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霉人”,不是媒人

  是“霉人”,不是媒人

  老王头受人之托去苗寨当媒人提亲,老王头本不想去的,可是却又无法推脱,所以只好找了自己的大哥搭伙。一大清早,老王头就骑着摩托车载着他大哥朝苗寨出发,到了苗寨寨口,老王头停车四处观望了一番:“大哥,你来过这里没有?”他大哥摇摇头。“那咋办,我不知道李云峰家在哪!”老王头的大哥下车看看前面的小路:“哎,那里有个路人,不如问问他。”那路人挑一扁担,正悠哉悠哉的冲老王头他们走来,老王头也急忙下车,习惯的从兜里掏出一支烟便走上前去:“哎,大哥,跟你打听个人。”说着就把烟递了出去,路人也不客气,伸出手就接住,其实也不是不客气,这是男人之间的规矩。“大哥,请问,你知不知道李云峰家怎么走?”路人听了一愣:“我就是李云峰,你们找我干嘛。”老王头转头看了他大哥一眼又回过头来:“太好了,真是赶早不如赶巧,我今天找你,是有喜事和你商量。”路人听之急忙招呼老王头他们去家里。李云峰家座处全寨最的峰顶,时不时还有几朵云飘过,老王头心里想怪不得叫李云峰!老王头和他大哥随着李云峰走到他家中时,正有一少女在家中做饭,老王头打量着面前这个女孩心想这个应该就是那个要被提亲的人了。李云峰招呼老王头他们坐在沙发上并询问有什么喜事。老王头正襟危坐的说:“是这样的,我们村张向风的儿子和你们家姑娘好了有一段时间了,两个人相处一段时间后就有了一定的感情,张向风托我当媒人来向您提亲,你说这算不算好事。”李云峰一听到这个本来笑呵呵的脸瞬间乌云密布:“张向风的儿子是叫张嘉吧,我告诉你这事我绝对不同意。”老王头的大哥看李云峰果断的样子说“为什么你不同意,你好歹给我们一个原因,我们回去好有一个交代。”“张嘉这小子,本来我姑娘书读的好好,他自己不上学愿意当个混混干嘛托我我姑娘下水,现在我姑娘才十三岁,你说这不是毁了我姑娘吗。就他那样还想娶我姑娘没门。要是他非执意要娶,好啊,礼金我要的不多,十万!我这要求不过份吧,只要张家拿出十万来,我就把姑娘嫁给他。”李云峰说完就拂袖而去,只留下老王头和他大哥面面相觑。老王头眼看这事没得谈了,于是起身准备回家,不料老王头的大哥此时却一把把老王头拉住:“丫头,你跟叔叔说,你喜不喜欢张嘉?”小姑娘低下头思考良久点了点头。原来老王头的大哥趁老王头和李云峰说话时特意观察了小丫头的表情,当老王头提出张家要和李家结亲家时,小丫头先是一惊然后却是掩饰不住的喜悦,想必这俩孩子是两情相悦的,老王头的大哥想因为家长的原因拆散了一对鸳鸯,当年要不是自己父母的阻拦,自己肯定会和自己曾经喜欢的人在一起,所以,老王头的大哥经过确认后决定尝试说服李云峰。老王头和他大哥在李云峰家坐到下午才把李云峰等回来,李云峰一看到两人还在自己家中就升起一团无名火:“你们两个怎么还没走,赖在我家干嘛,好啊,你们既然要赖在这里,那我就让你们赖个够。”说完就跑出去叫了一大伙人来自己家中看着老王头和他大哥。本来想说服李云峰答应这桩婚事的,这下好了,成了李云峰的翁中鳖了。晚上,老王头的老婆打电话问老王头怎么还不回家,老王头要哭的心都有了:“你赶紧跟老张说,李家要十万块的礼金,不然我和我大哥就得在这里交代了,现在他们把我们扣住了,说张家不拿十万块他们不放人啊!”老王头挂了电话看看旁边的大哥,大哥倒是一点也不着急,直接倒床上就睡着,他就不明白大哥心理素质咋这么好。第二天早晨,老王头醒来却不见大哥,他急忙爬起来问李云峰他大哥去哪了,李云峰没好气的来了一句“跑了!”“啊!”老王头满是惊讶。原来老王头的大哥昨夜是假装睡着,等到半夜时他故意说要上厕所趁别人不注意时偷偷跑掉了。老王头听完别人的讲述才想起来昨晚大哥在他耳边说了句:“兄弟,对不住了!”他当时还以为那是在做梦,老王头心里恨的牙痒,自己这哪是媒人啊,分明是“霉人”,被人扣住了不说,连自己大哥都把自己给抛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