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诗

  有一天,有一个人在岳父家喝酒。由于贪杯,他喝醉了,被人家搀到房中休息。他倒在床上,不一会儿呼噜起来。一会儿,小姨进屋见姐夫头歪在一边,枕头也掉在地上,于是,就用手把枕头与姐夫的头一起放回原处。姐夫被她这么一推,醒了,蒙珑中,见小姨在旁,便一把拖着小姨的裙,想入非非,小姨吃惊地连忙用力挣脱,为了不让人错误理解自己,表明自己的贞洁,便提笔在墙上写了一首诗:好心扶尔枕,反而拖我裙。虽系是姐妹,各自有夫君。不依,不依!姐夫难为情,待小姨走后,也在墙上提了一首辩解:酒醉难如泥,朦胧为吾妻。醒后方知觉,原来是小姨。误会,误会!不一会儿,大姐也进来了,看到墙上的诗,就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于是又写道:无心不扶枕,有意才拖裙。两人都有意,还做假正经。可恨,可恨!不久,老岳母也进来了,发现墙上的“奇闻”读过后,也写了一首:姐夫戏小姨,寻常不算奇。一把未拖住,逃脱算便宜。可惜,可惜!当岳父走进来后,看到墙上的诗,便很担心,为了不把事情闹僵,不由也添了一首:都是一家亲,务必太认真。若还传出去,笑骂随他人。擦掉,擦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