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我没捏你的屁股

  美女,我没捏你的屁股

  进城后,我在建筑工地做了几年泥瓦工,不是拿不到工款,就是遇上携钱逃跑的工头。一气之下我自个儿干了起来,整天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在一些居民小区转悠,揽些镶地板、刷涂料之类的活计。你还别说,单干比帮别人打工强多了。

  这天,我在华宅小区给一住户卫生间贴完瓷砖,得了60元工钱,高兴得吹起口哨。正准备早点回出租房冲凉煮饭,忽然看见花台橱窗围满人,挤进去一瞧,嘿,大伙儿看得正起劲的竟是几则招聘信息。我没兴趣转身欲离开,眼睛却突然一亮。为啥?身边居然站着一位靓妹,美得逼人啊!我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还把我抢占的最佳位置让给她。我舍不得走开了,一本正经地佯装认真看招聘信息的模样,因为鼻子下面就是美女的蓬松柔顺的秀发,那浮动的暗香让人如坠仙境……正自我陶醉时,美女忽地掉转头,满脸怒气,啪地掴了我一耳光:流氓,捏我的屁股!我惊呆了,连忙解释:不是,我,我没有……就是你这个流氓!可无论怎样申辩都没用,几个老妇女还幸灾乐祸地叫来保安带走我。临走前,我狠狠瞪了那美女一眼。

  保安罚我把华宅小区所有花台里的垃圾捡干净才肯放我走。干完后,小区已是灯火明亮,我心情沮丧地蹬上自行车冲出大门,抄一条巷子直往回赶。半路上,听到一个女子抓流氓的惊叫声,我陡然又变得热血澎湃、豪情满怀了。循声奔过去,在一棵树下,影影绰绰地看到两个男人正在拉扯一个女人。我把自行车往地上一掼,抽出别在后座上的瓦刀一个箭步扑上去:大胆流氓,竟敢调戏妇女!见我手举瓦刀的凶悍阵势,两个家伙怔住了,立即松开手,慌忙择路而逃。女孩惊魂未定,拉着我气喘吁吁:大哥,谢谢你!正好和她同路,我便把她送出黑灯瞎火的巷子。

  穿过巷子到达闹市区,我肠子都快悔青了。身边这个刚从两个流氓手中救出来的女孩,竟是下午骂我捏她屁股的美女!我又浑身冒火了,看她被丁字裤紧绷的两瓣屁股,恨不得踹上一脚才解心头之恨!但看她惊魂未定真心感谢我的样子,我又心软了,于是勉强一笑,说:我真的没有捏你。她也认出我,略显尴尬,顿了顿表扬我说现在已将功补过,还要请我吃夜宵。这时候,我才想起自己早已饥肠辘辘,为赶时间镶瓷砖,中午只啃了两个馒头。我也冰释前嫌,再说她还是个超级大美女,想套近乎都来不及呢,就跟着她一道去了大排档。

  我顾不得客气什么,边喝酒边狼吞虎咽。没想到,看她那副婀婀娜娜袅袅婷婷的样子,还挺能喝酒,一瓶二锅头起码喝了半瓶。她没一点醉意,分手时对我说:阿海,以后有机会见面就叫我小丽吧。

  你认识我?我喷了一个酒嗝,等回过头来,她已钻进了出租车……

  这件事过去了好几天,我仍在后悔未向她当面解释清楚,冤枉啊!我压根儿就没捏她的屁股。不知怎么的,再骑着自行车四处揽生意时,眼前时不时会浮现出小丽的靓丽身影,甚至还萌生了想再次遇见她的念头。

  不久后的一天,我刚回出租房手机就响了,一看是包工头张大彩的号码,不由得狂喜地跳起来。要知道,他欠我整整3000元工钱啊!前一阵子,我打他手机要么不接要么关机,用IC电话打,听到我的声音就挂断,小民工奈何不了包工头啊!他现在主动给我打电话,看来张大彩已经良心发现,工钱有望了。然而一接听,不是张大彩而是小丽。我忙要她把手机递给张大彩,可小丽在电话里骂:这天打雷劈的不知去了什么地方,只留下他的手机。我说张大彩至今还欠着我3000元血汗钱,找到他,我的弟兄们要扒他的皮……正说到愤怒处,对方却嚓的一下关机。我十分恼怒地把手机往床上一摔,双手叉腰,愤然走出房子,头一抬,小丽居然笑盈盈地站在我面前。我一把抓住小丽的胳膊,问她是张大彩的什么人?那个狗杂种现在到底躲藏在什么地方?小丽吓蒙了,哇地哭出声,她说自己被张大彩骗了,也正在到处寻找他。

  原来小丽曾被张大彩包养过,他们租住的房子就在华宅小区。上星期,张大彩的老婆突然带着娘家人前来抄他们的野窝,张大彩只得让小丽收拾衣物搬出了那套宽敞住房。慌乱之中,张大彩把自己的手机丢在了小丽提包里……

  小丽满脸淌泪,很后悔跟张大彩耽搁了几年青春。她说,只有凭自己的双手创造财富才是真正的幸福。看她梨花带雨楚楚动人的样子,我心软得不行,搜肠刮肚找词汇劝慰了她一番。她突然抹了一把泪,抬头问我:阿海,我们合伙开一家公司怎么样?我说我是一个穷南漂,哪有能力开公司。小丽说我懂建筑、装修方面的知识,又拥有丰富的操作经验,如果能够开一家服务公司,专门替人看房验房,要比镶地板、贴瓷砖什么的赚钱多。

  听到她又一次喊我的名字,我大惑不解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叫阿海?

  小丽掩鼻扑哧一笑说:我早就认识你啊,并且知道你租住的地方呢。

  原来,小丽和张大彩在一起时,常听他夸奖我憨厚老实,人又勤奋,做泥瓦工、装修工样样都是好把式。有次张大彩把她带到建筑工地上去玩,她看我生得高大魁伟、帅气十足,心都动了。张大彩的手机落在她手里,看上面储存着我的手机号,就主动拨通了我……小丽温柔的话语,说得我心花怒放,爱意涌动。

  见小丽心情不错,我趁机问道:你为何当着众人的面说我捏你的屁股,还掴了我一耳光?

  小丽沉吟半晌,告诉我,那天她去华宅小区找张大彩,可那套房子已易主,新住户说他早已搬回家居住。小丽气愤极了,刚走到小区花台旁,在橱窗前无意之中看到了我。她转怒为喜,挤过去想向我打听张大彩的行踪。可俗话说不打不相识,她就故意说我捏她屁股。只是她没有料到,保安会罚我捡花台垃圾,她就一直站在小区门口等我,想向我道歉再询问张大彩搬到哪里。见天黑下来,保安还没放我走,她只好走了,没想到在小巷里竟遇到两个流氓……

  小丽是个急性子,我们的看房服务公司不久就开始运作。她印制了一大堆广告名片,在一些住宅小区街头人群密集的地方散发。果真效果明显,我每天都要接到几个电话,整日忙得不亦乐乎。她揽业务我做工,赚的钱三七开。有次接到一桩验房的活,经过我的认真检验,发现了装修上的诸多问题,我们得到1000元验房费,那客户最后找开发商退回1万多元装修款……我们每次在一起碰面商量怎样开拓业务时,她的目光里都会流露出无限的喜悦与期待。

  小丽和张大彩分手后,在一条背街租了间廉价房。有天,我们在大排档吃完饭,她坚持要我送她回去。来到小丽的租住房,看到室内充满温馨的陈设以及挂着五颜六色的服装,我高度警惕,心里暗忖着,她乐此不疲和我一道开看房服务公司,不知是陷阱还是机遇?我趁酒兴旧话重提道:小丽,那次我真没捏你的……小丽关上门,用纤纤细指轻弹了一下我的鼻梁,两只妩媚大眼左右转动,然后身子一扭笑着对我说:阿海,我今天就让你捏个够吧!

  看到面前翻起的裙子里露出红色内裤,我晕得天旋地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