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李四和瞎子

  张三、李四和瞎子

  在很久以前宣城南门外的莲花圹(地名)那儿有三个很有趣的人,这三个人的名子分别叫张三李四和瞎子.他们三个人在没有事的时候就凑在一起吃吃喝喝和吹牛,他们的生活并不富裕,但是心情非常开朗.有一天,那张三吃过早餐之后就在外面晃悠,晃着晃着,在不知不觉中就晃到李四家门前,见李四蹬在门前场地上看地上的蚂蚁打仗,就用脚踢踢李四的屁股大声说:我日!老子以为你在干什么东西呢,原来是看蚂蚁打仗啊,不看了,不看了,我们到瞎子家去玩!;看哈子啥----怪好玩的呢,先有两个蚂蚁抢一个死苍蝇,一个蚂蚁在左边出死劲的拉,另一个蚂蚁在右边出死力的拖,后了右边的蚂蚁没有左边蚂蚁劲大,就回去搬起救兵来了,后了来了许多,不久那边也来了许多蚂蚁,后了就干起仗来了,哈哈,真有劲哦;李四兴致勃勃的说着.笑个鸟啊,走走走!到瞎子家玩去!;张三说过之后见李四还蹬在那儿,就摸出那东西出来,一泡尿把一群蚂蚁冲得到处都是,李四只好跟着张三走了.那个瞎子姓吴,家住在王家冲(地名,也就是现在银桥湾那儿)的山顶上,虽然那里很孤单,但也清闲.那吴瞎子并不是在娘胎里瞎的,而是小时候过花父母没有带的好,而后瞎了眼的.那瞎子在没有事的时候大多数的时间是坐在堂屋(也就是现在的客厅)里的一张八仙桌上方的长木登上,睁着发白的眼珠茫然的看着大门口.他的眼睛虽然看不见,可是他的耳朵很灵,当张三和李四来到门前的场地上时,他就知道了.只听瞎子冲着门外笑呵呵的说:哟-----张三李四啊,你们真稀客啊,是什么风把你俩刮到我这里来了啊.;那张三已迈步进入了屋笑道:你这个瞎比!眼睛不鸟中,那狗耳还真灵呢!你怎么晓得是我俩个啊?;你------我还不晓得,走路就象牛走路一样!;哟嘿!真是瞎子不瞎要成仙,跛子不跛要上天,还能听出我的脚步声.;张三说后哈哈大笑.那是的嗳,我估计,你水缸里的水快要用完了,我们俩来是打算为你挑水的,呵呵.;李四说.水还真快要用完了呢,坐哈坐哈,下子再搞.;瞎子高兴的招呼他们俩坐下喝茶.那张三喝了一口茶就对瞎子说瞎比!今天我们三个人凑钱买猪大肠吃?大肠我去卖,一人出二十块钱,我买回来时李四洗,然后我来烧,你这瞎比又不要跑路的,又不要洗的,你又不要烧的,你只管吃.你想想你这瞎比是多么的快活哦-------;其实张三和李四在路上就打算和瞎子合伙买猪大肠吃,张三李四心里是这样想的:你瞎子还能吃过我们啊,你瞎子眼睛又看不见,我们吃两筷子,你瞎子只能吃一筷子,你瞎子吃快了,还不把猪大肠塞到鼻孔里去了啊.想过之后,他俩相互心领神会的看了一眼就偷偷的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那张三就把猪大肠买了回来,李四慌忙拿到圹里去洗,不一会儿,大肠就下了锅.李四在灶台下面用大火烧,那张三把上衣脱了,只穿一件肩上有几个洞的衬衣,把衬衣袖子卷到手胳弯子,用锅铲子在锅里拼命的用力翻.瞎子慢条斯理的说大肠是装屎的东西,要洗干净嗳------;张三汗流夹背,满脸是汗,在锅里挥动着锅铲,他听了瞎子的话就吼道:你这瞎比只管放心的吃哦!不要多话,老子能吃你就能吃!;不一会儿锅里就飘出八角的香味和肉的香味,只见那瞎子的喉节上下滚动着,嘴里不时的传出咕噜的咽口水的声响,瞎子吐了一口水问:克烧好了啊?差不多了嗳,我看能吃了.;快了,你看你瞎比馋的,口水都流出来了,;张三哈哈大笑,接着又说好了,好了,能吃了.;猪大肠烧了一脸盆,红汪汪的,香喷喷的.那张三急得小跑着去尿尿,因为先前只顾烧,现在看到红汪汪香喷喷的猪大肠有半脸盆,心中那个急,一急尿就出来了,他一路小跑着跑到外面尿尿去了.那李四也慌忙跑出去洗手去了,打算好好的过把嘴瘾.一会儿张三边走边系裤子进了屋,急忙拿起了碗筷走到台边说:我急鸟得了,尿都来不急尿完,尿了一裤衩的,妈的个比!我来看看是咸是淡.;说后就把筷子向盆里伸去,突然他手停了下来,他看见猪大肠里有糠,猪是吃糠长大的,肠子里尽是糠,这说明猪肠子没有洗干净,肠子里面有一节一定有一坨屎.这时李四也看到了,他们俩不敢吃了.这时那吴瞎子慢吞吞的把板登移近台子,四平八稳的坐了下来,客气的说:今天真不好意思了,难为你们俩个了,我吃现成的,吃吧,吃吧.;说后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那张三和李四也装模作样的用筷了在盆里乱导说吃吃吃,我们吃哦.;张三李四看着那瞎子把半脸盆的猪大肠吃得只剩一小碗了,瞎子吃过之后用手摸了摸油腻的嘴,又上下按按肚子,打了个饱嗝心满意足的说:今天吃得真过瘾,有史以来第一次,啊哟!肚子都涨痛了.;张三听后,大声叫道:你把你的狗眼屎擦擦呐!你看你吃得那个鸟样子!涨死你狗日的才好!瞎比!;那瞎子嘻皮笑脸的说:呵呵,你还嫉妒啊,我总觉得你俩没有吃嗳.;李四急说我们吃了,我们吃了.;瞎子边用手在张着的嘴里牙缝里扼,满脸狐疑的说:我总觉得你俩没有吃.;我们不吃让你瞎比一个人吃啊?我们比你吃的多呢!;张三怒道.我还是觉得你俩没有吃,你们是不是看到肠子里面有糠吧?那不是猪屎嗳,那是稻糠,你们出去的时候,我抓了一把糠放在锅里了;------张三李四相互骂骂咧咧的走了,那吴瞎子送到门口,靠在门边,边用牙签导牙边含糊其词的打招呼你俩慢走哦,以后你俩还来玩哦------;过了几日,张三气不过,又约李四到瞎子家去玩,说三人凑钱买一只鸡吃.张三和李四在烧鸡的时候,一步也不离锅台,生怕那瞎子又玩什么花招,烧好之后,盛入脸盆中,再端到台子上已是晚上八点多钟了.张三正要动手时,那瞎子很准确的用自己的筷子一下子压住张三的筷子,说:我们这样吃不公平.;张三翻着牛眼,把筷子向台子上一掼,吼道:有什么不公平啊!;应该这样吃,;瞎子说我们凑钱是一样的,但我是个瞎子,我吃不过你们,要公平的话,我们把灯关了,大家都看不见,这样才公平.;李四对张三说依他,依他.;李四心想:你是个瞎子就是吃你也吃不过我们的.他们关掉灯之后就吃了起来,开始的时候张三还能吃几块有肉的鸡块,可是后了全吃的是鸡骨头,夹一块送到嘴里是骨头,再夹一块还是没有肉的骨头.李四也是这样,尽吃的是骨头,开始认为是鸡颈鸡头什么的。 李四心想:不能说这鸡全是长骨头吧?记得这个公鸡怪肥的啊,有六斤多重呢,不可能这么瘦吧?那李四想想,还是把灯拉亮了,一下子惊呆了:只见那瞎子----- 那吴瞎子衣袖子卷到手胳弯子,两只手伸到盆里就象逮鱼一样,在盆里乱摸.那瞎子用双手在盆里捏鸡肉块,有肉的,软的鸡块就往嘴里塞,那鸡块在瞎子嘴里几滚几不滚就成了白骨一块,他怕骨头掉到台上,就用手伸进嘴里把骨头扼下来,然后放到靠张三和李四那边的盆边,急忙又用双手在盆里摸捏.这时,只听轰的一声响,那张三仰面倒在地上,脸气得铁青,嘴唇发紫并不停的抖动. 那瞎子正吃得起劲,突然听到响声,手就停在半空中,竖着耳朵在听,时不时的,腮邦子的鸡块顶起的包蠕动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