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尿到天明

  一尿到天明

  张三和李四是好朋友,他们经常在一起聊天和吃吃喝喝,晚上的时候不是张三到李四家玩就是李四到张三家玩.他们无话不谈,有时谈到兴处,就不知不觉的到了夜里十二点多钟,那时他们俩就睡在一起.有一次,那李四晚上在家吃过饭,在门口转了一圈,顿觉无趣,就逛到张三家和张三聊了起来.不知不觉又到半夜,今夜他们聊得特别有兴致,睡意都一点没有.那李四抬头看了看墙角上挂的咸狗肉,嘴里象含着水一样的,说:你今年还腌了不少咸狗肉嘛,明天晚上到我家玩去,到夜里我们烧个锅子,搞点酒喝.;那张三见李四下巴下的喉节在上下滚动,笑道:你现在不就想喝酒嘛-------转这么多弯子干吗哟.;现在正值隆冬季节,身上都有寒意.于是他们俩就热了一壶酒,还切了一些咸狗肉,烧了一个锅子,就喝起酒来.他们边喝边吹牛,吹到兴处时,一壶酒下肚后还不过瘾又热了一壶.之后各自都有醉意就双双倒在床上睡觉.昏昏沉沉中张三觉得自己的大腿奇痒难忍,他就伸出右手在腿上抓,可是不论怎么抓也不解痒,越抓越痒.他此时见不解痒就用力的抓,抓了半个小时也不起作用,那张三心想:这腿可能在什么地方沾了毒.其实他酒喝高了,他的腿痒,可是他并没有抓到自己的腿上,而是抓到李四的腿上.他的手指甲不经常剪,又长又利,在李四的腿上挖了一条深漕.那李四本来酒量没有张三大,而且今晚高兴,和张三一对一杯喝的,早就有醉意了,后了身子一沾到床,就不醒人事了,李四腿上根本感觉不到疼痛.可是由于张三在李四腿上断断续续的用力抓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把李四弄醒了.此时他腿上被张三抓得鲜血淋漓,流了一裤裆的,李四迷迷惑惑的以为是自己酒喝多了,在床上撒了尿.他一骨碌爬起来惊说:不得了!不得了!我怎么在床上撒尿了啊,酒喝多了!酒喝多了!;自言自语的说后,就慌忙跳下床,跌跌撞撞的跑到大门口,急忙把裤子胡乱的拉了下来,身子晃悠着,打着冷颤在门口尿起来了.早在半夜,天就下起了毛毛雨,屋檐流下水来,那水声滴到地面发出咝咝;的声响,那李四以为是自己的尿没有尿完,就站在门外一直站到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