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P当公务员

  阿P当公务员

  一天,阿P去参加同学聚会,向朋友借了辆车充面子。聚会结束后,阿P喝得晕乎乎的,一步三摇地坐上车,哼着小曲开车,感觉那叫一个爽!哪知离家还有一个路口,忽然看见有一帮交警正在查车。阿P大吃一惊,完了!车不是自己的,他也没有驾驶证,偏偏又喝了酒,这个祸可闯大了!阿P吓得一颗心怦怦乱跳,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胸口,忽然摸到了上衣口袋里那块硬梆梆的牌子,顿时犹如一道灵光打在他的天灵盖上,灵感迸发。阿P口袋里那块牌子非同小可。前几天,他被县政府叫去改装电路,而县委大院的大门一向看得很牢,闲杂人等轻易不得进入。考虑到阿P的工作方便,有关部门给他配了一张县委大院出入证;,上面有钢印,有头像,跟正规的一模一样。阿P一摸到这块牌子,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心也不慌了,手也不颤了,底气十足。他想,好歹我也是在县委大院里上班的人,你们能不给个面子?想着,他便大大方方地把车一停,等待检查。很快,一个警察过来敲敲车窗,示意他出示证件。阿P已经做好了准备,把牌子从口袋里掏出来,用一只手指着,然后探出脑袋笑着说:这位兄弟,你们还没下班呀?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领导真是的,也不替兄弟们想想。;交警一愣,打量打量笑容可掬的阿P,眼光停留在他胸前那块牌子上,随即露出一脸苦笑:谁说不是呢!哎,刚喝了两杯?;阿P叹了口气,说: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啊!这边刚散,那边香格里拉几桌人还等着呢,不去得罪人哟!;交警笑嘻嘻地说:喝了酒,小心点呀!;说着直起腰来,冲其他人挥挥手,示意放行。阿P成功过关,乐得手舞足蹈。看来在县委大院上班就是不一样啊!恍惚之间,阿P还真把自己当公务员了。他喉咙一痒,吼了几句:咱们公务员,今儿个真呀真高兴……;自打亲身见识了牌子的威力后,阿P患上了公务员综合征。他干脆在牌子上方钻了个洞,装上一个小夹子,夹在口袋上方,让人一眼就能看见。每天收工后走出县委大院,阿P也舍不得摘下牌子,就那么雄赳赳地走在街上。好多人一见他的牌子,脸上立刻露出恭敬的神色。就算他去菜市场买把青菜,老板不但把秤翘得老高,还额外赠给他几根葱。一天,因为要等材料,阿P歇工一天。他决定趁这个机会,带老婆小兰到郊区农家乐玩玩。阿P跑去向朋友借车,朋友担心现在交警查车厉害,怕爱车被扣,不太乐意借。阿P把牌子摸出来一亮,说:看见没?我有这个!;朋友一看,二话不说,痛快地把车钥匙给了他。阿P两口子在农家乐玩了一天,下午要返城前,却出了意外。原来阿P在停车场倒车时,刚好旁边有个家伙也在倒车,两辆车的车屁股互相蹭了一下。小兰着急地说:糟糕,车肯定刮坏了,怎么办?;不料阿P一脸的淡定,说:慌什么?他刮坏咱的,让他赔;咱刮坏他的,没事!先看看情况。;说罢,他打开车门下了车。旁边的司机也下来了,是个四十来岁的胖子,脸上笑眯眯的。两人对视一眼,然后走到车屁股查看,发现两辆车都有刮痕。胖子笑着问:这位兄弟,你有什么看法?;阿P气定神闲地说:看样子,是你倒车时蹭了我一下。不过问题不大,好处理。;我的看法不同。;胖子沉吟着说,我觉得是你先倒的车,后来就把我的车蹭了。;阿P眉头一皱:看来我们的看法并不一致,谁先倒的车,谁蹭的谁,说不清楚。但有一点,谁把别人的车蹭了,就应该负责,对吧?;胖子高兴地连连点头:这点我同意,这点我同意。; 阿P心下一乐,是时候使出必杀术了!他笑着对胖子说:你先等一会儿,我拿包烟。;说着回到车窗前,冲车内的小兰说:把我的宝贝拿来!;小兰忙把放在车上的牌子递出来,阿P把牌子往胸前一挂,神气活现地走过去,乐呵呵地递给胖子一根烟,说:来来来,先抽着,责任慢慢认定。;胖子客气地接过烟,眼睛瞄了瞄阿P胸前的牌子,脸上果然有点吃惊。阿P故意拍了拍脑袋,说他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是被别人蹭的。说完,他微笑着望向胖子:大哥,你觉得呢?仔细想想。;胖子低下头,认真地回忆着。阿P心中好笑,就等着他一拍脑袋,喊出哎呀,我想起来了,应该是我蹭的你;这句话。果然,胖子轻轻一拍脑袋,喊道:照你这么说,好像是我蹭的你哟。;阿P心里乐开了花,脸上微微一笑。胖子接着说:可我也是受害者呀。刚才那一蹭,把我的车前盖都震裂了,好大一条缝。;阿P一愣,心说你当我是傻瓜呀,轻轻一碰,就能把车震出缝来了?胖子认真地说:真的,看来发动机还有点受损。不信你来看。;阿P疑惑地跟他走到车前,问:哪儿呢?;在这儿呢!;胖子伸出一根胖乎乎的手指,指着发动机盖,哎呀,这裂得太厉害了。;阿P瞪圆了眼,这哪有什么裂缝呀?胖子却煞有介事地把手指一直往上移动,笑容可掬地对阿P说:你看你看,一直裂到了这里,连玻璃都有缝了……;阿P顺着他的手指往上看,当看到挡风玻璃时,他一下子怔住了。只见玻璃后面竖着一块牌子—市委大院出入证。顿时,阿P心中咯噔一下:糟了,一山还有一山高,强中自有强中手,今天是假李鬼遇上真李逵了!胖子乐呵呵地转过来问:同志,你看见了吧?我的车比你的车损坏程度大得多了。;阿P倒吸一口凉气,底气不足地问:这个我同意,请问你应该怎么处理呢?;这个嘛,;胖子沉吟半晌,笑着说,你就赔我两百块吧,我回去拿点胶水粘一下就行了。你觉得这样处理合适吗?;合适,太合适了!;阿P牙痛似的吸了口气,无可奈何地点头说,这样,太委屈你了。;胖子亲热地拍拍他的肩,大度地说没什么,大家都是公务员,说起来还是一条战线的。阿P走回去让小兰拿钱,小兰吃惊地问:怎么,牌子不灵了?;阿P脸一红:官大一级压死人哪,人家是市委的。;胖子接过阿P的钱,客气地跟他说了声再见,就钻进车一溜烟跑了。阿P冲地上吐了口口水,连骂晦气。正要上车,忽然从后面开来一辆脏兮兮的三轮摩托,到他跟前一停,跳下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问:喂,兄弟,刚才停这儿的那辆车呢?;阿P没好气地说:开走啦。;汉子怒气冲冲地一跺脚,骂道:这杂种,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啊!;说着,便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吼了起来,肥老三,你快把牌子还给我!老子明天还要用呢,市委食堂的泔水都满出来了,没那个牌子进不去……;真是岂有此理!原来胖子的牌子是借来的呀!借来的也就罢了,那牌子原来只是让拉泔水的人用的。阿P刚弄清事情真相时,气得简直要发疯,但后来又一想,就算人家是拉泔水的,也是拉市委大院的泔水,栽在他手里,不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