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下)

  (阿智外传77)大贾子听了约么有一个多小时,楼上的声音还没有静下来。嘿!这小两口还没完了,可真够能折腾的。;大贾子看了看表,都快三点了。他披衣起床、穿鞋下地,开了大门,腾腾腾;地上了楼,他要看看楼上的邻居是不是又在打架。大贾子敲开了邻居的门,是小伙子开的。只见他头发蓬乱,穿着睡衣,手里还提着凶器;——一把笤帚。大哥!不好意思,我们是不是惊扰着你了?;小伙子没等大贾子张口,就先道上了歉。你们半夜三更的,怎么没完没了地闹动静呢?;大贾子有些不解地问。嗨!我们打仗呢。;小伙子回答。打仗?你们两口子又闹矛盾了?;大贾子急问道。不是我们俩打架,是我们俩跟耗子打仗。;小伙子解释道。跟耗子打仗?你家有耗子?;大贾子觉得有些奇怪。也不知道从哪来的一只耗子,钻进了我媳妇的鞋里,她穿时吓了一跳。;小伙子叙述着。可不,这么长的一只大耗子,吓得我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儿里了。;小媳妇也过来插了一句,只见她也是头发蓬乱,穿着睡衣,脸上还有灰,不知是在哪儿蹭的。她用手拇指和食指比划着耗子的大小,显然嘴上说的耗子的个头是被她夸大了。那打住了吗?;大贾子关心地问。没有,我用笤帚有两次按住了耗子,可是又被它挣脱了。;小伙子失望地回答。唉!要是有只猫就好了!;小媳妇叹了口气说。行了!你们俩接着忙乎吧,我不打搅了。;大贾子看自己也帮不上忙——他也不会捉耗子,就赶紧告辞了。等回到家后,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结果,昨天晚上大贾子只睡了一个多小时,他这会儿能有精神吗?原来如此,我深表同情。;听完了大贾子的述说,阿智说道。老宋也劝大贾子:你要不找个地方眯一会儿,缓缓神儿。;不用了,刚才跟你们一讲这件事儿,还不困了。;这会儿,大贾子似乎又来了神儿。他静静地看了阿智一会儿,不再说话。阿智被大贾子盯得直发毛,心想:这小子别不是没睡好,弄得精神不正常了吧?;于是,就问他:你直盯着我干什么?;阿智,你家养着猫,你真该跟它学几招。;大贾子说了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来。我跟猫学?学什么?;阿智不解地问。学学捉老鼠啊,猫不是天生得会抓耗子吗?;大贾子严肃地讲道。那倒是,可是我学捉老鼠干什么?;阿智还是不解。你想啊,你要是学会了捉老鼠,你们楼上住的的那些大款,要是谁家招了耗子,还不得出高价聘请你去捉耗子啊!;大贾子终于说出了谜底。把我当猫呀!;直到这会儿,阿智才明白,自己又被大贾子给捉唬了。大贾子刚才被阿智气了一回,现在终于又回敬了阿智,一比一扳平了。(完) 本文为随寓而安原创,版权为个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出自《一品故事网》并标明作者。如果纸媒刊载,须经本人同意,敬请与本人联糸:MENGJIANXIN888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