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孝路的尽头

  忠孝路的尽头

  A

  申鸣想考楚国公务员,还差一些盘缠,申父就上山挖草药卖。一不小心,申父滑落山崖,摔断了一条腿。申鸣抱着父亲的断腿放声大哭,撕心裂肺地喊:爸,我再也不考TMD公务员了!

  父亲一耳光扇在儿子脸上,骂道:没出息的东西,你要是不去考,老子我死给你看!

  申鸣很是纠结,考试只需一个时辰,可来回京城一趟,需要一个多月。申鸣的母亲已去世多年,自己这一去,断腿的父亲谁来照顾呢,托付给谁申鸣都不放心;可要是不去考,把父亲气出了三长两短,自己也是千古罪人。

  左思右想,申鸣决定,带着父亲一起去京城。他收拾好家里的独轮车,一边驮着老父亲,一边驮着柴米油盐,奔赴京城。

  申鸣和父亲一路说说笑笑,只当来游山玩水。在手推手吱呀吱呀的欢叫声中,不知不觉半个月,父子俩走过一千多里的云和月,来到了京城。

  京城里到处都是摇头晃脑的读书人,都是要来出人头地的。申鸣突然觉得很没意思,报考公务员的人太多,平均七千人争一个名额,读书人的体面和斯文,基本上都将在这场厮杀中体无完肤。就算自己意外地考上了,又有什么意思呢,父亲的腿,以后想踢儿子的屁股都没法踢了。

  走进考场,申鸣手中的笔,就像父亲的断腿一般沉重。

  考试文章标题是《楚国明天更美好》,这是申鸣练习多次的文章,轻车熟路写出来即可。可是,此刻笔落在竹简上,一向中规中矩的申鸣,突然变得张牙舞爪,一肚子的郁闷和不合时宜,倾泄而出。

  半个时辰,申鸣痛痛快快发完了牢骚,把笔一扔,朝目瞪口呆的监考官冷笑一声,扬长而去。

  回到旅馆,申鸣把父亲背上手推车,踏上了回家的路。

  父亲问:不等放榜了?

  申鸣说:爸,我能推着您跋山涉水一千多里,还有啥不能干的呢,何必一定要把自己卖给楚王呢?再说,我要是做了公务员,就得为国家效力,为人民服务,谁来侍候你呢?

  父亲呵呵一笑,说:小子,没考好你也不要花言巧语跟我打马虎眼。我也不是一定要你考上,只是觉得,男人嘛,有机会你就当竭全力去搏一搏,要是你边搏的勇气都没有,那你肯定不是我的种。

  怕就怕,申鸣挥一把头上的汗,怕就怕,我万一考上了,万一成了贪官,被杀了头,就不能为您养老送终了。

  你要是成了贪官,父亲用拐杖戳一戳儿子的肚皮,肯定也不是我的种!

  父子俩就这样东拉西扯,一路云淡风轻,倒也平添了几分乐趣几分逍遥。

  B

  申家父子还在回家路上斗嘴皮子玩儿,申鸣推着父亲千里赴考的事儿,已不胫而走,感动了全楚国。口啤的力量,把申鸣塑造成了楚国最美孝子。

  楚惠王正想树一个孝子的曲型,赶紧让人找来申鸣的卷子。申鸣没有后台,文章又通篇都是敏感字符,早被评卷人扔进了垃圾堆。阅卷组全体工作人员钻进小山一般的竹简堆中,唉声叹气翻检整整两天,才找出申鸣的卷子,呈给楚惠王。

  国王们常常令人捉摸不透,比如,他一面喜欢听人歌功颂德,一面却又鄙视那靠功颂德吃饭的人。合该申鸣时来运转,他一时冲动写下的忧愤之作,竟把楚惠王读得上下通气拍案叫绝。楚惠王当即决定,一步到位,直接拜申鸣为宰相,主持军政大局。

  终于要到家了,申鸣远远地看见自家的茅屋,松了一口气。再近一点,申鸣心中突然忐忑起来,门前围着一群人,像是官兵!虽然我的文章对楚国的明天不太乐观,但一字一句都充满了对楚国的热爱,难道楚王要问罪?

  申鸣汗如雨下,叭嗒叭嗒掉在石板上,一半是推车累的,一半是吓出来的。犹豫片刻,www.5aigushi.com申鸣停下手推车,支吾道:父亲,儿子可能惹祸了,可能不能在你跟前尽孝了。官兵在家里等着抓我呢。

  父亲搭手一望,一脸喜色,说:儿子,你考上了,那些人是送喜报的。若是来你的,只怕你察觉跑掉,一定是悄悄隐藏在屋后茅草丛里的。

  是福是祸,都躲不过。父子俩坦然回家。

  领队的百夫长上前来扶起申父,一面对申鸣说:恭喜申大人,大王要请你做宰相呢。

  申鸣愣了一愣,说:这个,只怕不行,父亲行动不便,我要出去做官,谁来侍候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