葱花王爷

  葱花王爷

  靠山吃山赵二这些年靠着倒腾煤矿成了“土豪”可最近煤矿行业不景气赵二就想着换行业发展所以他出重资将山脚下的一家饭店盘了下来。赵二知道因为吃喝风的限制城里大饭店生意不好做很多人悄悄转移到乡下来了所以他也想在乡下打出一片江山。

  可是让赵二没想到的是尽管饭店装修得富丽堂皇菜肴也是山珍野味但只是热闹了一阵子就冷清了下来。看着生意不好还大把大把地烧钱赵二心痛不已。

  痛定思痛他想还是因为店里缺少一位真正的大厨大厨就是一块招牌很多人来饭店可就冲着这大厨来的。可是这山里毕竟只是小庙能烧来大厨的高香吗

  运气说来就来赵二听说城里大饭店因为生意不好有一个从山里走出的大厨回来了名叫段天山人称“葱花王爷”他做的菜必有葱花味道鲜美广受欢迎。

  赵二欣喜若狂这个段天山能在高手如云的大城市里被称为葱花王爷那该有多高的厨艺呀

  于是赵二专程登门拜访哪知人家架子大得很他去请了数次人家就是不同意出山。赵二也称得上人精知道一定是钱的问题后来便封了一个大红包。

  果然段天山接过红包眉开眼笑道“这样吧我也不难为你做菜光靠我一个人不行得有一些下手听说你饭店里的厨师也不错就让他们做碗盖浇面给我尝尝。要是对我胃口我就答应你”

  赵二一听大喜过望连连点头当即就把时间定在第二天。不过他也知道这盖浇面并不好做。大多数人吃盖浇面都是贪恋面上的浇头。浇头指的是放在主食上的配菜已经演化成了数十种小菜分量很是细巧。

  一碗面搭配上十种浇头生生地化素净为华丽变简约为繁琐就算是一碗面也要吃出前呼后拥、众星拱月的热闹和气势来。

  这其中的讲究可就多了去了。不过为了请来大厨赵二让店里的厨师们拿出看家本领硬是整出了几十道南北风味的浇头。

  中午时分一群人簇拥着葱花王爷入了座。他一一品尝后皱起眉头道“你们这是盖浇面吗你们知道啥叫盖浇面吗”大家此时哪敢言语低着头站在一边。

  只听葱花王爷接着说“我告诉你们肉浇头的面叫‘带面’鱼浇头的面叫‘本色’鸡浇头的面叫‘壮鸡’。肉浇头中纯瘦肉的是‘去皮’较瘦的是‘小肉’中等的是‘五花’特别肥的是‘硬膘’。鱼浇头中则有‘肚档’、‘头尾’、‘头爿’、‘甩水’、‘卷菜’……”葱花王爷侃侃而谈说得在座的人口水直流。

  听了葱花王爷的一番教诲赵二佩服得五体投地当即就拿出聘书表示愿意出高价聘请他。

  葱花王爷笑嘻嘻地说“你这钱不钱的我不看重我看重的是你这个人不过这厨房里的事儿你得按我说的办”到了这个时候哪有不答应的道理赵二忙点头答应。

  次日葱花王爷正式上班。

  别说是本地的官员大户就连城里的名商富户赵二也大都请了来为的是给饭店做宣传。不到中午偌大的一个饭店已经坐得满满当当。可是招呼来招呼去过了好长时间大家都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却还不见有人端菜上来。

  赵二有些纳闷赶到厨房一看只见葱花王爷正坐在太师椅上悠闲地喝着茶厨房里锅冷灶清连一个菜也没有。赵二没好气地说“我说大厨你咋还不炒菜呀客人们都等不及了”没想到葱花王爷来了一句“做不了没人打下手”

  赵二一听真急了“你要多少人快说我给你派。”

  葱花王爷掐手算起来“洗菜的要三个掂勺的要三个……”

  赵二忙问“这些让别人做了那你做什么”

  葱花王爷说“我是大厨可大饭店里却不止一个大厨大家各有分工别人的事情我做不来。知道我为什么叫‘葱花王爷’吗我只是撒葱花的别人做好了菜我撒上葱花就算齐活了。”

  赵二差点昏过去好半晌他才说“原来你就是撒个葱花的呀你咋不早说这下我该怎么向外面的人交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