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嘴

  斗嘴

  张石头到南方一家公司应聘,经理王胖子看他老实巴交的,又听说他会个做饭炒菜的手艺儿,就让他到自己的小别墅里当厨师,专门伺候他一家老小。 其实这个活儿并不好干。王胖子是北方人,发财后娶了个当地的老婆。两口子一个爱吃米,一个爱吃面;一个爱吃咸,一个爱吃淡。四岁的儿子又偏偏爱吃甜食。除了三顿饭,家里的什么脏活累活力气活儿全是他的。每天都把张石头折腾得腰酸腿疼,筋疲力尽。 这天晚上,王胖子约了几个朋友玩牌赌钱,一直闹腾到后半夜。牌友们走后,他嚷着肚子饿了,要石头给他烙个小油旋儿。熬夜时间长,加上打牌输了个一塌糊涂,王胖子只觉得浑身上火,口干舌燥,就嘱咐石头说:"你和面时不要兑白碱,那玩意儿越吃火气越大。" 晚饭后石头就被支派去清理储藏室里的垃圾,刚躺下不久又被喊起来,头昏脑胀地答应着,可一进厨房就忘了王胖子的嘱托,随手往面里兑了些白碱。等到小油旋儿烙好端上去,王胖子一吃就吃出来了。当时他嘴里没说什么,看石头忙活完了,才招招手把石头唤进客厅,皮笑肉不笑地说:"吃点东西反而睡不着了,陪我聊聊天吧。我给你讲个故事听听,怎么样?""好啊。"石头答应着,不得不坐下来。王胖子不怀好意地瞥了他一眼,就清清嗓门儿讲起来了: "唐朝时候,李世民手下有两员大将。一个是秦琼,一个是敬德。两个人武艺不相上下,平时谁也不服气谁。这天,敬德找上门来,非要和秦琼比试比试不可。秦琼呵呵一笑,就把他领到后花园里。没有动手之前,敬德说:‘老秦,今天咱俩立个规矩。秦琼说:‘什么规矩?敬德说:‘谁都知道,我惯用的兵器是虎头钢鞭,你惯用的是凹面金装锏,咱俩就凭这个打天下,立了不少战功。今天咱们谁也不准穿盔甲,谁也不准用兵器,拳头对拳头,光着膀子较量较量,你敢不敢?秦琼冷笑一声说:‘哪个怕你!两个人说着说着就打了起来。他们虽然个头儿差不多,可敬德是打铁出身,一身蛮力,打着打着就占了上风。秦琼眼看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马上就要吃大亏,心里一急,卖个破绽,从地上把他的凹面金装锏一把抓在手里,照着敬德脊梁上狠狠夯了一家伙!敬德一跤跌倒,疼得哇哇大叫,破口大骂:‘好你个王八羔子,咱说过的不准用碱(锏),你怎么还要用碱(锏)?" 说到这里,王胖子歪着脑袋问了一句:"怎么样?我这个故事好听不好听?" 石头人虽老实,却不憨不傻,还能听不出来是骂他的?心想:每天辛辛苦苦伺候你一家大小,没日没夜地干,还变着法子骂人?和面不用碱,烙个死面片子你吃得进去吗?他转转眼珠,微微一笑,身子往前凑凑,不动声色地说:"王总的故事虽然好听,但可惜就是没有讲完。" "没有讲完?"王胖子愣了愣神,说,"那你接住往下讲讲,我听听。" "好吧。"石头也打开了话匣子,"秦琼不是还有个儿子秦怀玉吗?小家伙那年七岁,跟他爹一样,喜欢玩武。那天放学回来,看见有个小朋友拿了个新式的玩具冲锋枪在向同学们炫耀,不禁眼红了。一进家门就闹着向妈妈要钱买枪。秦琼老婆正窝在沙发上津津有味地看韩国的什么肥皂剧,不耐烦地把手一挥说:‘找你爹要去!秦怀玉问:‘我爹在哪儿?‘在后院,正跟你敬德叔叔比武呢!秦怀玉扭头跑向后院,可转眼之间又急急忙忙跑了回来,向他妈说:‘两个人手里拿着家伙,正杀得难解难分。到底哪个是我爹?秦琼老婆说:‘人样儿就看不出来吗?秦怀玉说:‘一个黑里透红,一个红里透黑,怎么也分不出来啊!秦琼老婆说:‘傻小子,不会看兵器吗?使碱(锏)那个就是你爹!" 石头说完,拍拍屁股走了,王胖子气了个干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