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故事:铁证如山

  中篇故事:铁证如山

  1. 背后的枪口

   金风扬是工业大学有名的帅哥,女生视线的焦点,毕业后的夏天,他踌躇满志地前往特区投奔哥哥。哥哥叫金风飞,自幼与他相依为命,长得也很标致,在一家玩具厂搞管理。

   见面后,他发现哥哥消瘦了许多。对他的突然到来,哥哥很生气,说这里不适合他,要他马上走。金风扬固执地说:不,这里开放、发达,我一定能干出点名堂!哥哥气得直跺脚:咳!那你今后……就别往我这里跑,我不想再见到你!金风扬大惑不解,无奈只好自己找工作。

   他万万没想到,这竟然是他和哥哥见的最后一面,几天后,他突然得到了惊天的噩耗——哥哥死了!

  哥哥死在自己的房间里,法医说,是自己注射过量的毒品导致了死亡。金风扬震惊了!哥赶我走,是怕我发现他吸毒呀!清理哥哥遗物时,他发现,哥哥已经吸得一无所有,连妈妈临终留下的那块特制的玉佩,也不见了。那玉佩哥俩各有一块,他抚着戴在自己脖子上的那块玉佩,欲哭无泪:料理哥哥后事的钱,到哪里弄呢?

   正在为难时,玩具厂的厂长陈金宝及时赶来了,递给金风扬一个大信封:这点钱,算我的一点心意。工作的事,要我帮忙吗?金风扬很伤心,决绝地说:谢谢您的关心,但这里我不想呆了!处理完哥哥的后事,我就走。陈厂长摇摇头,很惋惜。

   料理完哥哥后事的那天晚上,走在霓虹闪烁的夜色中,金风扬格外孤独忧伤,不由自主地走进一家酒吧。在萨克斯忧伤的乐声中,他很快就喝醉了,把高脚杯举在低垂的脑袋上,叫着:酒、酒……来、来杯……酒!

   金风扬,你喝多了,不要再喝了!一个甜美的女声在耳边响起了,同时,他手中的酒杯被轻轻拿掉了。

   这个陌生的地方,怎会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金风扬睁开朦胧醉眼,眼前是个白衣姑娘,他疑惑地问:小、小姐,我不、不认识你,你是谁、谁呀?

   眼前的姑娘很漂亮,像午夜悠悠开放的一朵睡莲,她嫣然一笑:我不是小姐,我是你工大的同学啊!我叫林影,我们不是一个系的,你不认识我很正常,可你有名气,我认识你呀!我来这里没等到我表姐,却见到你,真是高兴!别喝了,我们出去聊聊,好吗?

   金风扬点点头。走出酒吧,沿着僻静的林阴道没走多远,金风扬酒劲上来,有些跌跌撞撞,林影伸手扶住他,说:金风扬,看样子,你不能走了,我送你回去吧。你住哪?

   正说着,一辆小车滑到他们身边,悄然停下。车内,两个戴头套的人冲出来,握着白亮亮的刀子,架住他们塞进车。车飞快地开走了。没等林影和金风扬反应过来,两人的手已被捆了个结实,嘴被堵住,眼睛被蒙上,手机也被搜走了。

   不好!自己和林影被绑架了!金风扬大吃一惊,酒醒了大半。大约半个小时后,车停下了。金风扬和林影感觉被架着上了楼,进了一间屋,接着听到身后的关门声。黑暗中,他俩的脚也被牢牢捆住了,动弹不得。

   妈的,给老子放乖点!一个声音嗡嗡响起来,嘿嘿!就你们两个菜鸟,也敢敲诈我们老板?活得不耐烦怎么着?老子这就送你上西天!对了,老八,我来瞧瞧这小妞靓不靓,送她上西天之前,咱兄弟俩尝尝味道,可别浪费了资源!

   敲诈人?天哪!金风扬和林影明白自己当替死鬼了,剧烈地挣扎起来。果然,打火机啪地一响后,那个嗡嗡的声音又叫起来:这小妞好靓!不对……老八,坏了!抓错人了!这……怎么办?我们是不是把他们做掉?另一个尖嗓门,大概就是老八,说道:做掉是肯定的,但别急,我得先去请示老大,再动手!你在这里看着,我马上回来。

  尖嗓门咚咚咚地走了。

   金风扬浑身冰冷,死神的脚步似乎正在逼近。不一会,他从动静中听出来,留下的那个歹徒喘着粗气,拔掉林影嘴里的毛巾,强行要吻她,还伸手去撕扯她的裙子。无耻的歹徒!金风扬怒不可遏,却又无可奈何。林影挣扎了一会,哀求道:大哥……别急,这样做……你我都不舒服的,给我的腿松绑吧,我们再做……好吗?

   这就对了!好好配合,咱们都快活!歹徒乐了,我这就给你解开!不过,小美人,我劝你识相点,别耍什么花招!,要不,可没你好果子吃!放开林影的腿,歹徒好像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突然,金风扬听到了歹徒嗷地大叫一声,就没了动静。林影惊慌地说:风扬,我用膝盖顶了他的……下面,他晕过去了!我们有救了!金风扬说:你快跑!要不就来不及了!不,我们一起走!再说,我的眼睛还蒙着,怎么跑啊?

   是呀,怎么办?金风扬急得想挣脱手上绳子,突然发现手还能动,惊喜地说:快蹲下,摸出那家伙的打火机,打着后反过手,也许能烧断绳子!一阵悉悉摸索后,打火机啪地一响,林影兴奋地说:烧……断了!她又奔过来,烧断捆绑金风扬的绳子。

   两人逃出门一看,原来他们被关在一个废弃的工地里。外面月色朦胧,不远处,是一块茂密的果园,黑糊糊的望不到边。冲进果园深处,回头见没人追来,他们蹲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

   别动!小心我的枪走火!突然,身后一声低喝,硬邦邦的枪口顶在金风扬的后腰上。偏头一看,身后站着一个蒙面的大个子,金风扬以为歹徒又追来了,绝望地说:你们绑错了人,为啥还要……杀我们?林影,你快跑!www.5aigushi.com林影咬着牙说:不,我不跑!大个子冷冷地说:嘿嘿,还算明智!能比我的子弹跑得快?我一般不杀人,只对钞票感兴趣!快,把你们的钞票都掏出来!

   倒霉,又撞上了抢劫犯!林影的小坤包早丢了,金风扬掏得兜底朝天,只有几百块钱。

  妈的,穷鬼!怪不得跑这来风流!大个子咕哝道,哦!你俩这身衣服,看样子还值俩小钱,给我脱!

   大个子气势汹汹,看样子不脱别想脱身!那帮歹徒要是追来,就更糟了。脱吧!金风扬脱得只剩下一条裤衩,脖子上的玉佩,也被大个子夺走了。奇怪的是,同时,大个子将一张折叠的小纸条,悄悄地塞进了他的手心,还重重在捏了捏他的手,掳起衣服消失在黑暗中。

   金风扬狐疑地捏紧纸条,没吭声,抬头一看,林影只剩下三点式的迷人胴体,在月光下犹如玉雕。他穿个裤衩倒没啥,可林影抱着胳膊蹲在地上,说:你快去想办法给我表姐王燕打个电话,让她送衣服来!燕姐有车,很快就能来的!千万别报警啊,黑社会咱惹不起!她说了个手机号,金风扬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