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长拜年_1

  所长拜年

  真是吃饱了撑的!全县赫赫有名的百万富翁、军属丁发财老汉,大年三十在家设赌场耍钱。王村长接到报案之后,气得火冒三丈,急忙找到乡派出所刘所长。刘所长听说有人聚众赌博,二话没说,驾车同王村长向丁发财家跑。他们到了丁家院内,抬头一瞧,窗户堵得严严实实,侧耳听去,屋里的电视机声音很大,只隐约听到几声“啪啪”的摔牌声。王村长着急了,拉了拉刘所长的衣襟,小声地说:“听到没?摔牌声,没错,咱们快进去吧。”刘所长沉着地摆了摆手,问王村长:“你咋知道屋里在耍钱?”王村长说:“有人报案。”就在他二人小声对话时,屋里一个男人喊道:“告诉你,你那五千元钱不输干净,就甭想动地方。”刘所长一听这话,断定屋里是在赌博,说:“老王,你去堵后门,我从前门进去端窝。”说罢,他推开门。王村长一见,也顺手从墙根下拎起了一根劈柴棒子,然后,猫着腰摸向后院。大门虚掩着,刘所长进了屋,抵近里屋的门,估量王村长已到了后门口。“咣当”一声撞开了房门。他是老公安,有经验,人未到令先行:“不许动!”下面本来还想说:“把钱全放下!”可他这话到了嗓眼儿又卡住了。为啥?屋里只坐着两人:丁老汉和丁大娘。老两口被突然的喊声吓住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炕上散落着一张张百元票子和扑克牌,电视机里的春节联欢晚会仍在播演。刘所长的一双眼睛还在屋内搜索,发现确实别无他人,他也不知如何是好了。就在这时,外屋急步走进一个人来,进屋便行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礼,笑呵呵地说:“大爷,大娘,我俩给你们拜年来了。”这个人正是打后门进来的王村长。刘所长见王村长进来“拜年”,自己也急忙把手往兜里一掖,行了一个礼说:“祝二老新年快乐!”丁老汉见两个人都说是来拜年的,缓过劲儿来了。他眨巴了两下眼睛,看了两人一眼,心里也明白了八九分:“拜年也得等到年初一呀,准以为我又犯老毛病了。怪谁呢?谁让自己以前老是闹着赌钱的呢?”他马上换了一副笑脸,“二位领导给我拜年,我太感谢了。不过,我可不是从前那个耍钱鬼了。”王村长和刘所长连忙说:“是啊是啊,你是全县出了名的百万富翁。”王村长问道:“丁大爷,你老两口到底演的哪出戏?”丁发财见问到正题上了,便把事情经过说了出来。俗话说“每逢佳节倍思亲”,丁老汉怕过年时老伴会想那正在参军的儿子,于是早早打开电视机,让老伴解闷。谁知春节联欢晚会中,演员正在演唱军队歌曲,这可是哪壶不开偏提哪壶呀!丁老汉赶紧调了一个频道,谁知道,那个台也在转播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丁大娘刚才被军歌勾起了想儿子的情怀,马上撩起衣襟擦眼泪。丁大娘越想越伤心,丁老汉左劝右劝也无效,便想出一个“高招”。年前,老两口在商量来年计划时,留下了一万元钱。这一万元钱怎么用,老两口意见不统一。丁老汉想到了它,“咔嚓”一声打开柜锁,刚想伸手从里面拿钱,被老伴一把拉住了。丁大娘顾不得揩眼泪了,问:“大过年的,你想干啥?丁老汉一本正经地说:“大年三十你不高兴,还没让我乐呵乐呵?我想出去耍几把……”一听这话,丁大娘可急眼了:“啥?耍几把?亏你说得出口!你要耍,就在家里耍,不准出门!”丁老汉见老伴上钩了,便假戏真做:“在家真的没意思。”丁大娘想,只要老汉留在家不出去赌就行。于是说:“那好。那一万元钱,你要买‘铁牛’,我要养鸡,咱干脆今晚来个真的,谁赢了谁就说了算。”丁老汉一听,满口应承,将一万元钱分成两份,各五千。两人一坐下来,丁老汉就一门心思想将丁大娘的那一份赚来买“铁牛”。丁大娘只会“争上游”,丁老汉精通推“牌九”。丁老汉顺从丁大娘,几把就输给丁大娘二千块钱。丁老汉见势不妙,马上把赌场上的鬼花招使了出来,偷牌换牌,将那二千元钱又捞了回去。丁大娘觉得,要是再输,本钱就得出手了,便摇手说:“不玩了。”丁老汉见丁大娘不肯“蚀本”,就吵了起来。结果他们的吵声被外人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