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故事:心中的乾坤

  中篇故事:心中的乾坤

  大大的音乐世界,小小的二胡里面,故事总有艰辛,心中自有乾坤……

  1.二胡遭嫌

  有这么一家子,老少三代都喜欢二胡,爷爷在世时,是老人家亲自给孙子小宝传授琴艺。爷爷去世后,父亲杨铮给小宝报了几个二胡兴趣班,可都是没学几天,就被老师婉拒了,老师说,小宝的二胡水平太高了,在这个小城里,没有谁能教得了啦!

  以前,杨铮以为父亲教小宝拉二胡,也就是图个祖孙俩乐呵,现在听老师这么说,他开始对小宝重视起来。杨铮先是带小宝报考了省音乐学院附中,小宝不负父亲的期望,很轻松就考上了,这一下杨铮没了退路,在开过一次家庭会议后,他背上二胡,带上小宝,来到省城,开始了他全程陪读的日子。

  来到省城,杨铮才发现,像他这样的陪读家长,在学校附近的出租屋内到处都是。他费尽周折,才租到一处小阁楼,日子算是安定下来了。渐渐的,杨铮跟一些陪读家长也熟悉起来,通过交流他才知道,人家的孩子除了上学,还都报了辅导班,一位热心的家长悄悄对杨铮说:要给孩子报班,就报张斯里的,他是音乐学院的教授,不但教得好,关键是报他的班,还有更大好处……

  杨铮听了,觉得新奇,就问还有什么好处,那位家长嘿嘿一笑,说道:这个嘛,以后你自然就知道了。

  杨铮觉得报教授的班,学费肯定便宜不了,一打听,果然如他所料:小课堂是一对一教学,一小时一千块;大课堂是放群羊式的,一小时也要两百块。杨铮夫妇都是普通教师,家里本来没多少积蓄,拼不了爹,这次来省城,家底几乎全花光了。一想到儿子就要输在起跑线上了,杨铮还是咬咬牙,给小宝报了大课堂。

  杨铮怕坐吃山空,就近找了份送水的工作。他是当老师的,身体单薄,现在每天扛着水桶楼上楼下地跑,觉得有点吃不消,每当这时,他就想想儿子美好的将来,这样,再苦再累,也能扛了。

  这天收工后,杨铮揉着酸痛的腰腿爬上楼,一进家门,小宝跑过来,说:爸爸,老师说我的二胡质量不行,他要我换二胡。

  听了小宝的话,杨铮的心猛地一沉:这把二胡,是去年刚买的,花了一万多块呢,怎么会质量不行?小宝又说:老师还说了,要换二胡,就到他那里去买,如果我们到别处买,质量无法保证,他就没法教我了。

  杨铮心烦意乱,犹豫了半天,他还是拨通了教授张斯里的电话。张斯里在电话中说,孩子到了这个级别,换二胡是必须的,他那里有好多档次的二胡,从两万到二十几万都有,家长可以视情况自愿购买。合上手机,杨铮傻了眼,就目前这经济状况,别说二十几万,就是换把最便宜的,两万块钱,也没法筹措呀!

  小宝很懂事,见爸爸脸色凝重,便轻轻拿出二胡,躲到一边练习曲子去了。杨铮心里乱糟糟的,直到响起了敲门声,他才回过神来,急忙去开门。来人是房东赵大爷,赵大爷是个清瘦的老头,就住在杨铮楼下。杨铮觉得赵大爷是个难得的好人,因为他从不嫌小宝练琴吵人,要知道,有些孩子练琴跟做贼似的,要瞅房东不在家时,才能偷偷练一会儿。

  杨铮急忙把赵大爷让进屋,赵大爷摸了一下小宝的头,笑呵呵地说:小子,今天练琴怎么老是跑调?是不是心都跑回老家了?赵大爷说完,小宝的脸一下就红了。杨铮一愣,急忙问道:大爷,您也懂二胡?

  赵大爷笑而不答,轻轻拿过小宝怀里的二胡,调了调内外弦,说:二胡因为有两根弦,又叫二弦琴,传说是音乐鼻祖嵇康所创,所以又叫嵇琴,盛唐时期传入胡地,被胡人发扬光大,所以又叫胡琴,流传至今,最终被称为二胡了。赵大爷说完,随手拉了一小段曲子。杨铮对二胡虽只是喜欢而已,可做了这些年的陪练,赵大爷一出手,他就知道是啥水准了,他坚信,赵大爷就是隐藏在民间的二胡高手,肯定懂得二胡,于是问道:大爷,您看看,这把二胡质量怎么样?需不需要更换?

  赵大爷端起二胡,仔细端详了一遍,说:这把二胡质量不错,要想换,等以后孩子大了,走上专业演出道路后再换也不迟。

  赵大爷一番话,证实了杨铮的猜想:张斯里要求换二胡,质量问题只是托词,从中牟利才是目的。杨铮一时无语,小宝却对赵大爷说:爷爷,您说我的二胡好,可张老师说不行,他要我爸爸给我换二胡,可是我爸爸没钱……

  谁知赵大爷听了小宝的话,突然变了脸,他猛地站起身,气呼呼地走下了楼。

  杨铮顿时呆了,想不明白赵大爷为什么生气,正在疑惑,却见赵大爷又回来了,只是手里多了把二胡。赵大爷把二胡递给小宝,说:小宝,你明天把这把二胡拿给张斯里看看,我倒要让他说说,这把二胡的质量怎么样!这把二胡,显得有点陈旧,琴身上甚至有些明显的破损。

  小宝抱着二胡,仰脸问赵大爷:爷爷,这把二胡比我的那把好吗?赵大爷挠挠头皮,说:怎么说呢?区分一把二胡质量的好坏,没有统一标准,这要看它在主人心目中的分量了。小宝,爷爷给你讲一个关于二胡的故事,你想听吗?

  小宝连连点头,赵大爷便坐了下来,开始讲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