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女人

  迷失的女人

  张莉从公司出来,十分疲惫。像往常一样,她信步走进公司旁边的酒吧,想喝几杯放松一下。刚进酒吧坐下,调酒师就诧异地看她:我还以为你走了,刚刚看到你离开。张莉笑了,问调酒师在说梦话?她明明刚从公司出来。调酒师微微皱起眉,有些困惑:你刚刚喝了两杯蓝色冰山,还不小心打碎了一只杯子,赔了五十块呢。

  轻轻抿了一口酒,张莉认定调酒师在跟他讲笑话。已经有一段时间,两人常说一些暧昧的话。这让张莉很受用。

  他们认识两年了,他怎么会认错人?

  喝罢一杯,张莉又要了一杯。调酒师却推过一杯冰水说:你已经喝了三杯了,再喝又要醉了。最近,张莉常常醉酒。她有点儿不高兴,对调酒师说:今天我莫非得罪了你,你怎么处处和我为难?

  调酒师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好又调了杯酒。

  喝了两杯,张莉觉得调酒师怪怪的,心中无趣,便站起身。正要到楼上打会儿保龄球,她突然看到一个穿黑风衣的女人正从保龄球馆出来。刹那间,张莉几乎惊呆了。那女人,和她长得一模一样,而且还穿着同一个品牌一模一样的衣服。连张莉都要怀疑,她看到了自己正朝着楼下走!

  震惊得捂住嘴巴,张莉尾随女人走出大楼。只见那女人走到一辆崭新的小车跟前,突然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朝着车窗砸去。报警器响了起来,女人若无其事地离开。张莉惊呆了,见她站在路边拦车,她也拦了车跟在那女人的身后。令她怎么都想不到的是,那女人朝着自己的家走去。香榭丽舍别院,张莉一年前在那儿买的房子。

  女人明显醉了,拿出钥匙开门竟有些摇摇晃晃,张莉的心提到了喉咙口。她真想大声喝斥女人,想上前阻止她。可她却又心存好奇,想知道下面还会发生什么。想知道这女人到底要干什么。站在门口半晌,张莉轻轻拧开门锁,一闪身,进了旁边的储藏室。老公在书房,那女人一进门就朝丈夫吼叫,嫌他没有把地毯清理干净。

  老公乖乖地走出来,竟然将那个醉得歪歪扭扭的女人扶进了卧室。张莉想冲出来,令她更无法忍受的是,那女人竟搂住了老公的脖子。

  两人进了卧室,张莉从储藏室出来,呆呆地站在客厅。难道她在做梦?那个女人是谁?为什么会有自家的钥匙?而且,她买的明明是绝版衣服,那女人为什么会有同样的一款?张莉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她听到了卧室里的喘息声,再也忍不住,紧走两步。可没等她走到卧室门口,突然看到里面的灯亮了,只听到老公大声吼叫着:你是谁?

  女人诧异地答道:我是你老婆,张莉啊!

  老公拿起衣服退出卧室的门,大声说:你不是张莉,你不是张莉。

  张莉再次闪身躲进储藏室,从门缝里往外看。只见那女人穿着她的睡袍,气势汹汹地出来,跷着腿坐在沙发上,顺手拿起了一根香烟。那姿势,竟然与张莉分毫不差。女人狠狠地吸了口烟,张莉默默地看着她,仿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以前她烟瘾很大的,后来在老公的一再劝说下,下决心戒掉了。这个女人,看上去似乎很享受吞云吐雾的感觉!

  只见女人一根烟吸完,像是下了决心一般,猛地站起身。张莉的心提到了喉咙口,她感觉女人好像是想干什么了。果然,女人突然走进厨房,将一柄冻肉刀藏在了身后。这时候,老公穿好衣服来到了客厅,女人满脸微笑地走近老公。张莉再也忍不住,顺手从身后拿起了一根高尔夫球杆,突然冲出门,猛地朝着女人挥去。女人身子一歪,鲜血顺着脑袋汩汩而出。老公惊异地看看张莉,再看看倒在地上的女人,他辨不出哪个是自己的妻子。

  女人倒在地上,大瞪着眼睛。张莉扔掉高尔夫球杆,手颤抖着,捂住了脸。老公看到地上女人手里的冻肉刀,终于确认眼前救自己的才是妻子。他小心地将妻子揽进怀里,拿起电话就要报警,却被张莉一把拦住了。

  在张莉的坚持下,老公和她七手八脚地将女人抬出门。好在已经是深夜,电梯里没有碰到人,而街上也很少有人行走。将女人放到路边,张莉用公用电话拨打了120。躲在角落里,看到医护人员亲手将女人抬上救护车才离开。

  回到家,张莉和老公一晚没睡。老公从背后抱住她的腰,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有人整了容,做成了和张莉一模一样?然后又偷偷配了家门钥匙?可是,这是为什么?她为什么要刻意伪装成张莉?甚至一举一动都不差分毫。可他知道,那女人的身体不是张莉。

  张莉摇摇头,她不知道。一点儿都不知道。

  天,慢慢亮了。整整一天,张莉魂不守舍。上午,老公换掉了家里的门锁。

  从公司出来,张莉像平时一样去酒吧,特意比平时早了五分钟。可调酒师再次惊讶地问:你又回来了?刚刚明明喝过两杯了。

  张莉的心沉了下去,她轻轻品着酒,问调酒师:你确定刚才看到我喝了两杯?

  调酒师轻轻摇晃着酒桶,说是啊,你忘了?刚刚明明是你老公陪着你,你们一起叫了个情侣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