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看穿你

  一眼看穿你

  周末,赵之去乡下河边钓鱼,突然乌云翻滚,电闪雷鸣。他抓起鱼竿拼命往回跑,一声惊雷,将他击倒在地。他的衣服被烧烂,连头发都烧焦了。附近的农民以为他死了,后来发现他竟然还有呼吸,好心人便把他送进了医院。 赵之昏迷了三天三夜,第四天一早竟奇迹般地醒了过来。医生怀疑他会有后遗症,但什么仪器都检查过了,啥毛病也没有。从雷公老爷手下捡回一条命,他乐滋滋地回到了家。 第二天,赵之乘公交车上班时,突然万般惊愕地发现,他的眼睛像X光一样,有透视功能,能看清人脑的构造。这还不算,更神奇的是,能看穿人的思维!他前面有一位戴鸭舌帽的青年,正在盘算如何偷走同座位乘客的皮夹。赵之走上前轻声道:"千万别那么想。"那青年吓得面如土色,车刚一靠站,他就溜走了。 赵之来到厂里,发现大张一边猛抽烟,一边在想,怎么才能把工具箱里的一把新电钻带回家。他走上前去,拍了拍大张的肩膀,笑着说:"一把电钻能值几个钱呢?"大张惊吓得半天说不出话来。此时,车间主任正苦思冥想着怎样才能和新分来的女孩搞婚外恋。他悄悄对主任说:"你一厢情愿有什么用,人家又年轻又是大专生,你能搞定?"车间主任满脸通红,又觉得莫名其妙。 这下,车间里所有人见了赵之都害怕,想法躲着他,生怕被他看出些什么。谁没有自己的隐私呢,你自个儿在那里想着,一下子就被赵之给看穿了,这多可怕啊。 车间主任向上级反映,要求调走赵之,理由是赵之与人不睦。 副厂长听说赵之与大伙不和睦,就找他谈话。他教导赵之说,与同事相处一定要求大同存小异,讲团结讲大局嘛。赵之看着副厂长的额头,突然神色紧张起来:"您千万不能用您刚才想的办法对付厂长。为了一个正副厂长之分,别把厂子弄砸了。" "你……你胡说八道。"副厂长又惊愕又生气。顿时火冒三丈。 他撒手不管赵之的事了,其实是不敢再管了。 厂长亲自找赵之做思想工作。赵之接受了一番批评,临出门,小声地对厂长说:"您刚才想得对,十万块钱放在家里的水表箱下面还是不安全,依我看,把它交上去最省心。"厂长吓得两腿酥软,眼睛发黑,扶住门框才没有摔倒。这番惊吓之后,厂长才揣摸到赵之与人不睦的真正原因。 厂长把赵之作为一名技术能手,推荐给一个老乡的单位,他老乡是那里的头头。三天以后,老乡带着赵之来到厂长办公室,老乡咬着牙压低声对厂长说:"你太缺德了,真是老多老乡,背后一枪。" 怎样才能让赵之名正言顺地离开工厂呢?厂长想出了一条妙计。他命人出了一份离奇古怪的考卷,规定成绩不及格者都要下岗。随即,厂长又给厂里所有人发了一份答案,唯独没给赵之。考试时,每人关在独立的房间里,谁也瞧不见谁。这下,赵之果然得了个零分。 赵之回到了家,并没太难过,他相信自己的能力,不可能弄不到一碗饭吃。没几天,他就被一家私人企业高薪聘用了。两天不到,他又回来了。那老板赌钱赌输了,想购进一批棉籽油掺到菜油里卖。赵之发现他的想法后,及时规劝他。老板当面笑着点头,第二天找个茬将他辞了。 他回到家,老婆讥讽道:"你本事那么大,什么都知道,结果连工作也没了。"老婆气呼呼地说完,把头偏向一边不再理他。 过了半晌,赵之说:"好吧,既然如此,明天我就去南方,不再回来了。" "为什么?"老婆万分惊愕地问道。 "因为你正在想找个什么理由和我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