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试不爽”

  “屡试不爽”

  瘪康与莫山是一对最佳拍档,他们一个负责去偷手机,另一个则利用手机进行诈骗。手段虽老,却屡试不爽。这不,这天瘪康送来了两部手机后,莫山又开始工作了。

  喂,致远是吗?我是明磊。莫山压低声音,又显得有点沙哑,让对方尽量不起怀疑之心。手机资料显示,机主叫陈明磊,这位致远,自然是手机主人最好的朋友了。

  啥?对方疑惑地说,你是明磊?怎么声音变了?差不多每次都会遇上这情况,莫山胸有成竹地笑了:哦?是吗?可能昨晚通宵喝酒,声音有点沙哑了。致远,我,我出事了。致远吓了一跳:出事了?不是吧?出什么事了?莫山故意有点吞吐:我昨晚和朋友喝醉了酒,带了一个小姐出去混,没想到,被警察抓去了……我,我现在还在派出所里。嗯。话筒那头反而平静下来了。

  警察说要罚款三千,我身上又没有那么多的钱,所以我想……

  想我汇点钱给你是不是啊?对方有点调侃的意味,莫山听得有点不对,莫非,他知道了?致远开始大笑:开始我已经有点怀疑,果然……你诈骗也不好好做做功课?你知道陈明磊是什么人吗?哈哈,她是个女的,一女的带小姐出去混?还被警察抓了……莫山脑袋嗡的一声,马上挂了机,心里把瘪康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一遍。这死家伙,居然连机主是男是女也没交代一声。

  过了一会儿,莫山从头再来,这回他吸取教训,看来朋友不可靠,干脆,这位找机主的亲属。他摁下了手机上老二的号码,继续用沙哑的声音说喂,老二吗?我是泽进……那边一时反应不过来:泽进?……想了一阵,终于明白过来:哦,你等一下。放下手机不知忙什么去了。

  隔了半晌,那老二才又拿起了电话:不好意思,我刚才有件要紧事忙着。怎么样了,有什么事吗?莫山先叹了口气:老二,这事说来我有点不好意思,但你得给我保密啊。

  老二把胸口拍得山响,说:没问题,啥事我也帮你摁着,任谁也甭想知道。

  莫山说:是这样的,我昨晚喝多了,结果带了一个小姐出去混,没想到警察扫黄,我现在还在派出所里呢,要罚一笔款……你能不能帮我这个忙?老二不禁气恼起来:你啊,这毛病老不改,给大嫂知道你可就玩完了。

  莫山一愣,这回可是针尖上落了芝麻,巧了。老二接着说:说吧,要多少钱?莫山说要三千,老二说:得,我给你汇过去,什么账号?莫山忙不迭地说了银行的账号。二人又扯了好一阵子,莫山耐着性子听了老二说了一番家里的事,什么老三生了个孩子啦,老爸的脚风湿病又发作啦,最后老二说好了,一个小时后去银行查账吧。终于收了线。

  一个小时后,莫山准备出门,没想到门外警笛高鸣,几个警察连同一个年轻人闯了进来。

  莫山有点反应不过来:你,你们来干什么?年轻人笑了:来干什么?你骗钱,我们来逮捕你啊。哈哈,你怎不打听打听,这泽进是谁?老二是谁?都是我啊。我大学读书时在宿舍里排行第二,所以大家叫老二那是出名了的。我在手机里存自己的号码,是因为我刚用了个新的,担心不记得,就给存下来了,可笑你居然以为泽进真有个叫老二的兄弟,哈哈……

  莫山大为懊悔。这时老二继续大笑:刚才你打电话时我就报了警,他们定位了你的方位,这不,就赶来了!

  莫山腿一软,不禁瘫倒在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