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打架特色一览(精品)

  各地打架特色一览(精品)

  打架爱用建筑材料或者自行车零件,据说是文革时期武斗的遗风,当时北京正在搞建设,建材比比皆是,自行车普及率很高,打起架来自然过瘾。 上海 不打架,叉着腰互相骂,直到把一方骂不出声滚蛋为止,这可能是上海人精打细算爱磨嘴皮子的习俗有关。 重庆 打架爱用茶馆里的条凳,或者用西瓜刀砍人屁股,而且说抡就抡,说砍就砍,毫不含糊!势必和当地的辣椒文化和龙门阵文化有关。 后来哥几个商量要做个类似于星际争霸的游戏,有北京族,上海族和重庆族, 北京族攻击力中等,但武器来源比较充足,特色是攻击十分致命,如用板砖拍头或用自行车前叉扎肚子等等; 上海族的特点是拥有为数众多的魔法师,特长是念咒促使敌方士兵发疯或投降,不需要武器供应,但攻击力很弱; 重庆族的攻击反应速度很快,攻击力量极大,但武器来源不充足,附近必须有茶馆或者西瓜铺才能让重庆族士兵发挥极限攻击力,而且该族攻击并不致命,可以为以后讲和留出余地。 典型战例一: 北京族 1 人,上海族 1 人,相遇在北航体育馆建筑工地。 北:你丫找抽呢? 上:你这个人怎么不讲道理呢?我就是看了你一眼你就骂我?你还像是个人吗? 北:嘿,你丫跟我犯贱是不是?(同时从工地抄起一块板砖)跟你丫死磕!! 上:我不懂什么叫死磕,我只知道你这个人不讲道理,像发情的野兽一样…… 北:去你妈的!今儿大爷我非拍死你丫挺的!(手举板砖) 上:你不敢!你肯定不敢!我要叫警察了!你…… 北:(一砖头拍中对方脑心,血喷出来)操你妈B,非JB跟这儿犯浑! (次日,校医院收留一脑震荡加脑外伤病人,由于被校医误诊为感冒头痛,在服用了三瓶过期感冒通后,此人安详去逝) 典型战例二: 北京族 2 人,上海族 1 人,相遇在黄浦江畔金融大街。 北1:操你妈!挤什么挤? 北2:说他妈你呢!挤我们干嘛?身上长蛆了? 上:阿?你们在说我吗?虽然你们很诚恳地看着我,但是这样的谩骂,我同样会告你们诬陷! 北1:你丫还牛逼了是吧?你丫以为我不敢抽你还是怎的?(步步逼近中) 北2:(四处环顾,找附近有没有工地,结果啥也没找到……) 上:哦,你不认识我啦?我可是从浦东来的阿三啊!来,这是我的名片,拿好,以后你们要是需要我公司的产品,可要和我联系啊…… 北1:(接过名片,揉烂)别跟我玩你丫那些里格儿咙!今儿就是想抽你丫挺的! 北2:(四处环顾,找附近有没有废弃的自行车,结果就看见奔驰和桑塔纳了……) 上:好,你居然这么和我说话,我告诉你,你前生肯定是个妖,但是你今生转世为人,于是就有了人性…… 北1:(严重急躁)你丫再贫我抽…… 上:……于是你就不再是妖,而是人妖。我知道你现在不能理解我说的话,但是当你明白了舍生取义的道理之后,你是会回来和我一起唱这首歌的…… 北1:(面色铁青)你丫……你丫……(一不小心,腰带上的手机掉在了地上) 北2:(发呆中) 上:阿呀呀!你看你又调皮!早就告诉你不要乱丢东西,你看你又…… 北1:(嚎啕大叫)你妈了个B啊!!!!!!!(然后口吐鲜血,颓然倒地) 北2:(发呆中,下意识地避开上海族的目光,但不经意中,他们的目光还是交错了) 上:他明白了,你明白了么? 北2:(逛荡) (次日,上海黄浦路派出所拘留了两位外地来沪人员,据测定智商在 20 以下,被送往上海第二医院精神科看护) 东北人 东北人的特点是热血和善于拉帮结伙。一个东北人可以独自干掉两个北京人,五个上海人,可能会输给重庆人。五个东北人可以干掉五个北京人(因为打红了眼,连自己人一道也拍了),五十个上海人,三个重庆人。二十个东北人可以击败三十个北京人,一百个上海人,同样数量(附近没有茶馆)的重庆人。一百个东北人可以清理一条胡同里的北京人,所有的上海人,二百个手里没有武器的重庆人。 当东北人到关里遇见别人…… 一个东北人vs一个北京人,地点:三环以外的某条大街。 北:你丫干什么?走路没长眼睛? 东:操你妈你说谁呢? 北:你他妈刚才说什么? 东:少废话,你妈B你想怎么地?俺那疙瘩没见过你这B样的玩意。 北:阿?(四处寻觅板砖) 东:我去你妈的…… (尘烟四起……片刻后,东北人从烟雾团中爬出,遍体鳞伤…) 东:我操,首都的人就是厉害。今天见识了。(踉跄离去) 北京的各位别拍我阿…… (少顷烟雾散去,北京人已经血肉模糊,出气多进气少……) 2:一个东北人vs一个上海人。地点:上海的某街头 东:你干吗呢?会不会走路? 上: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说话?我怎么你了?虽然你很有诚意地看着我,可是……(乒!) 东北人昂首走开,上海人保持站立姿势,一分钟后仰面倒在地上。周围的人流依然。过那么一会儿,可能会有个人忽然跳出来抱着依旧昏迷的上海人大哭:小强!小强侬不能死哎!小强 3:一个东北人vs一群上海人。地点:黄昏中上海的某街头。 上:他就是上次打我的那个野蛮人!(指东北人) 一群人:就是他呀! 东:(环视一下四周,往后退了两步)你们想干吗?有什么事快说! 领头的上海人:(向前逼近)大家看看这张面孔。本来上次我是象征性地给你一些面子以配合我佛慈悲的大无畏精神的,可是你这个孽畜……我就不说什么了。今天我是要让你明白团结的力量!一个上海人倒下去,千万个上海人站起来!(他身后的上海人慢慢逼近)你也应该知道,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不过假如一个妖有了一颗人的心,那他就叫做人妖,你不应该不懂得这个道理的…… (乒乓!) 东:(手拎再次昏过去的上海人的衣领)操你妈的,废话那么多。吃饱了撑的呀?(看看剩下的)你们想干什么? (十秒钟内,大街上空空荡荡) (东北人很纳闷地左顾右盼,想了想,把手里的上海人扔下,慢慢走开,边走边看周围)过了一会儿,街上又恢复了正常。忽然有人跳出来抱着昏倒的上海人大哭:小强呀!阿拉自幼与侬受苦受难,相依为命,到如今连一顿饱饭都没有让侬吃过,而今却落得个白发人送黑发人,小强!阿拉对不起侬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