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婆娘发善心

  财迷婆娘发善心

  常师傅离开了几十年的方向盘,安全退休,回家鹤养天年,养养花种种草,看看孙子打发时光,那时上班没时间,哪里也去不了,现在退休了,时间由自己来支配,好在身体还撑得住走得动,打算带着老伴出去搞搞旅游,游游山看看水,也不枉来世一场。

  这天晚饭后,常师傅跟老伴说:咱俩都这把年纪了,你跟着我过了这多半辈了也不容易,我想啊!咱俩跟老年团出去玩玩,再等几年动不了了,哪里也去不了了。常师傅的话一出口,遭到老伴极力反对,老伴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都说外面好,多好我也不眼馋,花了钱找罪受,劳民伤财图个啥呢,不去不去。你退休了也不能松套,还得接着拉,到什么时候拉不动了再歇。

  我都什么岁数了还去挣?你这婆娘心够狠,退了休也不让歇,我有工资,够吃够花的就行了呗,挣得钱不找机会花了,留着有什么用?钱多了又有什么用?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想不开老糊涂。常师傅唠唠叨叨地说。

  老伴脸一拉说:你说我想不开老糊涂?我看你没脑子,钻进脑袋不顾腚,钱多了就有钱多的用处,谁还怕钱扎手不成,你不去挣钱,咱俩就分居各过各的,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常师傅见老伴真的急了,张了张嘴没言声,熟透的山芋——面了,此刻,常师傅心里不光是憋屈,还心存无奈和忧虑,知道老伴那脾气,说一不二,自己开了几十年的车,只会开车不会做饭,这老了老了,要是分居过,那可就苦了。知道老伴是个财迷,把钱攥出汗来也舍不得花,你说放着钱干么?眼里从来不放闲人,想方设法让他再去挣钱,把他当成了摇钱树,常师傅觉的岁数大了,视力也不行了,不想再干老本行了,够吃够花的愿意静下心来自由打发时光,思来想去,和颜悦色地跟老伴说:我没什么文化,只会开车,都这把年纪了,有雇司机的也没人雇我这上了岁数的人,没有技术去给人家打工谁要我呀?你说我还能去干么?老伴说:你的驾驶技术没的人可比,我觉得呀,跑出租车这活到是很赚钱的,去出租车公司租辆车不就妥了,日进分文,只要天天进钱就行,总比闲呆着花一分少一分要强,还是听我的,就这么地了。

  常师傅跟老伴过了这大半辈子,什么事都是老伴说了算,老伴要想做的事是八匹马也拉不回来,常师傅拧不过老伴,只好情不自愿地服从。接下来,老伴督促常师傅在出租车公司租了一辆车,跑起了出租车。

  常师傅第一天跑车,就旗开得胜,跑了一趟长途,一天赚了五百多,老伴高兴的脸上的皱纹都没了。这接下来,常师傅早出晚归,辛辛苦苦,每天都有几百块钱进账,比上班时挣得还多,老伴高兴地出来进去嘴里哼着小曲儿,常师傅每天出车回来,老伴早把酒烫热了,菜炒好了,把常师傅伺候的舒舒服服。

  常师傅待人和善说话客气,从来不宰客不诈人,规规矩矩,回头客很多,还多次免费送过参加高考的学生去考场……跑了一年多出租车,就被市里评为最美好司机,老伴高兴地不得了。

  为了让常师傅多挣钱,老伴又招揽了几个负责早晚接送的学生,这一来,常师傅的担子更重了。这天,老天下雨,常师傅跑了一天,傍晚去接那几个孩子回家,由于堵车去晚了,结果有一个孩子擅自跑了没接到,这下责任可大了,孩子都是家长的眼珠子,常师傅顿时急得不知所措,费了好多周折才找到,那个孩子去了他的一个同学家玩游戏机了,好在没出什么大事,那件事发生之后,对常师傅触动很大,担心以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回家和老伴吵了一架,第一次长了公鸡毛自己说了算,把接送孩子的事给辞掉了。

  这天午夜时分,常师傅刚躺下想好好地睡一觉,身旁的手机突然响起,接听后,附近小区里有一个病人,需立即送省城医院救治,家人要雇用常师傅的车给跑一趟,常师傅白天跑了一天车,累的筋疲力尽,给多少钱也不愿跑了,三百多公里的路程,自己的视力也下降了,夜间疲劳驾车,路上容易出事,刚想回绝,老伴抢过手机,很爽快客气地说:请您等一等,出租车马上就到。老伴给应了下来。那天,常师傅在老伴的督促下,驾车不情愿地去了省城,返回时,天黑又下起了雾霾,高速公路被封,只好走下道,又是晚上,能见度很低,常师傅紧紧握着方向盘,象蜗牛似的一点一点谨慎缓慢地往前爬行,三百多公里的路走了十多个小时,途中有一段路正修路,险些发生车祸,回到家,常师傅连吓带累病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