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的鸳鸯谱

  荒唐的鸳鸯谱

  天启3年4月的一天,皇上朱由校正在乾清宫里午睡,忽然被窗外的打闹声吵醒了,不免有些生气,人也出来了,一看是值班太监魏忠贤和魏朝在厮打,其他的几个太监都在旁边看着,更生气了,大声喝止了魏忠贤和魏朝,又问他俩为何打闹?听魏朝和魏忠贤一说,朱由校不仅气没了,还觉得好可笑,更可笑的是他点起了鸳鸯谱。怎么一会事呢?原来那天中午,值班太监魏朝,经过乾清宫西阁时,听到魏忠贤与客氏在里面嬉闹,怒火中烧,一脚把门踢开,冲进去就踹了魏忠贤一脚。魏忠贤更不省油,俩人就厮打起来。这魏朝身小力弱,而魏忠贤身大力壮,还会点拳脚,把魏朝打的鼻青脸肿,满地找牙。魏朝自知不是魏忠贤的对手,就跑出了西阁。魏忠贤还没解气,不依不饶,追出来继续踢打魏朝,魏朝大呼小叫,这才把皇上给吵醒了。俩个太监打架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宫女客氏,就是争风吃醋。太监争风吃醋听起来有点滑稽,可这事在大明朝的皇宫里并不新鲜,屡有发生。万历之前,皇宫里因为生火做饭着过火,就定了个太监宫女不许在宫里生火做饭的规矩,皇宫里也没有公共食堂,饭都是自外面带进来,只能吃凉的。后来不知什么时候,放宽了一半,允许宫女生火热饭了。太监们为能吃点热乎饭,就找合得来的宫女们给捎带热热。一开始只能偷着热,后来到公开,这叫“对食”或“菜户”时间一长,就发展了。宫里找不到真男人的宫女和不知女人味的太监之间,也有了“情感”甚至以夫妻相聚了,皇上以及后宫也就默许了。因为这样,太监宫女们安生,少些是非。这魏朝一开始跟客氏是“对食”户,也有几年了,后来魏忠贤插了进来,跟客氏“对食”了,客氏就把魏朝甩了。魏朝能咽下这口气吗,所以听到魏忠贤跟客氏嬉闹,妒火中烧,忍无可忍,可是没讨到便宜,自己挨了顿打。再说这位宫女客氏,好生了得,她是天启皇上朱由校的奶娘,受宠幸,还封了她个“奉圣夫人”的头衔。有皇上罩着宠着,客氏飞扬跋扈,什么话也敢对皇上说,她说10句里头,皇上听一句那就不得了啊。还有这客氏人长得妖艳。客氏有这样的本事,又有这样的姿色,哪个太监不想沾沾她的气味儿,沾上就可能步步高升。可是,想沾上她的气味儿并不容易,客氏得挑挑拣拣,她甩魏朝挑魏忠贤,大概就是因为魏朝不如魏忠贤长得帅,或者是魏忠贤的话更甜蜜,更讨她喜欢吧。天启皇上一听因为这个,哈哈地笑了半天,他是觉得好笑。他虽然是个皇上,其实更是个18岁的顽童,两个太监争一个女人,还大打出手,能不可笑吗。等笑过后,他想了想,不能再让他们争来争去的打架了,我给他们做个了断吧。怎么了断呢,满足客氏的心愿得了。这才说,这样吧,你们俩谁说的也不算,把奉圣夫人叫过来,让她说,她说谁就是谁。魏忠贤魏朝能说什么,敢不不听皇上的吗。等把客氏叫到跟前一问,客氏马上就说愿跟魏忠贤“对食”天启皇上朱由校马上就拍板,点了魏忠贤与客氏的鸳鸯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