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与众不同的人(爆笑)

  一个与众不同的人(爆笑)

  静夜沉沉,浮光霭霭。我独自走在情人路上。萧瑟的身影和周围的黑暗溶为一体。伴随我的只有踏踏的脚步声。我是一个孤独的人。有着一个孤独人该有的一切特征:头发零乱,衣衫褴褛。象这样一个人只配到网上发发牢骚,或者呆在寝室喝喝闷酒,抽抽闲烟。可是我没有。没人知道为什么,也没人敢问为什么。因为我是龙飞,见光死龙飞,铁公鸡龙飞,吹牛王龙飞,一个震惊网界的杀手,一个令无数mm对见网友心灰意冷的杀心之人。这就够了。黑暗隐没了我的一切。可是眸中闪现的一丝绿光兆示着我的存在。熟悉这丝绿光的人都离开了情人路。只是远远的,敬畏的望着我。他们知道,我,又要出手了!没有人知道我到底出手过多少次,只知道现在政法的mm再也不敢见网友,很多mm不信邪,她们向我挑战,结果我不想再说,只是周围药店的速效救心丸不断缺货。东大门口,电线杆下,我抬头看了看天色,微微眯了下杀气弥漫的双眼,一阵风撩起衣角的下摆,然后消失在路的尽头,一切都在无数次的重演!我已经倦了,又一个mm就要这么毁在我的手中,轻轻的叹了口气。也许今天就是我的谢幕战吧。时间,近了。她仿若随风而来,当538在我身边呼啸而过时,她,就出现了。伴随她的是一缕清莞的幽香和一片尘灰。你很心慌!我很缓慢,但异常清晰的说道。哦?你出现的方式暴露了你的慌张。是吗?因为你是从车梯上滚下来的。那不表示我很慌张。你不应该来。我来了!你会后悔的!我已经来了。这么说,你一定要见我?……转过来吧,脸朝后的站着不累吗?一阵沉默之后,她终于耐不住了。我说过,你!会!后!悔!的!伴随着冷冷的语声,我转过了脸。对视……沉默,惊人的沉默。然后是杀气,冲天的杀气。为什么不说话?她淡淡的笑着,脸上却不自觉闪过一丝恐惧。淡淡衣衫楚楚腰,相对无言已魂销。你长的很抽象,既有点马赛克,还有点后现代,虽不至于惨绝人圜,但有些没公德心。她充满真诚的赞美着。我报以醉人一笑,我觉得我的笑足可以杀死他!果然,她几乎条件反射般的,对着我就是一阵狂吐。下次不要再吓我。她有些愠怒。那是因为你还没习惯。我平静如初。又是一阵沉默。片刻,她幽幽的叹了口气。你说你很帅,可是……熊猫不帅,世人关爱。丑因天灾,矮是缺钙。我脸上还是一般的微笑。她脸色变了一下。你说你住在葡萄牙。家乡富饶,盛产葡萄。所有来宾,惊诧万分,纵情高吼‘葡萄呀!葡萄呀!我淡淡的说着。你说你精通四门外语她的脸色有些苍白。我长笑一声,目中流露出强大的自信,骂人用dog,吃饭用米西,哈喇少是俄语‘好’。还有一门?汪!她的身躯开始微微发抖。你说你擅长五言绝句。远望人似玉,近观似玉人。倾神细品量,妈的是假人。她的嘴角闪现了一丝血迹。你说你以七言律诗《观雨》闻名。天上下雨哗啦啦,那是神仙流泪啦,如果不是在流泪,为何下雨哗啦啦。她周身一震,双眼如浸死灰,混身只有风吹衣飘再无其他半点生气,半响方道:君曾言作词无数。风清清,月明明,政院呱呱强,小伙壮,美眉靓,姑娘喷喷香。云渺渺,水茫茫,我自楚天狂,佳人隔大江,宝贝在何方。秋风峭,夜色迢,难觅玉人遥定决心,踏征途,掉进下水井哦哦……掉进………那下水井。她听完之后在对天狂吐500cc血后终于镇静了下来。你真幽默……她对我抛来倾城一笑,然后用如黑玉般的双眸对我翻了个白眼。好一个倚东风,一笑嫣然,转眸万花羞落。这一笑一盼杀气无形,伤人无踪,恐怕死于此招下的青蛙已经无数。可是这次她失算了,因为她没看透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一个多么与众不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