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抑郁症的鸟

  得抑郁症的鸟

  这天雷小林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小林你快回家瞧瞧你爸疯了”雷小林吓了一跳赶紧奔回家。刚进胡同口就见自家门前停着辆搬家公司的汽车父亲雷有德正指挥几个民工把家里的东西往车上搬。雷小林急忙拉住父亲“爸你这是要干什么”

  “搬家呀。”雷有德擦了把汗说“小林咱们这里要发生地震了你赶紧通知你大姨二姑三叔让他们马上搬家”雷小林忙问“谁告诉你要发生地震的”雷有德一指院子里那棵树上的鸟窝。

  原来30多年前雷有德在唐山一家塑料厂上班当时他住的宿舍楼下有棵大树一次他在树下乘凉突然树上掉下个鸟窝。窝里有只没长毛的黄爪子雏鸟雷有德一时心软就收养了这只鸟并取名黄爪。

  几个月后的一天半夜睡梦中的雷有德被一阵异响吵醒。他睁眼一瞧只见平时温顺乖巧的黄爪像疯了一样在屋子里乱飞还不住用身体撞击窗户。雷有德伸出手背“黄爪来这里。”谁知黄爪竟红着眼、支棱着毛猛地冲向雷有德狠狠啄了他的手一口。雷有德“哎呀”一声手已经被啄出了血。雷有德被鸟弄得心烦意乱干脆下楼去撒尿。谁知就在他前脚走出楼门时那场震惊世界的唐山大地震发生了。地动山摇中雷有德住的宿舍楼轰然倒塌。后来他才知道那栋楼里只有寥寥数人生还。雷有德差点哭了是黄爪救了我一命啊

  几年后雷有德调回家乡工作把黄爪也带了回来。黄爪有情有义一直住在雷家院子里的树上过了几年黄爪去世了但是黄爪的后代仍然在雷家繁衍生息最后成了十几只的鸟群。

  几天前雷有德正在午睡树上的鸟窝突然炸了锅十几只鸟到处乱飞有的用身体撞窗户有的用嘴巴啄树皮有的用爪子挠墙壁全都疯了一般样子就像当年的黄爪。

  听完父亲的解释雷小林哭笑不得好说歹说劝父亲放弃搬家。雷有德却不听执意在空地上支了个帐篷住了进去。

  不料一直过了半个月别说地震地皮连动都没动一下。雷小林动员亲朋友好友几次三番劝说雷有德并且告诉他家里的那窝鸟自从发过疯后现在已经恢复平静了。雷有德架不住劝说又见一切平静只得怏怏地搬了回去。

  谁知道平静的日子只过了几天这天一早树上的鸟窝又炸了。十几只鸟再次重演之前的那一幕疯了一般撞门窗、啄树皮、挠墙壁。当时雷小林的儿子放学回家刚进家门发疯的鸟竟然冲向了他猛啄他的脑袋霎时儿子被群鸟啄得哇哇大哭。正巧雷小林看到这一幕大怒找来一根竹竿就要把鸟窝给捅了。

  雷有德不让护住鸟窝“你想捅鸟窝先把我捅了”雷小林气急败坏地说“爸这窝鸟疯了这次幸好啄的是你孙子的头下次如果啄坏了眼睛咋办”

  爷俩争执不下最后雷小林把竹竿一丢气呼呼地走了一连几个周末没回父母家。母亲想孙子了给他打电话雷小林生气地说“要想我带着儿子回去让我爸先把那窝鸟处理了。”

  母亲把雷小林的话告诉了雷有德雷有德一瞪眼说“他爱来不来黄爪对我有救命之恩想处理鸟先把我处理了”

  说来也怪那窝鸟不知犯了啥病每隔几天就会“发疯”一次而且一次比一次疯狂有一次竟然把窝里的鸟蛋全都衔出来摔碎在地上。雷有德看着一地的碎鸟蛋心疼得直跺脚。老伴忍不住说“这窝鸟不会是病了吧”

  一语惊醒梦中人雷有德一拍脑袋对呀鸟们肯定是病了。

  这天雷有德请来了一位姓王的教授王教授是研究鸟类的专家他仔细观察了群鸟“发疯”的异常行为告诉雷有德说“这窝鸟得了抑郁症。”

  什么抑郁症雷有德蒙了“鸟也会得抑郁症”

  王教授笑着说“当然只要是有情绪波动的动物就会得抑郁症。你家这窝鸟可能受了什么刺激才得了病。”

  雷有德问王教授“这病该怎么治呢”王教授说“这窝鸟是一个特殊品种我做了几十年的研究还从没见到过。你不要急我回去查下资料再告诉你答案。”

  就在这时雷有德得到一位外地工友去世的消息便赶去送工友最后一程。葬礼结束后工友的家人执意留他多住几天雷有德推辞不过就住了十来天。

  这天雷有德回来了。一进家门他感到哪里不对劲抬头一瞧不禁惊怒交加树上的鸟窝和十几只鸟都不见了。

  一定是雷小林干的好事雷有德正想去找儿子算账突然门外停下一辆警车车上下来几个警察为首的一个红脸警察问“这里是雷小林的家吗”雷有德心里“咯噔”一下立即有股不好的预感“是的雷小林是我儿子他……他闯了什么祸吗”红脸警察说“他涉嫌贩卖国家野生保护动物也就是你家树上的那窝鸟。”

  雷有德一听差点晕倒。这时王教授气喘吁吁地赶来手里举着厚厚一沓资料“老雷我查到你家那窝鸟的资料了。”他告诉雷有德那窝鸟来头可不小是一种隼类学名叫黄爪小隼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说到这里王教授抬头一瞧愣了“你家树上那窝鸟呢”雷有德带着哭腔说“被我儿子卖了。”

  原来因为鸟的事雷小林和父亲翻脸这让雷小林很郁闷。一次雷小林参加一个饭局席间一个叫大头的朋友得知他的烦恼后拍着胸脯说“这有啥难办的我帮你把那窝鸟处理了。”雷小林忙问“你怎么处理”大头说他认识一个养鸟爱好者趁雷小林父亲不在家让那人把那窝鸟捉走不就万事大吉了雷小林一听就说“好吧这事就交给你了不过那些鸟是我爸的命根子你可不能伤害它们。”

  可让雷小林没想到的是大头骗了他那个所谓的养鸟爱好者根本就是一个鸟贩子大头跟他合谋背着雷小林以每只两千元的价格把那一窝黄爪小隼贩卖了。后来东窗事发鸟贩子、大头锒铛入狱还把雷小林扯了进来。等警察找到雷小林时他顿时傻了眼急忙对警察辩解“我真不知道那窝鸟是保护动物我被人骗了。”

  红脸警察严肃地说贩卖国家野生保护动物是重罪像雷小林这种行为最少也要判十年。

  十年雷有德差点瘫了。雷有德急忙向警察解释儿子被人蒙蔽一时走错了路并且诉说了那窝鸟和自己的渊源。警察经过调查发现雷小林的确是被人欺骗加上认罪态度较好并积极配合警方工作最后只是批评教育了一番免除了对雷小林的刑事诉讼。

  出了看守所的大门雷小林流着泪对父亲说“爸我错了。”雷有德拍着儿子的肩膀“知错能改你还是爸的好儿子。”

  爷俩正说着话突然一个邻居喘着粗气奔来“老雷你快回家瞧瞧吧你家房子被人拆了。”

  两人赶回家里一看全都惊呆了。好好的房子竟成了废墟老伴正坐在地上哭。雷有德忙问老伴“这是怎么回事”老伴哭着说天刚蒙蒙亮时来了一伙人把她从屋子里架出来喊了一声“拆”一辆挖掘机瞬间就把房子拆了。

  这还得了雷有德气怒交加急忙报了警。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警察调查后告诉了雷有德一个哭笑不得的结果一个开发商看中了一块地皮地皮上有几十户人家经过协商所有人都答应搬迁只有一个钉子户死活就是不同意搬走。开发商恼了雇了一批人决定强拆。没想到当时天没亮黑乎乎地那伙人认错了门错把雷家当成了钉子户给拆了。

  “荒唐简直太荒唐了”雷有德气得脸都绿了。开发商也感到对不住雷家专程登门道歉承诺重新把房子建起来损坏的一切东西照价赔偿。

  雷有德掰着指头说“道歉、盖房、赔偿只有这些有人捅了一个鸟窝就要判十年你们的人拆了一个人窝最少也要判个二十年吧。”一听这话开发商笑了“雷大爷我劝你还是息事宁人捅鸟窝判刑那是因为捅的是保护动物你是人不是动物。”雷有德愣了“咋了现在人还不如动物”

  就在这时王教授来了他告诉雷有德“老雷我找到群鸟患抑郁症的原因了。”王教授说他查看了周围一个监控录像发现这一个多月以来鸟们一共发了七次疯而每次发疯之前都有一个戴墨镜的胖子经过雷家。经过调查那个胖子是开发商雇佣的强拆人员中的一个他平时专门负责踏勘道路那窝鸟继承了黄爪灵敏的感知知道那人一来房子就要被强拆了因此“发疯”向雷有德报警雷有德却懵懂不知情鸟们一着急便得了抑郁症……

  后来开发商赔偿了雷有德可雷有德呢不但不开心反倒病了。医生检查后告诉雷小林“你爸得了抑郁症。”雷小林呆了问雷有德“爸你怎么抑郁了啊”雷有德不回答只是喃喃地说“现在人不如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