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話二則

  笑話二則

  (-)某单位领导想起草一奖状,但不会打字。想起上小学的儿子问:你会打字吗?儿子:当然!爸:那我念你打。。。。一会儿打出来一看差点气死:为表彰您在本年度的凸出宫现,现由市妓委、龟画局、老奸局、捅鸡局、睡妇局、组鸡部、淫事局、性用社、奸插局、等部局联合授精您先进嫖兵称号。特发此状,以资鼓励(二)畜生聚会,聊着聊着聊到了人,义愤填膺,七嘴八舌地骂了起来。驴说:明明是人愚蠢,却说蠢驴;;猪说:不光是骂蠢驴嘛,也有骂笨猪的。哼!牛说:明明是人在说大话,却说是吹牛B,啥玩意儿?猫说:人自己在搞阴谋诡计,偏说是玩猫腻,你说可恨不可恨?狼和狈说:人合伙干完坏事后,反说成狼狈为奸;狗说:那可不是,我和狼本是冤家对头,人自己的心眼歪了却说狼心狗肺;男人把女人肚子搞大了,非要说狗日的,让咱背黑锅,什么东西?老鼠说:人自己长得丑吧,反说鼠眉贼眼,人自己眼光短浅吧,反倒说鼠目寸光;蛇说:人自己心眼毒辣,却说蛇蝎心肠。虎说:人办事不专心致志,却说虎头蛇尾,我和蛇何时生过下一代?鸡说:人真不是个东西,把失足女性说成是我们鸡;马说:人在搞阿谀奉承,说成是拍马屁,与我们有何相干?猴说:人自己急不可耐了,却说猴急猴急的,挨得上吗?畜生们越说越气愤,一致认为,人类最为恶毒的一句语言是,自己坏事做绝良心丧尽,却从来不知自责,不担责任,而是说连畜生都不如。 此文属作者小野菜原创作品,如需刊载需注明文章来自-品故事网,并与QQ号1970650843联系,否则属侵权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