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解恨

  二牛解恨

  春节前两天下午,被羊子吓得跑走了两年之久的二牛回来了。二牛在乡场下了客车就看见了老同学余三。余三在车站旁开了个饮食店,老同学见面还不叙叙话儿?余三给二牛弄了一盘猪头肉,让他慢慢喝酒,忙里偷闲地时不时过来同他拉呱几句:二牛,你知道不,羊子鱼塘之事与你无关。二牛听了点点头,思绪立马回到了两年前。

  两年前的春雨来得迟,水库里的水再枯也要放水耕田育秧。春水贵如油,羊子拦水入了他的鱼塘让二牛干瞪眼,发生纠纷后他俩打了一架。村干部来解决他俩的纠纷,判二牛理亏,是他先出手打人,应赔付羊子的医药钱;羊子早交了水费,二牛没交水费,没有理由先得水。二牛不服气,说他不是赖那几个水费,只是这几天没有钱,是种庄稼重要还是养鱼重要?他不但不付羊子的医药钱,还扬言要把羊子鱼塘的鱼全部毒死!几天后,羊子鱼塘的鱼真的死了不少,许多人怀疑是二牛投了毒。羊子先去找村干部,后到乡上去报案,羊子的侄儿就在乡派出所工作,羊子又是乡上有名的养鱼专业户。好汉不吃眼前亏,考虑到这些,二牛就来了个底脚板抹油——溜,一溜两年不见人!走时,二牛在余三店里喝过酒,讲了他和羊子的事。这会儿,二牛听余三说羊子死鱼与他无关,反而更加痛恨羊子。羊子不就是有几个臭钱能买通村干部乡干部吗?老子如今手头也不缺钱!

  二牛一块块吃肉,一口口喝酒,脸涨得通红。余三忙完了生意就过来劝他,事情早过去了,尽量与羊子以和为贵。二牛口头应答着,心里却有了主意:已买的200元钱的烟花爆竹在祖坟前燃放光宗耀祖,还要去扒羊子家的祖坟,不然这辈子难解心中的恨!余三知道二牛好那杯中之物,喝多了天王老子都不怕,因此不想让他多喝。但二牛自己不起身走出店去,余三也不便赶他走。直到太阳快落山了,二牛才离开余三的饮食店,临走还忘了付酒肉钱。余三知道二牛这回又是喝过量了。

  回家路上,二牛一直还没有拿定主意,是先到自家祖坟前燃放烟花爆竹呢,还是先去扒羊子家的祖坟?如果先扒羊子家的祖坟,再到自家祖坟放鞭炮,羊子见祖坟给扒了,必认定是我二牛干了后在祖坟前庆贺。如果先在自家祖坟前放完鞭炮再去扒羊子家的祖坟,那么乡邻们都知道我二牛回来了,不是我二牛扒了别人的祖坟还有谁有这么大的胆量?走着走着,他不觉到了本村地界的岔路口,一条道是去自家祖坟,一条道是去羊子家祖坟,该先往哪条道走呢?好吧,就请老天爷来决定吧。那会儿二牛已走得全身发热,脱了外衣拿在手中,他决定往上抛外衣,外衣落在哪条道就往哪条道走。二牛把手里的外衣用力往上抛,黑乎乎的一堆东西没有落地,自己倒先扑通一声着地了,跌得他更加昏糊,想爬也没力气爬,很快便倒在地上打起了呼噜。

  二牛感到有些凉意时醒来,不知躺在地上睡了多久,天早黑了,四周传来一阵阵狗叫,还看见远处有未熄灭的灯光,说明此时还未过半夜。二牛想,还不快走等何时,再晚了大家都睡了,谁还看得见燃放的烟花?幸好,这段时间没有谁路过此地,他的衣服及一大包烟花爆竹没有被人顺手牵羊拿走。二牛决定在自家祖坟前放完烟花爆竹就去扒羊子家的祖坟,只要不被羊子当场捉住,他羊子就不敢动我二牛一根汗毛!羊子的侄儿在派出所,老子二牛的一个朋友的哥还在市公安局呢!这两年,二牛在外认识了不少三教九流的人,正当干活儿挣钱的门路多多,有了钱胆子比两年前更大了。

  二牛到了自家祖坟前,跪下叩了三个头,轻声道:老祖宗有灵,感谢党的政策好,我二牛在外挣了两万多块钱,不然买不起这么多的东西来放响报喜。接着,二牛抽起了一支烟用火红的烟头点鞭炮。可是,那鞭炮居然怎么也点不响。二牛气得大骂,他妈的,生产假冒伪劣产品的人会绝子绝孙!他打燃打火机贴近火苗一看,忍不住哎呀呀笑了,原来那香烟火头是触在了干树枝上,干树枝怎么会爆响?一串鞭炮炸响后,二牛接着放礼花弹,砰、砰、砰炸得天摇地动,天空中出现了五颜六色的火花,好看极了。二牛相信还没睡觉的村里人正在睁大眼珠子往这片天空看,睡了的人也可能爬起床来看,都知道是我二牛回来了,不先进家门先孝敬祖宗,待明日天亮,他们就会像看明星一样看我发了财的二牛!二牛边放烟花爆竹边想,就怕羊子不在家,看不着这壮观的场景。羊子每年给祖坟放响,只有鞭炮没有烟花。乡俗是大年三十和初一才给祖坟上香化冥钱,并且是在白天,我二牛创新,提前在夜里放鞭炮燃烟花……二牛亢奋极了,随后感到说不出的疲惫,只得先躺在地上小憩一会。

  该去扒羊子家的祖坟了,这时二牛才感到赤手空拳的不好扒。他想回家取锄头工具什么的,又一想两年没回家了,要是婆娘知道了自己是准备去干扒羊子祖坟的恶活儿能让吗?不,不能回家,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二牛干了恶活儿,哪怕十指抠得鲜血直流。扒了羊子家的祖坟,羊子家就会慢慢衰败了,羊子就再也不能在村里神气了。

  突然,强烈的手电筒光罩住了二牛。

  谁?!二牛问。

  手电筒光灭了,二牛看见那立着的黑影步步向他移来。你是人是鬼?二牛又问。影子不答是人是鬼,继续向他移来。手电筒又亮了,光线投在了地上,余光让二牛看清了那是羊子冷酷的脸。

  二牛,让我怎么感谢你呀?

  二牛哼着鼻子道:你感谢我?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那么,你来我家祖坟处弄得这么热闹干啥?

  二牛顿时如遭五雷轰顶!他借着羊子的手电筒光线,回头一看,肚里的酒水立刻变成了冷汗。他妈的,这真不是我家的祖坟呢,怎么稀里糊涂来干了这蠢事?二牛鼓起勇气说:我是来叫醒你祖宗对他说个明白,你羊子冤枉我,说我毒死了你的鱼,你不是人!

  我什么时候说你毒死了我鱼塘的鱼啦?

  两年前你到乡派出所叫人来抓我,你忘了?

  哎呀!二牛呀二牛!那次我是去乡里请农技员来看看我的鱼患的是什么病,你没做亏心事,你怕什么怕?跑什么跑呀?

  我是跑吗?我是出外挣大钱!我会怕你羊子?要不然我俩再打一架,照样不付你医药钱!

  羊子小声笑了:你挣了大钱?有多少?

  二牛下意识地摸了摸衣包,接着就慌神儿了:我的钱呢?钱在哪儿丢啦?!

  我捡着了,两万三千元,是你的吧?羊子说,我来看是谁在我家祖坟前搞得这么热闹,在岔路口捡了这包用报纸包着的钱。换了是你二牛,你能归还给我羊子吗?羊子把钱包砸在了二牛脚下,然后转身走了。

  羊子……二牛的酒全醒了。钱是放在外衣口袋里的,是在岔路口抛外衣时钱掉出来了?还是他二牛喝酒太多抓出来扔了?此时,二牛心里什么滋味都有,可对羊子却恨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