肢摊开,一动不动地躺在客厅的茶几旁,已气绝死亡。阿峰——于素玲见状,当场就大叫一声昏厥了过去。

  从被害人后脑勺上那道手腕粗细的深深的凹坑上初步鉴定,被害人是受到外力打击致死的;再从被害人家中一切完好无损的现场看,杀人凶手并非图财害命,而且还很可能是阿峰相熟的人。

  根据刑侦经验,李小虎首先在与被害人来往最密切的人中找线索。于是,作为被害人阿峰的未婚妻于素玲,第一个接受了调查。

  因受未婚夫突然死于非命的沉重打击,于素玲面色苍白,说话也有气无力,但是她还是强打精神一一回答了李小虎的提问。

  7月13日上午10点正,于素玲为了在国庆节那天与阿峰举行婚礼时求得安逸,所以她怀着复杂的心情,主动给昔日的恋人汪林强打了个电话,请求对方看在他们恋人一场的情份上,原谅她。没想到,电话拨通后,话筒里却传来了阿峰那习惯的问答语您好,我是阿峰。于素玲哭笑不得,还以为自己按错了电话号码储存键,把电话打到了阿峰家里的座机上!她正想问阿峰怎么会在汪林强家里的时候,却紧接着听见了阿峰传来的一声短促的呼救声,接下来就再无声息了。

  于素玲在结识阿峰前,就与汪林强恋爱了,而且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汪有个徒弟,就是阿峰。因汪林强的关系,于素玲不但认识了阿峰,还居然移情别恋,与阿峰深深地爱上了。

  于是,汪林强恼羞成怒了,开始了对阿峰与素玲的阻挠与纠缠,他时而打电话给阿峰,污蔑阿峰夺人所爱,谩骂阿峰是白眼狼,诅咒阿峰不得好死;时而又打电话给于素玲,向于素玲苦苦哀求,请求她重新回到他的怀抱里。当然,他遭到了于素玲的拒绝。

  但是,为人憨厚的阿峰,总感到自己欠着师傅的一笔情,感到自己愧对汪林强。所以他曾多次对于素玲说,他要好好地找师傅谈一谈,争取师傅的谅解,否则他会一辈子不安心的。然而,使于素玲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阿峰突然死于非命,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听了于素玲的陈述后,专案组基本确定了这是一起情杀案,而且不约而同地把汪林强列为了这起命案的重大犯罪嫌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