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句状

  两句状

  有一个寡妇六十多岁了,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家种地,二儿子当了和尚。后来,大儿子不幸去世,撇下寡妇老妈无人照看,实在可怜得很。这老婆儿有心让二儿子还俗回来养活自己,就去找那当家和尚求告,好话说有两大车,那老和尚硬是不答应,说:你儿子既然出家,就不能还俗了,这是出家人的规矩。;这老婆儿为了这事儿眼泪哭了有几桶,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就到衙门去告状。告了一回又一回,当官的硬说要按佛家的规矩办事,这老婆儿的官司就打输了。后来,别人就叫这老婆儿去找庞振坤想办法。庞振坤非常同情这个孤寡老婆儿,就替她写了一张状纸:和尚有再收之徒,寡妇无再生之子。这老婆儿虽说不识字,但一看这状纸上就这十几个字,心里就凉了半截。以往那状纸写了满满几大张都不行,这几个字咋能行呢?有心不告吧,儿子回不来,谁养活自己?去告吧,又怕白跑腿。旁人对她说:胶多不粘,糖多不甜,盐多不咸。莫看字少,可胡椒虽小辣人心,秤锤虽小压千斤。人家庞振坤是有名的才子,字少定有字少的妙处,你还是去试试吧。;这老婆儿来到县衙,递上状纸,县官看了,一品味,觉得这两句话说得入情入理,越想道理越明。当堂传来那和尚,叫他放这老婆儿的儿子回家,再收一个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