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子进城门

  二子进城门

  (古代笑话新编)很久以前,也说不上是那个年代了,在一个地处偏僻的小县城有个李老汉,这一天他出了县城便门,去几里开外的木材铺买了根檩条,他扛不动,就想雇人帮忙扛进城。老汉在路边打问了几个壮年男子,可是都因双方谈不拢脚钱,没有人愿意干。老汉正在着急,就看见从南边晃晃悠悠地走来一个身材高大、呆头呆脑的壮汉,店铺的掌柜提醒老汉:来的那个呆后生行二,平日街坊都叫他二子;,他有的是傻劲儿,你且问他干不干;。老汉听后急忙迎上前去,拦住二子,说道:小哥请了,俺有根儿檩条烦请小哥受累扛进城里,……没等老汉说完,二子就瓮声瓮气地说:你、你凭、凭啥子叫、叫俺受、受累;?老汉一听,原来这呆子还是个结巴,憋住笑回道:小哥扛了檩条,脚钱自然不会少的;。二子一听说有脚钱,眼睛立时亮了,别看他呆,但是知道钱有用,就忙说:中、中,俺给、给你扛;。于是,二子就扛;起了檩条。老汉一看二子,差点没笑出声来,他这哪是扛呀,分明是抱嘛。原来,二子天生神力,长得膀大腰圆,两只手有蒲扇大小,檩条本就不很粗,在他的手里就像根儿旗杆一样,所以他跟耍着玩儿一样就竖着抱起了檩条,真当旗杆;了。二子长得像一尊门神一样高高大大,迈开了步子顺着官道往县城方向走,老汉在后边紧追慢追也追不上,就喊叫二子慢点走,可是二子却催老汉快走。走着走着,两人一前一后越拉越远,老汉在后边干着急也没有办法,他上了年纪,哪能追上壮得像犍牛一样的二子呀。二子抱着旗杆;走到了城门跟前,只觉得旗杆;不往前走了,还弹了他一下,他一抬头,旗杆;被城门顶部的墙挡住了。偏僻县城的城墙正门都不很高大,何况便门了,宽能并排通过两辆马车,高碰不到车篷就不错了,所以,二子抱着旗杆;肯定过不去。二子不仅呆,还有点儿艮劲儿,他一次过不去,又退后两三步往前再冲,还是过不去,气得他直噗噗。城墙根儿坐着一个晒太阳的小乞丐,大老远地就看见二子抱着根檩条走来,觉得挺好奇,又看他进城门进不去,知道这是个呆子,就故意耍逗他:你横过来试试;。说着把自己手里的打狗棒横着往前送了一下。二子听了小乞丐的提示,恍然大悟,立即把旗杆;横过来,向城门大踏步地闯过去,自然,他又被弹了回来。他扭头一看小乞丐,早撒丫子跑了,不跑还等着挨这个呆汉的揍啊?二子进不了城,真生气了,他怨城门小、他怨老汉非走这条道儿。正在他生气的时候,老汉气喘吁吁的颠了过来,老汉埋怨二子说:叫你慢点儿,你不听,可累杀老汉俺了;。而二子却生气地对老汉说:进、进不了城、城门;。说着,把横着的旗杆;向城门推了一下,又竖起来推了一下。老汉一看二子的比划,差点儿笑背过气去,他强忍住笑,做了个一手前、一手后的抱物手势,对二子说:如此方得进城;。二子按照老汉做的样子,果然能进城门了。但是,他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对老汉说:你早、早不告、告诉俺,不、不行,你、你得加、加钱;。这呆子,虽然脑子不转弯儿,在钱上倒是挺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