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之情

  兄弟之情

  大难临头各自飞 程子苑下岗了,本来他就挺受打击,没想到老婆廖静又拿着他下岗的事说事儿,非要和他离婚。真是验证了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的说法。 廖静在离婚前骂他:你个窝囊废,人家那么多科室人员都下不了岗,怎么偏偏让你下岗?你说你不是个窝囊废是什么,跟着你还能有什么出息。 程子苑想廖静也就是闹闹而已,料想不到她真的会和自己离婚,而且不留一点挽回的余地。 离婚时,廖静大方地把孩子和房子都让给了程子苑,她说她有能力找个有钱的男人,不稀罕他这点破财产。 程子苑相信廖静有这个能力,她一向有勾引男人的本事。早知道现在会落到这个下场,当初还不如把她让给吴肖诚,自己找一个本份平凡更不嫌弃他的女人过平淡的日子。 可是世上哪儿有卖后悔药的呀。 廖静看女儿时,还很有风度地对程子苑说了一番:程子苑,你成天就是活要面子死受罪,你说你都混到这地步了,还挑什么工作。我劝你为了女儿,去找吴肖诚吧,让他给你碗饭吃。你要实在拉不下你那张脸,我去给你说说? 程子苑不想听廖静再唠叨了,何况又说起吴肖诚,气得冲她喊:请你以后少管我的事,我成什么样和你无关。 廖静也非常生气地回了句:我才懒得管你的事,真不识好歹,这婚算是离对了。 其实,在廖静和他离婚之前,他就有过找吴肖诚的想法,但想来想去,还是没去。这不仅仅是个面子问题,他还要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他曾对着吴肖诚的面发过誓,生死不相往来。 兄弟反目成仇 那么,程子苑和吴肖诚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关系呢? 其实,他俩在大学里曾经是一对一起睡了四年的好兄弟,吴肖诚睡上铺,程子苑睡下铺。那时宿舍里七个人,只有他俩是从农村里考出来的,所以从心里更近一层。四年来,他们亲如兄弟,比亲兄弟还亲。毕业时,为了不分开,又商量着到了同一个国企在一起工作。 在选择工种上,程子苑和吴肖诚产生了分歧,闹的很不愉快。吴肖诚这个哥哥坚持到车间里当工人,他说他想在车间学点技术以防以后失业了还能落下点技能。程子苑说他是鬼迷心窍,去车间里当工人不但对不住起早贪黑供我们上大学的父母,还对不起在大学里学了四年的专业知识,是纯粹在糟蹋生命的质量。 可是无论程子苑怎么对吴肖诚说,吴肖诚都坚持到车间里当工人,程子苑则选择在人力资源部做了一名管招聘的职员。 在以后工作的日子里,见证了程子苑说的话。吴肖诚成天穿着一身油腻的工作服在车间里周旋,连个休息的时间也极少有。程子苑的工作不但表面上光鲜,也悠闲的如神仙。上班看着报纸喝着茶水,冬天有暖气,夏天有空调,连谈对象都得是漂亮上档次的。 那时程子苑谈了好几个对象都不满意,直到遇上廖静。廖静虽然文凭低,可长得漂亮,也曾经是许多小伙子追求的女神。程子苑想和廖静确定关系时,廖静说只要他能在城里买个房子,她就答应。为此,程子苑的父母借遍了所有的亲戚才勉强买了一个二手房。 为什么程子苑会和吴肖诚闹的像仇人一样呢?原因就是由廖静引起的。在订婚宴上,廖静见到了吴肖诚,看他敦厚可爱,私下里记下了吴肖诚的电话,还经常和他短信联系。常说朋友妻不可欺,程子苑万万没想到吴肖诚竟然还和廖静约会。如果是别人和廖静约会他可以理解,偏偏是吴肖诚,他曾经最要好的兄弟。 程子苑气不过,找到吴肖诚,把他结结实实地打了一回。吴肖诚也不还手,说自己就是喜欢廖静,如果他肯放手,他便娶廖静。吴肖诚连这样无耻的话都能说出来,当时把程子苑气的脸色铁青,撂下一句话:你别做梦了,我马上就和廖静结婚。 吴肖诚却对他说:程子苑,廖静不是你想要的那种人,她不适合你,你还是让给我吧。 程子苑一边骂着他无耻,和他生死不相往来,一边走了。 程子苑真的很快就跟廖静结婚了。婚礼时,没有邀请吴肖诚。吴肖诚让别人捎去了500块份子钱,程子苑不收,又退了回去。 时代瞬息万变 如今这个电子、网络飞速发展的时代,真是瞬息万变。比如昨天刚买的时尚手机,今天已经被淘汰,有了第二代,让你应接不暇,坐着飞机都跟不上。 在文凭上,前几年,大学生还很吃香,转眼见大街上到处都是大学生。程子苑可是领教过招聘会上人山人海的悲壮景观。现在,国企能改制的改制,不能改制的倒闭,程子苑的企业是属于想改改不成,不改又不能走,半死不活的状态。这到底怨谁呢?他也说不清。看着一批又一批的职员被下岗,他心里也有了压力。 程子苑曾经私下里让人帮助打问有没有好的去处,都说不好找,小企业挣不了多少钱,挣钱的地方又去不了。这不,后路还没找好,企业就又下来了一批下岗的名单,其中就有程子苑的名字。 下岗后,程子苑跑过几个招聘会,职位都很卑微,工资也太低。后来自己亲自拿着简历去找过一些企业的经理,他想不到,这些经理大部分是比自己年轻好多岁的小伙子。他深深感觉到了这种失业的压力。 吴肖诚就不一样了,五年前,他就看出了国企的衰败,主动辞职,用自己所学到的技术贷款创办了一个小工厂,开了一条生产线。短短五年间,他的工厂已经发展到三条生产线,光工人就300多人,算是个不小的私人企业了,单位里有好多下岗的职工都投奔吴肖诚去了。 也有人问过程子苑:你同学开着那么大的公司,别人还都找他呢,你怎么不去找他? 程子苑想了一次又一次,也去过吴肖诚的公司,每次走到门口就又无奈地返了回来。他不想让吴肖诚笑话他,更不想让吴肖诚看不起他。再想想当初吴肖诚和廖静有过不清不楚的关系,怨恨之心顿然升起。 兄弟不念旧情 人越是不干活就越慵懒。最近,每次送完女儿,程子苑都得回家睡个回笼觉,要不就哈气连天没有精神。这天,他正睡回笼觉,短信铃声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是一个写着未知号码发过来的短信,内容简洁:做人不能退后不前,要放下一切包袱,给自己一个开始,才能有机会获得新生。 程子苑知道这是一条公益短信,但是读完后还觉得挺在理。他又重新反思了一下,觉得自己确实没有吴肖诚有魄力和远见,他应该不计前嫌,向吴肖诚学习。想到这里,他冲了个澡,换了件衣服,向吴肖诚的公司阔步走去。 吴肖诚公司门岗把他挡在了门外,程子苑对门岗说,他是吴经理的大学同学,让他进去吧。门岗说,需要和吴经理报告一下。于是,门岗给吴肖诚打电话,吴肖诚对门岗说让程子苑接电话。程子苑拿着电话想了一下,说:哥,我是子苑,你弟,找你有点事。吴肖诚笑着在电话里说:啊,子苑哪,我现在在外地考察,过几天回去我和你联系行吗?程子苑说:那好吧。于是挂了电话。 程子苑顿时没了刚有的那种不计前嫌的状态。吴肖诚这口气,明明是在敷衍他,就是在外地也能在电话里说清楚呀,干吗不听他说有什么事?他这就是不念旧情了。 程子苑在心里骂吴肖诚:不就是有两臭钱儿吗,有什么了不起!别人你都可以帮忙,我和你再怎么说也是睡了四年的兄弟,你竟然这样对我,当初抢我的媳妇不说,现在还落井下石。 天无绝人之路 次日,程子苑送女儿上学回来的路上,突然看到有个老头晕倒在路中央,路人却像躲瘟疫一样躲开了。程子苑想,也怪不得这些人,现在的人这是都怕了,被敲诈的例子太多太多了。他又一想,不行,万一老头真是晕倒的怎么办?那可是一条生命呀,我得救。于是他用手机先拍下一张照片留作证据不是自己撞倒的,才上前去救。他把自行车扔一旁,截了辆出租车把老头送到了医院。用身上仅有的钱给老人交了急诊费。医生说,老人这是心脏病发作,亏得送来的及时,要不就生命难保了。 老头醒来后,他按老头说的电话号码给老头的女儿打了一个电话。老头的女儿很快便来了,是一位长得比廖静还漂亮还有韵味的女人,更让程子苑惊叹的是,这个女人是开着一辆宝马车来的。 这个宝马女人看到父亲已经脱离危险,又听到父亲说是程子苑救了他,激动不已,一直说着感谢的话,说他们父女一定会报达他的救命之恩。程子苑摇头说不用,只要老人没事儿就好,然后就接孩子去了。 没想到,程子苑在那天晚上就接到了宝马女人的电话,说她要请程子苑吃饭,还他替父亲垫上的医药费。程子苑嘴上说不用还了,心里却很高兴。那钱虽然不多,只有几百,对于他这个下岗工人来说可是一个月的伙食费。 程子苑把女儿托给邻居,如约地去了,见面的地点是市里最有名的酒吧。程子苑从没来过这样高级的地方,有点不知所措。后来几杯酒下肚,就不再拘束,聊天时向这个宝马女人说起了自己下岗又离婚的不幸遭遇。宝马女人听了后,感慨地说,自己也是个离婚女人。程子苑心里一喜,而后又很失望。宝马女人再离婚也是宝马女人,再说又这么漂亮,嫁给谁也不会嫁给他这种落魄的男人。 过了一会儿,宝马女人突然像失去了控制一样哭诉起来,她说她狠透了那些有了钱就不认人的臭男人,她要找一个对自己好的男人,哪怕他什么也没有,只要好好爱她,把她当宝贝一样,她就嫁。这句话又让程子苑心里泛起许多浪花。 宝马女人后来一直联系程子苑,还到程子苑的家里来看她的女儿,并且向程子苑敞开了心扉说,就凭他救自己的父亲就证明他是个好人,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她要嫁给他。程子苑认为这是在做梦,还咬了咬自己的手指。 宝马女人叫吴雪仪,她说她正要开一个工厂,地基和款项基本已经到位,就差动工了。吴雪仪还说,她想马上和程子苑结婚,那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当厂子的总经理了。程子苑认为自己简直是走了桃花运。他在心里已经不怪廖静,还得意地认为,这应该是老天在帮助他。他又想起吴肖诚,暗地里叫劲:哼,别得意,我迟早会超过你。 结婚之时显真相 吴雪仪要和程子苑结婚,吴雪仪的父亲相当支持,觉得女儿嫁一个这样的好人很放心。于是把结婚日期订下了。 结婚那天,吴雪仪的哥哥从国外赶了回来,坐在了亲属桌旁边。听吴雪仪说,其实她也没什么亲属,母亲已经去世,就哥哥和父亲。父亲长年有病,是哥哥供她上大学,给她找工作,是哥哥一直无私地帮助她。吴雪仪希望程子仪能和她一起郑重地敬哥哥一杯酒,来报答哥哥的恩情。程子苑说,那是一定的。 结婚典礼结束后,吴雪仪和程子苑在管事人的带领下走到了亲属席,来给父亲和哥哥敬酒。来到桌前,顿时,程子苑脸色霎变,端在手里的酒也不自主地晃荡起来,原来坐在自己面前被吴雪仪称为哥哥的男人竟然是他视为仇人的吴肖诚。 看着这种场面,吴雪仪笑着挽住程子苑的胳膊说:老公,咱们向哥哥敬酒吧。吴肖诚也端着酒杯一笑而饮说:祝福妹妹妹夫新婚幸福,白头偕老,还有,事业有成。至于那杯酒是怎么喝到程子苑的肚里的,程子苑已经记不清了,那一天他喝了多少酒,他也记不清了。 第二天,程子苑和吴肖诚一起喝吴雪仪的回门酒。一开始他们谁也不说话,你一杯我一杯不停地喝,也没人劝他们。他们把两瓶酒都喝完了,人虽倒下了,心里却还清楚。 程子苑说:世界怎么这么小?我竟然娶了你的妹妹?这真是天大的一个讽刺。我输了。 吴肖诚说:好兄弟,这怎么是输呢?当初你就赢了廖静,现在你又赢了我妹妹,你赢了。 程子苑说:别提当年的事了。应了你说的那句话,廖静不适合我,她适合你,你有钱。 吴肖诚说:错了,廖静也不适合我。当初我打听到廖静是一个曾经为了钱让男人包养的女人,你说,像我们这样的工薪阶层,怎么能养得住这样的金丝雀呢?所以,哥是想用追廖静的理由来破坏你,哥根本就不想娶他。 程子苑想动,动不了:你说的是真的?你当时真是这样想的? 吴肖诚爬过来:当然是这样想的。兄弟误会了我,但你已经和廖静结婚了,我又能说什么呢?你知道吗兄弟,这几年廖静知道我有钱找过我好几回,投怀送抱的要和我好,可是都被我拒绝了。兄弟,那时我就很担心你的婚姻,可是哥无可奈何。 程子苑有点激动的想站起来,又倒在了地上:你说的又是真的? 吴肖诚按住他说:兄弟,别那么激动,廖静已经不是你的老婆了,以后和我妹妹好好过日子,我妹妹是个好女人。 程子苑流下了眼泪: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这样的? 吴肖诚接着说:你来我公司几次的录像我都看过了,每次你转身而去的时候,哥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呀。那次你在门岗给我打电话,哥是在窗户里看着你说瞎话,哥不是不想见你,哥是不想让你在我手里当手下,哥只想做你的哥,不想做你的上司。哥还想让廖静这种女人看看,我的兄弟没有她会过得更好。 程子苑半天不语,突然问:那次父亲突然晕倒,是巧遇还是—— 吴雪仪这时走过来说:是我和哥故意安排的。因为哥做工作让我嫁给你,想理所当然地给你一个公司,我已经失败了一次婚姻,不想再失败第二次,就想考验一下你的人品…… 程子苑顿时感慨万千,苦笑着:这么多年,丢失了好多不该丢失的东西,幸好,还没有丢掉善良的本质。 吴雪仪笑着亲了他一口说:是呀,善良是金,我们都不能丢了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