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老板拔牙记

  葛老板拔牙记

  葛老板今年54岁,大学文化,事业有成,早已是当地的土豪级老板了。

  近日,葛老板却遇到了一些麻烦,不是事业上的,也不是情感上的,是他的牙疼又犯了。人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这不,由于口腔最里面的大牙烂了,只有半截了。前一阵生意好,组织加班生产,人搞累了,这不牙就疼了。而且,这次不仅牙疼,还使脸部肿得像含了一颗大鸭蛋。他早想去医院拔牙了,可是,疼的时候,说明牙龈在发炎,这时是不能拔的。

  几天牙疼好了,脸也不肿了。于是,他决定去拔牙。他拔牙的时候应该叫上老婆的,可是,他老婆是一个麻将迷,每天下午吃了饭就要去找麻搭子叉麻将的。所以,下午他去拔牙也没有告诉自己的老婆。

  晚上到了8点多,葛老板的老婆见丈夫还没回家,而且也没有与她通过电话,与平时的习惯很不一样。于是,她拨了他的手机,没想到关机了。这下她急了,不知道男人出了什么事。好在她也是一个反应很灵敏的女人,赶紧再打他公司里的电话,问他是否在加班,得到的回答是,今天公司没人加班,老板也不在公司。没办法,她一个一个拨他亲友与朋友的电话,也不知道打了多少电话,终于,他的一个朋友提供了一个信息,说葛老板可能是去拔牙了。

  老板的妻子就约了他的几个朋友开车去找自己的男人。朋友答应了她的帮助请求,先是三辆车排着一字型出发,在市区找遍了所有的医院都没有他的影子。后来看时间也晚了,已是夜里10点了,便决定分头去找,找到了再相互通气。结果是孙敏在常州120医院里发现了葛老版的车,才确定,他一定在这家医院拔牙。马上联系上了葛老板的妻子,告诉她葛老板找到了。

  原来,120医院是部队医院,改革开放后,医院也实施了对外开放。并且将牙科承包给了一个个体户。由于,这家部队医院以前一直是以治疗精神病出名的,没有人会想到去里面治疗牙病的。所以病人就少,医生抓住一个病人呢,就好像捡到了一个大款,可以斩一刀了。

  葛老板按照导医小姐的引导,挂了号,去就诊间等着。就诊间门是关着的。大约等了有20分钟的时间,一位病人捂着嘴走了出来。

  叫号叫到了葛老板。进入就诊室,里面灯光很幽暗。

  你是葛军?医生问,这是一名看上去最多40来岁的中年女性。

  是的,我是。

  先躺下来,躺了高一点。医生示意他再往上躺一些。

  正在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喂,是葛老板吗?我是小丽,你怎么不到我这里来了,是不是有了新的相好?一个年轻的女子声音,很清晰地从手机的话筒里传了出来。

  对不起,我有事,待会我打电话给你。他关了手机。

  一丝不经意的笑容划过女牙医的脸上,一会就不见了。你不要紧张,我先给你检查一下,看一看哪个牙齿不好了,需要治疗。说话间,她手上的木制压板就伸进了葛老板的嘴里,将他的嘴撬开了,舌头也被压了不能动弹。

  他只觉得一阵恶心,心里很难受的。

  不要紧张,放松一些,这样会好过一些。你看你,牙齿已经坏了不少,你说的‘劲根牙’已经烂掉了,只有半只了,而且是根部留在牙床里,很难拔的。这里也有几个不行了,她拿了一根金属棒敲了敲她说的几个坏牙,疼不疼?还是酸的?

  有些酸疼。他努力挣扎着想将嘴巴闭一闭,被那个压板弄得很不舒服。

  你放松,拔牙总是不舒服的,忍一忍。牙医没有表情地说。

  有几个要拔?葛老板这时候只想快一点将牙拔了,时间长了他受不了。

  这就要看你了,拔一个也行,不过过一段时间,你还得到我们医院来。而且,拔一个牙不打折的,一万元拔一颗。牙医说话后,将压板从他的口腔里拿了出来,你当老板的都知道,量本利这个概念,多买总给优惠的。

  这么贵呀,一万元拔一颗牙?这是杀人呀。葛老板嘴里含糊地说。

  你老板还在乎一万元钱?再说了,你也肯定去过其它医院了,行情你都了解了。你的这颗牙我看别的牙医还不敢拔,也装不好。要不,你再去看几家医院,不行再到我这里来。说着,牙医装着洗手,准备不干了。

  你这医生怎么这样呢,我说过要上其它医院啦?我只是想问一下,折头怎么打?我口袋有没有这么多钱。这时老板有些放软了,其实,他是去过其它牙科医院,别人都说这牙很难拔,更难装,意思就是不保证弄得好。要是现在嫌贵就不拔,不装了,那牙再疼起来,可受不了。

  你拔八颗,可以打八折。医生透过眼镜和遮到了眼帘下的口罩的缝隙中看了他一眼说。我已经是给你打了最大的折头,再要下去的话,要找老板了,可是,今天不行,他去了澳大利亚,要半年以后回来。你看怎么办?

  八颗,那我岂不是三分之一的牙齿都要拔了吗,我怎么走出门?他几乎是张大了嘴问。